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塔潘:红牛的故障证明2022赛季的规则F1仍需DRS实现超车

红牛车手马克斯·维斯塔潘表示,尽管F1在2022年引入了全新的赛车设计,但自己在西班牙遇到的DRS故障证明,这项运动仍然需要这一装置来实现超车。

Filip Cleeren Jonathan Noble
Upd: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8, battles with George Russell, Mercedes W13

本赛季F1的技术规则进行了颠覆性的变化,旨在让全新的赛车通过“地面效应”获取更多的下压力,从而减少对于干净气流的依赖。

迄今为止的比赛也已经表明,新规则已经成功实现让赛车在更高速的弯角中更近距离地跟车,只不过这并未带来超车数量的绝对增加。大部分超车仍需借助于DRS才得以完成。在上个月的西班牙大奖赛中,当赛车在长距离的主直道上飞驰而过时,依靠DRS减阻而实现的“弹弓效应”可以说尤为明显。

因此维斯塔潘承认如果没有DRS,比赛在很大程度上将犹如一场“列队巡游”。他也因此认为这一装置对新一代赛车而言绝对属于“必需品”

在西班牙的比赛中,DRS故障导致维斯塔潘曾一度被速度较慢的梅赛德斯车手乔治·拉塞尔所阻挡。对此荷兰人有感而发:“好吧,如果赛车上没有它,那我们就是开火车,我想我证明了这简直太让人沮丧了,所以当前的赛车需要DRS。”

维斯塔潘表示,新一代赛车通过减小阻力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脏空气的负面影响。其通过在空气中打开一个较小的“洞口”,让后面的赛车尽可能免受尾流影响。 

“我们可以更容易地跟车,但一旦你处于落后,我认为阻力确实会小一些,就像去年你没有受到尾流影响影响一样。但随后你还是需要DRS才能在进一号弯时动手。”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W12,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21 in 2021 Azerbaijan GP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W12,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21 in 2021 Azerbaijan GP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DRS将成为本周末阿塞拜疆大奖赛的一个关键因素,因为巴库的慢速弯和长直道意味着车手们会发现,要跟车在一秒之内以打开DRS或将变得更为容易。

红牛总工程师保罗·莫纳汉相信,在西班牙的快速解决方案遭遇滑铁卢后,红牛的DRS问题已经得到永久解决,但也补充表示,巴库的快直道将构成真正的考验。对此他警告称,“巴库呈现的问题将略有不同”,因此“固步自封将是愚蠢的”。

翻译/小飞侠

Be part of Motorsport community

Join the conversation

Related video

Previous article F1确认与中国电信的转播版权谈判进入“后期阶段”
Next article 决定摩纳哥F1大奖赛命运的五大因素

Top Comments

Sign up for free

  • Get quick access to your favorite articles

  • Manage alerts on breaking news and favorite drivers

  • Make your voice heard with article commenting.

Motorsport prime

Discover premium content
订阅

版本

中文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