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特尔第三名“得而复失”

shares
comments
维特尔第三名“得而复失”
Frankie Mao
By: Frankie Mao , 执行编辑
2016年10月31日 上午12:06

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墨西哥大奖赛上的第三名没有保住,丹尼尔•里卡多在德国人受到10秒处罚后取而代之,而法拉利认为这一“官僚主义”的判决“过度且不公平”。

Podium: third place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Podium: third place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ebastian Vettel, Scuderia Ferrari
a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nd Sebastian Vettel, Scuderia Ferrari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in the FIA Press Conference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waves to the crowd at the end of the race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2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2, Esteban Gutierrez, Haas F1 Team VF-16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2,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倒数第四圈,维特尔已经追到维斯塔潘身后并开启了DRS。荷兰人在一号弯失误后直接通过草地来维持领先,而德国人认定对手应该让出位置。此时,身后搭载软胎的里卡多趁势追进,并在二圈后发动进攻,两辆赛车在4号弯发生了轻微碰撞后得以继续前进,维特尔率先冲线。

因为维斯塔潘被赛会干事裁定违规并罚时5秒,维特尔“候补”站上领奖台,但同时他也因为在刹车时移动位置进行防守而受到调查。

当地时间下午4点,德国人向赛会干事进行了汇报。将近二个小时后,FIA公布了赛会干事的裁决结果:维特尔在4号弯对澳大利亚人的防守动作过于激进,属于危险行为,被加罚10秒。

维特尔冲线时仅仅领先里卡多3.5秒,因此第三名被后者取代,而且再次跌到维斯塔潘身后,同时在超级驾照上被记扣二分。

“我当时更快,迫近距离后使用DRS,给了他很多压力。他失误了,而我认为很明显他没有让路,”维特尔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解释了与两名红牛车手的交战过程。

“因为这个争斗,我被挡在他后面,也因此让丹尼尔(里卡多)追了上来。他用的高一级的轮胎。4号弯的事件我需要在看一遍录像。我知道丹尼尔很机灵、善于在这种情况下把握机会,这很公平,因为对他有一个领奖台的位置可以争取。”

“他进站后得以软胎回来,这让他在轮胎上有优势。我需要再回看一下。当时非常近,我们发生了碰擦。我很幸运,因为我一开始以为爆胎了。”

“但是很明显,我又落后了马克斯,需要再次追近,但已经无法在比赛结束前给他带去真正的压力。但是我认为非常清楚的,是他必须交出位置。当我得知他在无线电里被告知让路却忽视之后,你可以理解肾上腺素一拥而上,我很生气。这时毛里奇奥(阿里瓦贝内)在无线电里说话,我冷静下来并完成了比赛。”

处罚依据

然而,F1赛事总监查理•怀汀在美国大奖赛前发出更新过的《比赛注意事项》,明确提到将严打类似刹车时移动的危险防守动作。这一举动被认为是针对维斯塔潘的激进防守方式,FIA受到众多车手投诉后的回应,而维特尔成为第一个“踩线”的车手。

“赛会干事特别留意到美国大奖赛的《比赛监督注意事项》(第二版)以及本场赛事的《注意事项》(第18点),”处罚通知书中对判决原因写道。

“虽然F1委员会发出过’让车手比赛’的指导性提议,但我们注意到美国大奖赛车手简报会上、美国大奖赛和本场赛事的《比赛监督注意事项》中对于包括刹车时改变方向等方式的顾。”

“遥测数据和录像证据显示5号赛车的车手确有在刹车时改变方向。录像画面——包括内部使用的赛道画面、电视转播画面、双方车手的车载画面——加上遥测数据,都说明5号赛车做出了反常的方向改变,就两辆赛车的车轮距离之接近来看,这被视为有潜在危险的。”

“录像证据清楚地显示3号赛车因此采取了避让措施。所有三点(判罚依据)都吻合,5号车的车手违反第27.5条成立。”

向来情绪高涨的法拉利领队毛里奇奥•阿里瓦贝内在激战发生时一反常态地显得较为克制,而且通过无线电安抚维特尔情绪。

法拉利不满

法拉利全队在比赛结束后,跑向棒球场区域庆祝时隔蒙扎以来的第一个领奖台完赛。得知第三名被剥夺后,意大利人直言判决不公平。

“很不幸,这个结果被官僚主义剥夺,”他说,“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这个判罚过度(严厉)而且不公平。”

“今天我们理应配得上领奖台的成绩,整个车队展示了优秀的风采,车手在比赛中表现非常出色。”

 

Next F1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