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塔潘“舌战”法拉利双雄

shares
comments
维斯塔潘“舌战”法拉利双雄
Frankie Mao
By: Frankie Mao , 执行编辑
2016年8月28日 下午6:26

当马克斯•维斯塔潘在比利时大奖赛后再次因“危险的”防守动作而受到基米•莱科宁的抨击后,塞巴斯蒂安•维特尔认为最好的方式是面对面交谈,而不是隔空喊话。

Kimi Raikkonen, Ferrari with the media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and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16-H battle for position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spins alongside team mate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16-H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spins alongside team mate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16-H at the sta
Kimi Raikkonen, Ferrari on the grid
Fans and a flag for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on the drivers parade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Flags for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L to R): Toto Wolff, Mercedes AMG F1 Shareholder and Executive Director with Maurizio Arrivabene, Ferrari Team Principal
Charlie Whiting, FIA Delegate with Toto Wolff, Mercedes AMG F1 Shareholder and Executive Director
(L to R): Maurizio Arrivabene, Ferrari Team Principal with Toto Wolff, Mercedes AMG F1 Shareholder a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in the FIA Press Conference
The post race FIA Press Conference (L to R): second place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ace winne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third plac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上半赛季,维斯塔潘就因为防守动作打破了车手之间默契——不在刹车区域突然改变方向——而引起争议,尤其是向来“金口难开”的基米•莱科宁在屡次与荷兰人交战后,指责对手的行为危险。

冤家路窄,夏休期后的第一场比赛,俩人又在斯帕正面交锋。莱科宁连续二次在直道上尝试超车,但是维斯塔潘再次使出具有争议的防守动作,若非芬兰人全力刹车,甚至跑出赛道,撞车恐怕难以避免。

第一次通过切过减速弯才避免撞车后,莱科宁在无线电里向车队抱怨:“我需要把位置让回给红牛吗?他唯一的兴趣就是把我逼出赛道!”

第二次战斗后,忍无可忍的“冰人”直接大爆粗口:“不是吧!现在这真xxx荒唐,当我在右边全速行驶的时候,他xxx转过来。”

莱科宁:大撞车迟早发生

与此前在匈牙利时一样,本场比赛的赛会干事对发生的战斗不予理睬。比赛结束后,只以第九名完赛的莱科宁坚持认为维斯塔潘的举动“不正确”,而且提醒说如果荷兰人不收敛,总有一天会换来大撞车的结果。

“我对公平的战斗和激烈的交锋完全没问题,”莱科宁说,“但是在5号弯前的直道上,当我退后甚至急刹车而且必须有所行动来避免撞到前车时,肯定有些事情是不对的,因为他在我做了动作后才做出反应。”

“在我的眼里,这肯定是不正确的,但是很显然,出于各种原因,赛会干事觉得没问题。但是如果我那时不刹车,我们就会发生很厉害的撞车。”

“如果这种情况不变,我很确信迟早有一天,大撞车会发生。但是有些人好像觉得没有关系。当真的有事情发生的时候,责任在于谁,就很值得关注。正如我所说,我对好的战斗、强硬的较量一点问题也没有,但是在我看来,那样的情形是不对的。”

“显然每个人的观点都不同,但是我认为那样的事情不能够被视为正确的行径。但是,不同的人总是有不同的观点,所以拭目以待。”

维斯塔潘:法拉利逼我拿出倾略性

然而,这一次的矛盾,因为起步后的一号弯争夺中两辆法拉利与维斯塔潘的赛车发生连环撞击,而变得复杂。当时,三辆车在狭窄的右手弯里并排,最外线的维特尔碰到了夹在中间的队友,最终牵连到荷兰人,可谓“三”败俱伤。

维特尔认为处于最内线的维斯塔潘触发了这次三车碰撞,因为在他看来起步稍慢的红牛赛车虽然追了上来,但不可能在那个位置进弯,而挤在中间的莱科宁最无辜。德国人表示自己是三辆车中最靠前的,而且在转向时已经领先半个多车身,这令队友处在了他的视觉盲点,而他更加无法看到最里面还有一辆赛车。

面对法拉利车手的责难,维斯塔潘毫不客气地予以回应,他声称对方的抱怨才“荒堂”。说来,虽然在交战中守住了位置,但荷兰人最终并没有进入积分区,而是名列第十一位。

“他应该在一号弯里那么说,那才荒唐,”他说,“如果有人一直抱怨,那倒是对电视转播不错。他们应该继续这么做。但是,当他们在一号弯那样对你之后,我肯定不会在后面的争夺中轻易交出位置。”

“老实说,我觉得那是胡说八道。他们毁了我的比赛,我不知道他们当时在一号弯里做什么,而我才是受害者。之后,我只是在防守自己的位置。如果有人不喜欢,那是他自己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维斯塔潘在面对荷兰媒体时,措辞和语气更为强硬。“如果他们毁了我的比赛,我肯定会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他们应该能理解。我不会说:‘过去吧。’一切都放生在一号弯的事情后。如果没有那起事故,我不会那么有倾略性地把基米逼出去。“

反过来,对于一号弯的事故,维斯塔潘认为维特尔才是责任人,因为后者没有让出足够的空间。

“绝对(维特尔应该留出空间),他知道他在外线,而他突然就要在已经有两辆车的地方转向进弯,所以我认为那是符合逻辑的。”

“我的起步不好,但是我还是能潜入一号弯(内线),我没有轮胎锁死,因此可以进弯。但是,他们拼命挤压我。在某一刻,我已经占据了内线,但是基米又一次挤过来,而塞巴斯蒂安超我们两个人转过来。碰撞中我的鼻翼受损很严重,底板也有些毁坏。从那以后,我的比赛早就结束了。”

沃尔夫:他让我想起塞纳,但也很危险

无论是有多次变向之嫌的快速地连续摆动赛车,还是在直道末端的刹车区观察对手的行动后再做出回应——事实上规则并没有不允许这么做,维斯塔潘的防守动作显然独树一帜。

对于这位当红小生引发的争议,梅赛德斯运动主管托托•沃尔夫从相对客观的角度发表了观点。虽然他觉得耳目一新,但是也坦言危险性的存在。

“攻击最大化!”奥地利人说,“对我来讲,他的举动很惊艳。他是个我很喜欢的年轻男孩。他来到这里,无所畏惧,不带敬意。他很有倾略性,这让我想起很多伟大车手,例如:刘易斯(汉密尔顿)、阿亚顿(塞纳)。”

“你可以很明显地看到,有些车手已经在试图超越他的时候三思而行。目前为止,所有的事情都证明他走在正轨上。FIA从来没有为此处罚他。唯一发生的事情只有车手会议上,他的日子很不好过。也许下一次车手们开会时,他会更苦。”

“我只是担心有一天(这样的战斗)会以撞墙收场。在我看来,这很让人惊艳,但是也很危险。”

维特尔:谈话才能解决问题

相比队友莱科宁的恼火,维特尔尽管也在斯帕受到了“维斯塔潘式防守”的压迫,而且也采取了忍让的姿态,但是冷静地认为口舌之争对解决问题没有帮助。

“我觉得批评是可以的,但是如果夸大其词就不对了。我跟得还比较处得来,也挺喜欢他。他很激进,这是他的优点,但是有些动作,特别是在刹车的时候(改变前进方向),在我看来就是不对的。我觉得这是需要引起他注意的地方,他需要明白为什么。”

“那肯定不是明智之举,因为我损失了很多时间,而他在与我交锋的时候损失3-4秒。我当时明显比他快很多,下一圈还是超过了他。”

同样从“神童”一路走来的维特尔表示,他打算以男人的身份与晚辈进行交流。“我会试着与他谈谈,不是现在,因为他刚刚度过了糟糕的一天,而我也是如此。我不是一个喜欢惩罚别人的人,我认为这不是教导的方式。”

“我认为他有些举动让其他车手很有意见,但是最好的方式是交流,而不是在媒体里打口水战。我们都是男人,最好就是面对面地交谈。”

汉密尔顿曾说:……

值得一提的是莱科宁在匈牙利由尼科•罗斯伯格引发的“排位赛黄旗事件”后,对FIA执行规则上的争议展开了猛烈抨击。

刘易斯•汉密尔顿在获悉莱科宁的行为后表示:“基米通常很少说话,如果他真的那么说了,那他一般都是对的。”

Next F1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