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克勒克“放下”在摩纳哥的失败“冒险”

shares
comments
莱克勒克“放下”在摩纳哥的失败“冒险”
By:
2019年5月26日 下午9:47

查尔斯·莱克勒克表示他必须不受到在摩纳哥主场比赛中“冒险”失败且退赛的干扰,尽管尼科·霍肯伯格认为摩纳哥人当时缺乏耐心且在错误的时机进行尝试。

排位赛Q1就遭淘汰,令莱克勒克只能从第十五位投入比赛。而仅仅七圈,他就上升到了积分区边缘,尤其是在La Rascasse对哈斯车手罗曼·格罗斯让的超车令人拍案叫绝。但是,此后他试图对雷诺的尼科·霍肯伯格采用相同的招数却没有奏效,反而导致自己打转并爆胎。

“很明显从第十五位发车,我是想要冒险的,那不是我们真实水平对应的发车位置,我肯定要冒一点险,”莱克勒克在赛后的法拉利媒体简报会上谈及自己的超车举动,“我在极其狭窄的情况下超过了罗曼,第二次我想对尼科如法炮制,但他留给我的空间更少,然后我磕到了右边的墙,我认为也是在那里导致爆胎。”

霍肯伯格的赛车本身没有受损,但是也发生了爆胎。雷诺临时改变策略为他换上硬胎,但是没有帮助他拿到积分。在德国人看来,莱克勒克的超车尝试有点激进过头。

赛后被问到莱克勒克是否“过于激进”时,霍肯伯格回答说,“是的,你知道他会过来。首先,他从很后面的地方冲过来,但无论如何我没有留给他太多的间距。”

“看到他猛冲过来后,我做得很公平:转动方向盘,试着给他一些空间来让我们两个人都能过去。很明显他打转了——我认为他砸了自己的脚,然后就轻轻碰到了我。我没有撞墙,但是他切开了我的后轮胎。我的比赛就从那个时候出了差错。我认为他当时绝对野心太大了。”

霍肯伯格透露,莱克勒克超过格罗斯让之后,哈斯工程师就已经告诉了他情况,因此他早就做好了防守位置的准备。而且在德国人看来,法拉利车手发起攻击的时机存在问题。

“是的,我很清楚,我的工程师告诉了我,我可以感觉到他想超车,”前勒芒24小时冠军说,“但是你仍然需要衡量你的机会,知道什么时候才是真正的机会,或者什么时候不是(机会)。”

“我认为他今天在比赛中不太有耐心,显然排位赛的结果让他沮丧,所以他想超过中游集团。但这里是摩纳哥,这么做通常是行不通的。”

Close up of the damage on the car of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Close up of the damage on the car of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Photo by: Glenn Dunbar / LAT Images

事故发生后,莱克勒克在安全地调转车头后得以继续前进,但是当车队告诉他爆胎时,他已经过了维修区入口。这意味着他必须跑完一整圈进站,而爆胎的右后轮在前进中渐渐解体,最后他只能开着“三轮车”回到维修区。

法拉利为摩纳哥人换上硬胎。工程师告诉他赛车受损情况之后,他曾询问“是否还能跑猛点?”而安全车时段结束后,他从最后一位继续比赛。此后,车队又为他更换了一套软胎,但最终因为赛车受损而决定退赛。

“就是不可能驾驶,我跑了几圈,但是根本无法继续,很难以正常的方式驾驶,”当被问到赛车受损程度时,莱克勒克表示,“我认为损坏太大了,我们试图通过调整鼻翼来弥补损坏后丢失的下压力,但还是不够。因此,我们只能决定退赛。”

整个周末,作为不折不扣的摩纳哥本土车手,莱克勒克成为当仁不让的焦点。赛道边随处可见印有他照片的海报,而且发车区对面的看台上,还挂着他的巨幅肖像。而且所到之处,无人不希望得到他的签名或合影——而且他都尽可能一一满足。

然而,从法拉利车队在排位赛里犯下低级失误让他在Q1就提前出局后,他的比赛就注定艰苦,而最终遭遇了加入意大利车队后的第一次“DNF“(未能完赛)。

“我只能放下吧,”对于心理上如何度过难关的问题,年轻的莱克勒克说,“归根到底我没法改变这个结果,所以只能这样。发生在主场的时候,肯定很遗憾,特别是在摩纳哥这样的赛道上。”

“从第十五位发车,我们知道比赛肯定会很难,不下雨的话会更难,实际也确实如此。现在我们需要往前看,我们需要继续努力,接下来几个周末会好起来。”

Mechanic sat in the garage next to the retired car of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Mechanic sat in the garage next to the retired car of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Photo by: Mark Sutton / Sutton Images

莱克勒克退赛之后,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马克斯·维斯塔潘受罚后上升到第二名,而这成为法拉利在2019赛季开始后的最佳成绩。尽管如此,德国人承认跃马在摩纳哥速度不济,而他对队友的遭遇表示理解。

“不错的成绩,但是这个周末对我们并不好,”维特尔说,“我们在排位赛Q1里损失了一辆赛车,我不知道比赛里查尔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从很后面发车肯定很困难。对于整个车队来说,运气不好,但是我认为我们在这里得到的教训就是,我们的速度没有达到我们想要的水平。”

“今天我们跌跌撞撞才拿到第二名。我们做了一切我们能做的事情,但我们只是没有向对手施压、争取更好成绩的速度。”

Next article
汉密尔顿:即使轮胎用尽“绝对不会放手”

Previous article

汉密尔顿:即使轮胎用尽“绝对不会放手”

Next article

佩雷兹“非常幸运”避免撞上摩纳哥赛道消防员

佩雷兹“非常幸运”避免撞上摩纳哥赛道消防员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Event Monaco GP
Author Frankie Mao
Be first to get
breaking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