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菲尔大奖赛让两天制F1周末势在必行?

关于F1周末赛程改革的可行性方式如今仍在讨论之中,在纽伯格林举行的艾菲尔大奖赛偶然地让我们见识到了未来它可能呈现的形式之一。

shares
comments
艾菲尔大奖赛让两天制F1周末势在必行?

纽伯格林赛道所在的艾菲尔地区素有“德国的西伯利亚”的名声。今年的F1赛事期间,这条赛道果然不走运地遭遇了雨水和大雾的侵袭。

周五当日的情况非常糟糕,由于医疗直升机无法起飞,第一节和第二节自由练习均被迫取消,车手们也因此等待了足足一整天。

得益于国际汽联及时采取应急计划,以及天气条件的改善,第三节自由练习得以如期举行。但这也使得原本三天的比赛周被压缩至两天,车手们仅有一个小时在这条自2013年以来未举办过F1比赛的赛道上追赶进度。

这个月晚些时候在伊莫拉举行的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奖赛已经获得了“两日赛程”的特批。这或将成为F1标准赛制改革的第一步。周六一早,车手们将仅有一节90分钟的练习环节来进入状态,随后便将立刻迎来周六下午的排位赛和周日的正赛。

赛制的改变最初在F1围场中引起了分歧。红牛车队的马克斯·维斯塔潘在8月表示,在F1的新赛道上只进行一次练习“有点愚蠢”,并质疑为什么在红牛和银石等举办过多场比赛的赛道上没有类似的举措。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F1车手开始接受这个想法,未来仅仅为期两天的赛事周是否势在必行?

只不过,在纽伯格林仅进行一节练习并没有改变发车区的现状。在排位赛中,梅塞德斯仍然得以锁定头排,力压第三的维斯塔潘。然而由于损失了以往周五三个小时的练习数据分析,意味着德国车队在排位赛中的表现不再像往常一样“完美”。

 “毫无疑问,你练习得越多,你就能把所有的细节都做好,”杆位获得者博塔斯表示。 “特别是在周五,你在两节练习赛之间有整晚的时间来观察和了解赛车和车手的情况。所以我认为如果多加练习,我们会更快一点。“

“但说实话,我觉得现在对于一个正常的赛事周,练习的时间有点太冗长了。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方式和设置,以及最佳的驾驶和调教。但如果练习少一点,也许有些车队能做得很好,有些车手能做得很好,而有些则不行。”

对于车手来说,这种不可预测性和额外的危险也不失为是一种额外的“奖励”。在德国的比赛中,亚历山大·阿尔本便由于练习时间受限而感到懊恼。他在排位赛Q3输给了法拉利速度较慢的查尔斯·莱克勒克,最终屈居第五。

“我的表现不如参加过FP1和FP2那样令人满意,”阿尔本承认。但同时他也指出,那些最近从初级赛事晋升F1的车手会更习惯于较少的练习时间。

 “如果你考虑一下,特别是F2和F3的车手,这或多或少是我们习惯的,”阿尔本解释道,“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这只是意味着你必须在练习赛中努力追赶进度,你不能真的耗费时间。那感觉很好,我很喜欢。如果是同样的情况,我期待伊莫拉的比赛。”

在纽伯格林最终获胜的刘易斯·汉密尔顿认为,缺乏练习使他的胜利之路“更具挑战性”。并且从环境保护的角度出发,他也很乐于取消周五的阶段。

 “这将减少22天,20辆赛车在赛道周围轰鸣,污染空气和地球。所以这是一个积极因素,”英国人表示。

 “而且我认为这只会让我们更加困难。通常情况下,周五你有两节练习赛,你有时间来做大量不同的设置调整,如果你处于不利的境地,你就有时间追赶上来。

 “如果你直接从周六开始,你就没有时间了。在练习和排位赛之间,你只有一节练习来真正的掌握赛车和调校。这会让事情变得很困难。”

哈斯车手凯文·马格努森认为,这也会削弱大车队的一些优势,因为这些车队拥有大量资源可以对周五所有获得的数据进行剖析。

 “顶级车队的赛车可能会比小车队更接近最佳状态,”马格努森表示,“但作为一名车手,我认为你可以有所作为。如果你善于适应,那这将给你带来优势。”

 “同时对于大车队来说,他们可以在周六早上或者周五晚上获得各种各样数据分析的结果。我们也会得到这些信息,只不过时间上要等到下周。”

随着F1试图通过预算帽和修订规则来减少车队之间巨大的性能差距,将周末减少为两天或许是在不涉及规则修改的情况下帮助实现这一点的有效方法之一。

梅赛德斯运动主管托托·沃尔夫也认同马格努森的观点,并从竞技层面分析,认为这将有助于打造更公平的竞争环境,奖励那些“最具适应性和创新能力的车队”。

“显然,这是一个需要向推广方提出的问题。”沃尔夫在谈及周五没有练习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时表示。

 “他们卖周五的票,很多人买不起周末的门票,但他们仍然可以在周五看到F1赛车。在推行这个想法时,这也是需要被考虑的。”

将三天的周末压缩为两天,最终将导致赛道与F1之间现有的赛事举办协议发生改变,因为办赛费用和门票销售都将因天数减少而大幅“缩水”。

为了弥补这一点,F1可能会考虑延长赛程。这也是自2017年被Liberty Media收购以来,F1一直渴望的事情。25场比赛的数字在过去被广泛提及,但它的长度也让F1围场内的很多人“惧怕不已”。尽管修改后的2020年赛程尤其残酷,特别是赛季开始的前11周内举办了9场比赛,但这一特殊的情况也被认为是不得已且一次性的,而并非未来的发展蓝图。

然而,如果F1将双日赛事周视为一种可靠且可行的发展方式,那么围场的负担将会减轻。虽然它不是极端的方式,但考虑到每个比赛周仍然包括旅行和所有的准备日,它可以使一个25场比赛的赛程更加可行。在正常情况下,更多的比赛将会带来更多的申办费收入,弥补取消周五比赛可能造成的一些收入差距。

 “这可能会带来一个机会。”雷诺的丹尼尔·里卡多表示,“要么是参加更多的比赛,要么是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在赛道外进行练习准备或做其他的投入。”

 “有些周末确实会觉得有点拖拉,所以两天的周末还是很酷的。但是,也许像奥斯汀那样酷的地方,我会巴不得周末有5天!”

如果说伊莫拉的赛程被视为F1前进的一次尝试,那么意外的是,由于纽伯格林周五的大雾天,F1将得到双倍的反馈和数据。这一次,恶劣的天气导致练习被取消,或许对于F1最终定义其未来的模样将是一次有利的“助攻”。

翻译/小飞侠

Related video

博塔斯:我不会被批评声带来“负面影响”

Previous article

博塔斯:我不会被批评声带来“负面影响”

Next article

沃尔夫为汉密尔顿受到“不公平”评价辩护

沃尔夫为汉密尔顿受到“不公平”评价辩护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Author Luke Sm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