观点:维斯塔潘必须学会接受他无法赢下每次战斗

shares
comments
观点:维斯塔潘必须学会接受他无法赢下每次战斗
Charles Bradley
By: Charles Bradley
Translated by: Luiny Kong
2016年9月4日 下午5:22

马克斯·维斯塔潘听起来越来越像阿亚顿·塞纳,因为他激进的驾驶策略已经触及了可接受范围的底线。

Ayrton Senna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on the drivers parade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spins alongside team mate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16-H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and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16-H battle for position
Fans and banners for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Top to Bottom): Fernando Alonso, McLaren;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and Kimi Raikkonen, Ferrari, with the media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Grid girl of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马克斯·维斯塔潘的表现留下了很多深刻的印象。就像MotoGP的“外星人”之流,维斯塔潘一跃进入了F1的顶级车手行列,却掩饰了他尚未成熟的原始速度和盲目的危险超越。

他的超越令人兴奋,这不仅重新唤起了他的家乡车迷对于赛车的热情,也振奋了全世界的观众。也许伯尼•埃克莱斯顿会说,他是票房和商业的保障。

不过,真正使维斯塔潘独树一帜的是他的比赛情商。他被比肩为阿亚顿·塞纳和迈克尔·舒马赫这样“难对付”的车手,也许还会有过之而不及。而让我觉得马克斯该属于“外星人”行列的还因为,他非常清楚应该在事后说什么来掩盖他的过失。

比利时大奖赛红旗期间在红牛维修区工作强发生的一幕非常有意思,维斯塔潘奔向克里斯蒂安·霍纳,急切地想知道在一号弯时与两辆法拉利赛车的事故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抱定一个观点:在外侧的塞巴斯蒂安·维特尔首先触发了与基米·莱科宁的碰撞,殃及了在内侧过弯的红牛赛车,这给了他足够的”弹药“在赛后的采访中进行回击。

比赛结束后,维斯塔潘轻而易举地拂开了争议(就如上次与莱科宁的事故那样),他指责两位法拉利车手“作为两位富有经验的车手,却在事故结束后把问题归结于我,他们该感到羞愧。”

你必须承认,这非常像塞纳的风格。在杰基·斯图尔特的电视采访中,我佩服塞纳在1990年铃鹿事故后的辩护技巧,尽管我认为这是他整个职业生涯中做过最糟糕的事情。

你也可以看到维斯塔潘说过类似于“我的目标可不是第三、第四、第五位的名次”这样的话。

即使他可以像一位传奇车手那样说话,那么他真的采用了可以被接受的方式吗?雅克·维伦纽夫显然不那么认为,他说:“如果是20年前,他会被扔到树上去。”

粗鲁的防守

在匈牙利大奖赛时,维斯塔潘曾在防守中把莱科宁逼出赛道。而到了斯帕,不夸张地说,他还想做得更加过分。首先,他在Les Combes弯把莱科宁挤入缓冲区,一圈之后,又在Kemmel直道上故技重施。

于我而言,这一举动已经越界了。变线阻挡一辆开着DRS进行超越的车手是不能接受的,而我更加震惊赛会干事Danny Sullivan甚至连一次警告都没有出示。莱科宁的超越非常干净,而维斯塔潘的阻挡也非常明确,显然不是“我选择在内道防守,你得从我边上绕过去。”

你不能强行阻挡一辆“超速行驶”的赛车,尽管舒马赫曾在2000年尝试这样阻挡米卡·哈基宁,而我们都一致认为那次超越也是完全越矩的。

正如莱科宁正确地指出,当你在超过300公里/小时的速度行驶,突然减速20公里/小时,期间任何碰撞都可能是毁灭性的。考虑到维斯塔潘的支持者们都挤满了看台,坦白地说,我们最不愿看到的就是维斯塔潘将一辆赛车送入观众群。

任何高速下的轮对轮碰撞都可能造成毁灭性的结果,你只需要看一下Wolfgang von Tripps和吉姆•克拉克1961年在蒙扎赛道那次惨烈的事故影像,就能明白后果的严重性。当然,自从草地缓冲区建起以后,赛道安全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但是如果马克·韦伯在瓦伦西亚的后翻事故再增加一些角度,那么后果会不堪设想。

被迫在直道上刹车,正如莱科宁所做的那样(我们明确地听到了他的急刹车声),在我看来实在太过分了。这就好像舒马赫在匈牙利大奖赛时把鲁本斯·巴里切罗逼上了维修区挡墙,已经越界了。

问题就在于那条线已经被越过了,那么现在再做一次也不过分了。

总结

即使是在90年代的采访中,经常坚持己见的塞纳也承认:“你不可能永远做的都是对的。”

而这正是维斯塔潘需要承认的,尽管塞纳谈论的是进攻策略,但是这在防守对手时也同样适用。在亨格罗林赛道彻底顽固地(并且成功地)抵挡住莱科宁的强势进攻是一回事,试图在斯帕的Kemmel直道上的DRS区域封锁赛车线又是另一回事。我认为,后者是绝对鲁莽的行为。

我不是要求他收敛锋芒,但是我的确认为维斯塔潘需要意识到防守是有底线的,至少在我看来,迫使后车在300公里/小时的车速下强制刹车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Next F1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