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传媒能从F1“内战”中拯救印度力量吗?

shares
comments
自由传媒能从F1“内战”中拯救印度力量吗?
By:
2018年8月2日 上午8:55

F1东家自由传媒的领导层正面临着迄今为止最大的危机。有三支车队正在阻挠其为拯救印度力量而制定的初始救援计划。

尽管迄今为止付出了种种努力,但是Liberty依旧未能说服雷诺、迈凯伦或者威廉姆斯签署一份能够有效地给予印度力量现金流的协议。

根据车队和F1商业权利所有者(通常也被称为协和协议)之间的双边协议,一支经历过托管的车队(印度力量目前的状态)将被视为新的实体,只有在所有车队同意的情况下,才能保留其前身所拥有的奖金分红权利。

然而目前,雷诺、迈凯伦和威廉姆斯坚决地对此表示反对。

从表面来看,这似乎是一种无耻的机会主义,在对手倒下的时候将其一脚踢出局。然而在围场中的说法则是,这件事的核心并非怨恨和金钱。他们真正担心的是,印度力量将被梅赛德斯打造成为一支所谓的“奴隶车队”。

他们认为,这将助长F1两大主要制造商之一的权利基础,从而对其他的车队以及这项运动造成损害。

围场中的一些人士认为,法拉利和梅赛德斯已经与二线车队已建立了足够大的差距。而梅赛德斯在印度力量的收购中扮演着核心角色,将进一步增强这家德国制造商在F1事务中的主导地位。

Esteban Ocon, Force India VJM11, leads Sergio Perez

Esteban Ocon, Force India VJM11, leads Sergio Perez

Photo by: Manuel Goria / Sutton Images

7000万美元的问题

最近印度力量在赛道上的强劲表现与其财政状况并不匹配。车队老板维杰·玛尔雅在印度面临着证据充足的法律问题,其投资伙伴撒哈拉集团也是如此。

一家技术供应商最近发布了一份针对银石车队的清盘令,或有导致其破产的可能性。所以在车队车手塞尔吉奥·佩雷兹提出托管请求后,最高法院于上周五正式将印度力量交由FRP顾问公司托管,以为车队的未来寻求解困之计。

而卡特汉姆和马诺这两支最后在F1中倒闭的车队,也都曾被托管,但均未遇到可靠的买家以重获新生。尽管2015年年初,马诺也曾经努力拯救了被托管的玛鲁西亚(你可能还记得,当时印度力量曾试图阻止其使用一辆2014年的赛车)。

但印度力量已经连续两年在车队积分榜上以第四完赛,意味着他们的价值在一些潜在买家的眼中要高得多。

不过除非自由传媒获得车队的一致同意,否则任何交易都将与七千万美元的奖金分红无关。就当前的背景来说,这相当于整个车队全年预算的一半。

更糟糕的是,F1奖金基金的运作方式是,车队需要在未来的三个赛季中的两年进入前十,才有获得奖金的资格。这也意味着除非再次获得其他车队的同意,否则印度力量在2021年之前仍不会有奖金收入。

你可能会认为,作为F1的所有者,自由传媒完全可以按照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来配置资金。但《协和协议》是一份复杂的文件,没有回旋的余地。因此或许其唯一的追索权,就是一次性支付纾困金,以弥补缺口。然而,这将开创一个危险的先例。

一位F1业内人事将这次危机的规模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相提并论,并指出银行业巨头雷曼兄弟是在推动整个行业复苏的应急计划实施前破产的。

而如今看来,雷诺、迈凯伦和威廉姆斯似乎已经准备好了为自己在这项运动中的地位采取强硬的态度。而一个竞争对手以“雷曼式”的崩溃告别,可能被他们视为值得付出的代价。

对车队这个大集体来说也是一个“痛处”。不过,很显然,这是个别车队为自己据理力争、企图翻身并以身犯险的案例。更复杂的是,威廉姆斯是梅赛德斯的客户。据报道就在上周,英国车队还在讨论增加包括变速箱在内的交易。

但是,印度力量(或者未来更改为其他名字)的前景与厂队的坚固联系,势必会削弱威廉姆斯的地位。除非还有更多的讨价还价。

1991年,当艾迪·乔丹加入F1的时候,罗恩·丹尼斯曾公开地欢迎他加入“食人鱼俱乐部”。贯穿这项运动的历史,围场中的掠食者们看起来已经准备就绪,并且愿意为了他们所看到的更大的利益,把矛头对准自己中的一员。

然而这一次的代价不是小菜一碟,而是乔丹的“老车队”,这支近年来围场中最成功的中游车队。

自由传媒真的会允许这样的事儿发生吗?

 

翻译/小飞侠

Chase Carey,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and Executive Chairman of the Formula One Group with Robert Fearnley, Force India F1 Team Deputy Team Principal

Chase Carey,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and Executive Chairman of the Formula One Group with Robert Fearnley, Force India F1 Team Deputy Team Principal

Photo by: Rubio / Sutton Images

Next article
F1放弃前往巴林举行冬季测试计划

Previous article

F1放弃前往巴林举行冬季测试计划

Next article

库比卡:2018年F1赛车比去年“更容易”驾驶

库比卡:2018年F1赛车比去年“更容易”驾驶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