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特尔梦碎霍根海姆,法拉利更应负责

shares
comments
维特尔梦碎霍根海姆,法拉利更应负责
By: Frankie Mao
2018年7月23日 下午12:26

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因为自己的“小失误”葬送了首次在霍根海姆主场夺冠,然而讽刺的是,真正的祸根却是法拉利在比赛中没有斩钉截铁地命令基米·莱科宁给队友让道……

八年前,法拉利在霍根海姆对菲利普·马萨说“费尔南多比你快,你能确定理解这条消息的意思吗?”,把费尔南多·阿隆索保送上了冠军领奖台。赛后,意大利车队遭到了一片谩骂。法拉利当然不介意外人的看法,因为他们早就在“让车”或“车队指令”方面留下诸多历史。

“你知道我们需要照顾轮胎,两辆赛车都需要照顾轮胎,你们俩的策略不同——你们的策略稍有区别,我们希望你不要阻挡Seb。谢谢。”

法拉利首席工程师乔克·克里尔的话,谁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事实上,早在维特尔进站前对莱科宁的领先优势缩小到17秒时,就已经能够预计到法拉利稍后的举止。德国人的进站圈,莱科宁恰好做出了当时场上的最快单圈,在第26圈结束时领先队友2.3秒。

当时芬兰人的轮胎比队友旧11圈、维特尔领跑着世界冠军争夺的积分榜、霍根海姆距离维特尔的老家只有半小时车程……法拉利会帮助德国人在家门口获胜,这是毋庸置疑的。

发出指令太晚

法拉利没有在第一时间行动,或许因为两辆赛车之间还有明显的差距,不可能在无线电里——再次——明目张胆地要求前车减速。但是从第29圈开始,两辆赛车之间的差距就在1-1.5秒。这时,维特尔开始抱怨,他称局面“愚蠢”,并告诉他的比赛工程师轮胎温度太高。

莱科宁已经在法拉利待了八个赛季,当然知道车队会怎么做。之前诸多迹象显示芬兰人会在本赛季结束后离开马拉内罗,但今年他的状态十分出色,而车队内部有不少支持他留下的声音。就在上周六晚上,法拉利掌门人之位易主,在莱科宁和查尔斯·莱克勒克之间举棋不定的塞尔吉奥·马奇奥内因重病而卸任,一时间让莱科宁留下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当时两辆法拉利赛车在速度上没有相差太多,但第25圈进站的维特尔采用“一停”,第14圈就进站的莱科宁采用“二停”,这个策略很明显。芬兰人向来很“配合”车队,哪怕他渴望拿到胜利。他回答说:“我不……对不起,你能说得清楚一点吗?你要我怎么做?”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71H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71H

Photo by: Manuel Goria / Sutton Images

不知法拉利是真的吸取从前的“表达”教训,还是想做得聪明一点而不至于留下太多口舌,克里尔紧接着说的话更加绕圈子,他没有直接回答芬兰人,而是说“尽可能少损失事件,但是在你可以做的地方(让过维特尔)。Seb可以跑得更快,但正在伤害他的轮胎,你也是。我们需要照顾轮胎。”

“你想要我让他过去?直接跟我说。”这是莱科宁的回答。话音刚落不久,维特尔从他身边超过。

“我们是有某些规则,但当时不够明确,”莱科宁在新闻发布会上解释说,“我当时有速度,显然在比赛中的那个时间点,这有点(模糊),可不是停下来的理想时候。但最终,那也没有改变太多。”

被汉密尔顿追近的压力

然而,并非像莱科宁所说的那样“没有改变太多”。维特尔在他身后长达13圈,脱身之后,立即提速快跑,很快就拉开差距,但是因为之前受到前车乱流的影响,他的轮胎消耗程度显然大于更早地在前领跑。这是否为接下来真正的大戏埋下伏笔?

刘易斯·汉密尔顿在第43圈进站换胎,此时降雨云团开始在霍根海姆上空作祟,从第44圈开始赛道上确定有雨水。英国人出站时落后争冠对手23.7秒,而到第50圈时差距减小到12.1秒,七圈时间削去了11.6秒。

维特尔在第51圈开始做反应,八圈之内第一次单圈用时比梅赛德斯赛车更少。但这时赛道的情况十分微妙,部分路段有水,而部分则没有。偏偏就在维特尔告诉车队赛道剩余路段已经变干,他不需要换半雨胎,他在就要完成第52圈时,在Sachskurve弯出现失误,上了砂石区后直接撞向一旁的护墙。转个弯编号“13”,维特尔第一次在霍根海姆获胜的家乡童话没有上演,反而变成了悲剧。

奇迹般获胜的汉密尔顿虽然因为进站与否的插曲而受到调查,但赛会干事的从轻发落,让他保住胜利。当被问到是否觉得他施加的压力逼迫维特尔出现失误时,英国人回答说: “我没有听到无线电通讯之类的,我不知道。唯一可能的是他们是否告诉他刘易斯离你这点距离。最终,我们所有人当时都面对巨大的压力,特别是那么微妙的情况下。”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1H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1H

Photo by: Manuel Goria / Sutton Images

梅赛德斯车队主管托托·沃尔夫则相对确信正是因为汉密尔顿不断追近,造成了维特尔的失误。“他知道他需要跑快一点才不会丢掉他的领先局面。我猜那导致了失误。”

第四名完赛的马克斯·维斯塔潘也替维特尔辩护,他称在“超级微妙的”弯角里,“任何人都可能遭遇意外”。

这不是维特尔第一次在下雨后的赛道上因为失误而丢掉眼看到手的胜利。2011年加拿大大奖赛,他在还剩半圈就要冲线时犯错,被从最后一名追上的简森·巴顿抢走胜利。

临场指挥不果断

就在安全车时段结束后,梅赛德斯同样执行了车队指令,要求瓦尔特利·博塔斯不要攻击汉密尔顿,因为车队需要在自己的主场实现来之不易的“1-2完赛”——原本应是法拉利的囊中之物。

显然相比克里尔,梅赛德斯策略师詹姆斯·沃尔斯的指示简单、明了:“守住位置”。博塔斯欣然接受,因为他明白只有速度差距很大时,才能完成超车,但当时两辆银箭赛车轮胎寿命相似,如果发生交火,必然存在两败俱伤、让车队蒙受损失的风险。

试想,如果法拉利在莱科宁与维特尔的差距刚缩小到一秒时就介入——以及用干脆直接的表达,最后的结果是否就会不一样,因为德国人可能对汉密尔顿拥有更多的时间优势。

事实是类似的场面,近几个赛季反复出现,哪怕中游集团车队也面临过相同的问题,但没有人在无线电中发出指示时像法拉利今次那么模糊。

“这可以理解,”沃尔夫对法拉利的做法进行评价,“那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因为一方面你想拿到最好的结果,你就要这么做,但是另一方面你要给两名车手获胜的机会。基米在赛季初的几场比赛里运气不好,策略都不利于他,而法拉利很难做出正确的决定。”

讽刺的是,过去法拉利因为车队指令里的残酷无情受到指责,也因为总是牺牲莱科宁而受抨击。难得一次,却聪明反被聪明误。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and Maurizio Arrivabene, Ferrari Team Principal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and Maurizio Arrivabene, Ferrari Team Principal

Photo by: Mark Sutton / Sutton Images

Next F1 article
汉密尔顿历经“最情绪化一天”,保住霍根海姆胜利

Previous article

汉密尔顿历经“最情绪化一天”,保住霍根海姆胜利

Next article

印度力量会考虑放奥康去雷诺

印度力量会考虑放奥康去雷诺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