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斯伯格:汉密尔顿在铃鹿“认真、积极至极”

shares
comments
罗斯伯格:汉密尔顿在铃鹿“认真、积极至极”
By: Frankie Mao , 执行编辑
2016年10月11日 上午11:29

尼科•罗斯伯格虽然在日本大奖赛后积分领先梅赛德斯队友刘易斯•汉密尔顿33分,但是他透露他在铃鹿看到的英国人工作时间是近几个月来最长的,并没有被场外的风波所干扰。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Race winne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Podium: race winne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third plac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and A
Race winne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s the Constructors title
Race winne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Podium: third plac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and team mat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in the FIA Press Conference

上周四在铃鹿,汉密尔顿在出席FIA官方新闻发布会时因为用手机玩社交媒体并讽刺新闻发布会无聊,遭到了英国报纸的指责。这位三届世界冠军在周六排位赛后的梅赛德斯例行新闻会上,选了明确拒绝采访并提前离场,再次成为争议的焦点。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罗斯伯格自从夏休期以后状态火热,除了在马来西亚之外,其他比赛全部胜出,扭转了“暑假”之前自己被汉密尔顿积分逆转的不利局面。

罗斯伯格在铃鹿轻松取胜,但他表示自己不会有任何的松懈,因为他看到公众视线之外的汉密尔顿并任何时候都刻苦。

“首先,我不知道相关的事情,因为我在比赛周末不关心这些事情,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德国人说,“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在你们看不到的地方,他与平时一样专注,他总是如此,特别是马来西亚那样的事情发生后。”

“我看到他为了提高到一丁点的圈速而工作了非常长的时间,是近几个月以来时间最长的。我看到他认真至极,积极至极。”

“我没感觉到他自毁前程,我看到的刘易斯绝对是非常的积极和认真。我不看他的社交媒体,我只关心比赛周末我要做的事情以及下一场比赛……”

劳达看好罗斯伯格

汉密尔顿今年的卫冕征程异常艰苦,从赛季初就落后于罗斯伯格。不过,英国人自西班牙的撞车后,渐渐找回胜利的感觉,并在夏休期前登上积分榜上首位,一度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梅赛德斯在铃鹿提前实现制造商年度冠军卫冕,车队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全力为二位车手争夺世界冠军提供条件。

赛季还剩四场比赛意味着最多还可以拿到100分,虽然落后33分,但英国人并非没有机会。不过,梅赛德斯非执行主席、三届世界冠军尼基•劳达直率地认为,局势对罗斯伯格更加有力,而汉密尔顿只能期待意外情况发生。

“尼科现在一切都做得很对,如果一切正常,下几场比赛就会分出胜负,刘易斯很难追上尼科。我是这么认为的。

“积分相加起来,你要么输,要么赢。如果赛车没有意外情况,我认为刘易斯很难再次翻盘。”

起步定胜负

多场比赛的胜负在起步时就已经决定,而汉密尔顿是新的单手离合器规则下受到影响最多的车手,在铃鹿他又一次遇到糟糕的起步,在通过第一个弯时从第二落到了第八。

英国人不久后就向车队表示起步不佳是自己的问题,但是梅赛德斯运动主管托托•沃尔夫在赛后承担责任,他认为赛车的离合器仍然有问题,因此给车手增加了难度。

“离合器很明显不在完美状态,”奥地利人说,“我们给了他们这样的离合器,而它很难控制。我们试着进行优化,但是我们第一次的评估结果表明离合器在释放功能上不能很好地工作,就是放掉离合器这个步骤。这么说显得过于简单。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而这次又没有顺利地运转。”

问题不止发生在汉密尔顿身上,罗斯伯格也有相同的遭遇,比如在亨格罗林河霍根海姆。沃尔夫表示车队和车手都在这个方面竭尽所能,特别是车手甚至更换了手套。

“我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离合器,所以我只能告诉你们分析结果。要正确控制这样的离合器难度很大,两位车手都很用心,做得最大的改变就是更换手套,来找到一个适合的释放姿势。”

“这只是如何与离合器配合的一个方面——如何释放离合器,还有如何控制转速,这个过程非常复杂,然后还有随机因素决定你是否完成一次出色的起步。所以这一点也不容易。”

Next F1 article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1
车手 刘易斯 汉密尔顿, Nico Rosberg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Author Frankie Mao
Article type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