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塔潘:“愚蠢的”处罚“扼杀”F1

马克斯•维斯塔潘对他在美国大奖赛的第三名成绩被剥夺感到愤怒,直言FIA赛会干事的处罚决定扼杀了赛事。

因引擎罚单而从第16位发车的维斯塔潘在比赛最后时刻施展了他的超车本领,在最后一圈倒数第二个弯坚决地超过了法拉利的基米•莱科宁,第三个冲过终点线。

然而,当荷兰人已经走入休息时等待颁奖仪式开始时,赛会干事对他开出了一张五秒罚单,意味着他的第三名旁落莱科宁。

本场比赛由前芬兰F1车手米卡•萨罗担任赛会干事小组中的车手干事。处罚决定书中写到:“33号赛车确实离开了赛道,4只车轮明显偏离赛道至少0.5米,这么做后超过了7号赛车。车手着实得到了持续的优势。”

FIA第一时间就将莱科宁领导休息室,而维斯塔潘见状后顿感愕然,扫兴地离开。而直接站到电视采访区的他,很明显对赛会开出的罚单大为愤慨。

“我们的比赛非常精彩,但是这些愚蠢的决定真的扼杀了这项运动,”荷兰人在Skysports镜头前气愤地说,“我真心希望车迷不喜欢这个决定,而且明年不会来看比赛。”

“每个人都跑得很大,包括我自己,各个地方都是如此。在9号弯、19号弯,你可以走大,而没有人在乎。与博塔斯也是如此,我做出动作后,他继续在赛道的外侧然后回来,所以我不得不去超他。当他得到优势的时候,并没有任何针对他的判罚。”

“这对赛事很不好,他们必须对规则有明确的说法,在任何地方都不允许。”

当维斯塔潘超过莱科宁时,红牛车房一片欢腾。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对于处罚决定也相当不满,甚至难以接受。

“这是一个耸人听闻的决定,”英国人说,“他们整个周末都有偏离赛道的时候,马克斯的超车非常公平。他们打劫了所有在这里的车迷。这本来是一场很精彩的大奖赛,而他们就这样搞砸了。”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s on the podium with the champagne and Usain Bolt, Kimi Raikkonen, Ferrari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s on the podium with the champagne and Usain Bolt, Kimi Raikkonen, Ferrari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莱科宁不解维斯塔潘受罚

第三名的失而复得也让莱科宁感到意外。倒数第二圈,他开始奋力防守拥有轮胎优势的维斯塔潘,而且正好利用与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之间不到一秒的差距开启DRS,直到倒数第二个弯。

对于维斯塔潘为何受到处罚,莱科宁表示好无头绪。他说:“我不知道维斯塔潘遇到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受到处罚。我对他的事情并不了解,除了他在倒数第二个弯超过了我。”

“赛后想到我拿到的是第四名时,我感到很失望,但接着马克斯就有了问题。我登上领奖台,但是并不知道他(在超车时)走到了哪里。”

莱科宁在第42圈时在一号弯超过了同胞瓦尔特利•博塔斯,不过很快把第二名交给了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帮助后者暂时留住车手世界冠军的悬念。

不过,芬兰人承认他对被维斯塔潘超越感到气恼,而且对手的超车让他十分意外。

“我有一半惊讶,”他说,“我在后视镜里看到他,试着在前几个弯里把节奏慢下来。我觉得我在弯里防守得不错,但突然间他就在那里了。在后视镜里看到他的时候我有点意外,在那个速度下,我对他超过我有点生气。”

劳达鸣不平

梅赛德斯在奥斯汀提前加冕了连续第四个制造商年度冠军,追平了红牛的纪录。然而,梅赛德斯非执行主席尼基劳达对维斯塔潘的遭遇愤愤不平。

这是我见过最糟糕的决定,三届世界冠军说,他什么都没做错。我们是赛车手,不是在普通道路上开车。这样的决定真是荒谬,是在毁坏这项运动。

我们抱怨过赛会干事。后来当赛会干事在场的时候,(让)托德问在座的每个人——查理(怀汀)在场、我们在场。我们都同意,除非是危险的情况,否则赛会干事不应该干涉。

简单地说,如果车手们互相碰撞,赛车翻车了,只有这个时候赛会干事才介入。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美国大奖赛
赛道 COTA赛道
车手 基米 莱科宁 , 马克斯 维斯塔潘
车队 红牛车队 , 法拉利车队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