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塔潘揭露雷诺引擎劣势

马克斯·维斯塔潘表示,红牛在引擎动力上与法拉利、梅赛德斯“令人痛苦”的差距让自己无缘巴西大奖赛的杆位争夺。

瓦尔特利·博塔斯在杆位争夺战中险胜两位法拉利车手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与基米·莱科宁。而维斯塔潘最终排名第四,落后杆位成绩0.6秒。

排位赛结束后,维斯塔潘对次表示不满:“我查了一下GPS的遥感数据,我们在直线速度上慢了将近半秒。而这恰好就是我们距离身前对手的差距。”

“赛车的平衡性还有提高的空间。从赛后来看,赛车在其他领域与杆位得主很接近。赛前我们就知道动力上的差距在这一条赛道令人感到痛苦,而结果也印证了此前的预测。”

“如果仅仅对比包含多个弯道的第二计时段的成绩,我们仅仅落后0.08秒。而且第二计时段也包含了一段直道。”

“也许在个别弯道中,我们的表现可以更好一些,但其余的差距完全来自于直线速度。这条赛道的弯道数量不多,也因此令人感到痛苦。”

“比赛中我们与对手的差距应该会更接近一些,但是否足够接近到能够发起挑战,我不确定。”

维斯塔潘随后否认了自己对引擎的稳定性有所顾虑,表示:“如果出现故障,那就让故障发生吧。”并同时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相信它会好好对待我的,不然我不会饶了它!”

里卡多:星期六的速度劣势“难以理解”

另一位红牛车手丹尼尔·里卡多用“难以理解”来形容自己无法在星期六取得进步。澳大利亚车手同时表示自己在Q2做出最快成绩的软胎要比超软胎更加适合自己。

“当赛道状况变好时,我们无法取得预计应该出现的进步。”在Q3落后1秒的里卡多说到。

“似乎对我来说,软胎的感觉更好。如果我当时还有可用的软胎,我也许就不会选择在Q3使用超软胎了。”

“通常情况下,从软胎换成超软胎时,赛车的前部抓地力会变好。因为超软胎更易操控。但很不巧的是当我换上超软胎后,前部抓地力反而变差,令人感到受挫。”

“我在排位赛后与工程师试图找出问题的原因,但我们仅仅发现了Q3的第二套超软胎在冲刺圈过程中出现剧烈抖动。具体什么原因?我们不知道。”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巴西大奖赛
赛道 英特拉各斯赛道
车手 丹尼尔 里卡多 , 马克斯 维斯塔潘
车队 红牛车队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

红色区域:流行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