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塔潘解释排位赛出场圈乱局

shares
comments
维斯塔潘解释排位赛出场圈乱局
By:
2019年4月13日 下午12:35

马克斯·维斯塔潘认为中国大奖赛排位赛最后时刻的混乱是由一些车手打破“君子协议”引起,但是他承认红牛车队没有告知他剩下的时间已经很紧迫。

排位赛进入最后一圈冲刺,所有十辆赛车先后排队出场。然而除了两辆梅赛德斯之外,其他赛车都有无法在计时器归零前及时开始新的一圈的风险。

眼见时间越来越紧,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第一个从靠后的位置往前超,而且在出发夹弯的时候,从外线超过维斯塔潘。荷兰人当时一愣,当他还没来得及做任何举动,雷诺的两位车手和队友皮埃尔·加斯利都从他身边快速超上。

“我不知道是10秒还是15秒。我只是在还剩两个弯角的时候,留在法拉利后面,因为基本上君子协定就是要我跟在后面,“维斯塔潘解释说,”我当时就是这么做的。我认为我们还有20/30秒的时间。然后其他赛车超过了我,他们的工程师催促他们加速,而只有我不知道只剩10秒了。”

荷兰人同时表示之所以没有在被维特尔超过后的第一时间就追上去,因为如果跟得太近,他无法完成理想的计时圈,当时的状况下他需要4-5秒的空间来做避开乱流。并且,他不想做出“混蛋”的举动。

“下次需要更加清晰一点,让我知道只剩10-15秒了,那么我就知道要往前赶,”当被问到今后如何避免同样的情况发生时,维斯塔潘说,“我认为每个人都有点迟。如果我加速的话,我身后的车就不会超过我。我猜大家等的时间都太久了。”

维特尔表示他是被告知只有10秒的时候开始加速,并且他相信“如果所有人都快马加鞭,那么都会赶上再做一圈”。

两辆红牛和两辆哈斯赛车都没有及时过线以便做最后一次冲刺。不过,对红牛来说,雷诺的竞争力有限,维斯塔潘和加斯利的第三排发车位没有受到挑战。而依照哈斯的速度,也将落在前十名的最后两位。

罗曼·格罗斯让作为最后一个离开维修区的车手,他认为造成这起出场圈事件的原因是“任何人都可以比我们当时更快”,而“原因是轮胎”,因为如果为了追回事件,那么轮胎就可能提前消耗。而对于“君子协议”,凯文·马格努森表示他不会去搅乱别人。

“我没有去超别人,不是因为我是个正直的人,而是因为我认为我去超过别人的机会很小,因为别人都不想被你超过去,”丹麦人说,“真的是一团糟。我不想毁了别人。我觉得没必要那么做。我试着管好自己的事情,想为自己跑好排位赛。我永远不会因为那样就去搅乱别人。但是在这次的情况中,马克斯做了他必须做的事情。”

Next article
中国大奖赛排位赛:博塔斯强势力压汉密尔顿摘下杆位

Previous article

中国大奖赛排位赛:博塔斯强势力压汉密尔顿摘下杆位

Next article

“有信心的”博塔斯称杆位圈原本可以更快

“有信心的”博塔斯称杆位圈原本可以更快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Event 中国大奖赛
Author Frankie Mao
Be first to get
breaking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