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单“点燃”维斯塔潘向汉密尔顿施压

shares
comments
罚单“点燃”维斯塔潘向汉密尔顿施压
By:
2019年5月27日 上午9:54

马克斯·维斯塔潘在摩纳哥大奖赛后表示受到处罚“点燃”了他的战斗欲望,虽然第二名最终变成了第四名,但他享受与刘易斯·汉密尔顿的较量。

维斯塔潘在安全车时段下,在维修区里硬超过了原本处于第二名的梅赛德斯车手瓦尔特利·博塔斯,芬兰人赛车在发生接触后与另一侧的墙壁发生一定碰擦,遭遇了爆胎和轮缘受损。赛会干事判定红牛“危险释放”,因而对荷兰人罚时5秒。

不过,维斯塔潘在上升到第二名后紧紧逼迫领跑的汉密尔顿,俩人几乎首尾相接。最后,英国人在冲线时仅仅领先对手0.5秒,但荷兰人被罚后落到第四名。

自从参加F1之后,维斯塔潘在他居住的摩纳哥的比赛经历并不愉快:前两次以退赛告终,去年也因为在周六练习里撞墙而错过原本有机会争夺杆位的排位赛,最后只获得第九名。若非受到处罚,他无疑将登上领奖台。尽管如此,他依然觉得上周日是他在摩纳哥的最佳比赛,而且恰恰是罚单鞭笞了他的表现,哪怕不得不在大部分时间里与错误的扭矩映射作战。

“那(处罚决定)点燃了我,”维斯塔潘说,“我一得知有处罚,就开始向刘易斯施加更多压力,因为起初他跑得非常慢。所以我就逼迫他,那么他也就加快速度,否则我就会攻击他。之后他就消耗了轮胎。这是我尝试去超他的唯一办法。”

“我挺喜欢这场比赛。虽然第四名很遗憾,但是比赛过程挺有趣,”维斯塔潘说,“我试着去超过刘易斯,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成功的话,就可以跑远,因为我们的速度快很多,而他只是在管理轮胎。”

“在某个时间点,他的轮胎都消耗了,所以他没抓地力。我做了一切尝试。当然,在这里处于距离前车0.5秒那么久就会有脏气流,跟车真的很难,因为你会在高速弯里滑得很厉害,努力保持着两侧的护墙之间。”

“很多速度无法发挥”

虽然赢下了比赛,但是梅赛德斯为汉密尔顿选择了错误的轮胎,没有像维斯塔潘或塞巴斯蒂安·维特尔那样在安全车早早出动后直截了当地换上硬胎。因此,英国人不得不放慢车速以便延长轮胎的寿命,但还是在半程过后轮胎耗尽。

比赛中维斯塔潘多次在发夹弯前后尝试不同的路线,并在最后十圈进一步向对手施压。倒数第二圈,他在出隧道后的10号弯发起攻击,但是延迟刹车中与对手发生了轻微的碰撞,好在都有惊无险地完成了比赛。

“我没法真的去计划(如何超车),”维斯塔潘谈起超过汉密尔顿的机会,“因为我在回头弯的时候总是能跟得很近,但是每次出8号弯就丢失了势头。最后我说,‘OK,我们试一次,看看会怎么样。’结果就发生了小接触。”

“无论如何,在刹车的时候你一般不会去看反光镜,而且反光镜本身就看不清楚。所以我认为没人需要受到指责。而且我们的赛车也没真的受损。”

“问题在于出8号弯后,我总是后一个加速的人,因为他在前面几米。之后你就失去了势头,而直道太短,不足以追上。”

“我们的轮胎仍然非常好。这就是为什么我试图超过去,因为我还有很多速度没有发挥出来。即使在我后面,Seb也对轮胎有点挣扎,但我还有很多速度。我尝试了一次,而他跑到赛道中间,我就无能为力了。”

汉密尔顿在比赛中段的单圈时间一度比驾驶威廉姆斯赛车跑在最后的罗比特·库比卡还慢。但是维斯塔潘认为对手的做法没有问题,因为摩纳哥难以超车的特点决定了“没有必要”跑得太快。

比赛尾声时,红牛让皮埃尔·加斯利换上软胎,成功帮助法国人拿到了最快单圈对应的额外一分。由于维斯塔潘对队友的时间优势足够,理论上他在最后阶段也能进站换胎、去追求最快单圈。这样即便结果仍是第四名,但他可能多拿一分。不过,荷兰车手对此兴趣并不大。

“我们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我有机会也许能超过去并且由此赢得比赛。终究那只是一分,也就这样。跑在第二的位置上比去做最快单圈更有趣。”

至于罚单本身,维斯塔潘认为红牛车队没有做出任何事情,只是维修区空间有点小。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wearing a Niki Lauda tribute hat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wearing a Niki Lauda tribute hat

Photo by: Andy Hone / LAT Images

Next article
佩雷兹“非常幸运”避免撞上摩纳哥赛道消防员

Previous article

佩雷兹“非常幸运”避免撞上摩纳哥赛道消防员

Next article

塞恩斯:勇敢的“两连超”是我在F1最好的发车之一

塞恩斯:勇敢的“两连超”是我在F1最好的发车之一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Event Monaco GP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