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可被忽视的F1生活“背面”

shares
comments
绝不可被忽视的F1生活“背面”
By:
2020年1月31日 下午2:57

针对快速拉长的赛程给F1业内人员带来的压力和紧张感,国际汽联主席让·托德近期发表的另类观点肯定引起了一些从业者的不满。

尽管正如托德所说,许多F1从业者的生活确实让数百万没有食物、水或医疗设施的人羡慕不已,但同等的,他的观点忽视了那些比赛期间辛勤工作的人所经历的一系列严重问题。

乘坐飞机满世界飞奔,时常坐在拥挤的经济舱座位上;离开家和家人数周;令人难以置信的长时间睡眠不足和畏惧失败带来的巨大压力都并非无中生有。事实上,把这些因素都加在一起,它们正是令人精神崩溃的一个完美火药桶。

如今,F1从业者的流动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早已众所周知。曾经,年轻的工程师和机械师不得不低声下气地祈求在F1找到一份工作。而现在,一旦发现F1生活不适应便迅速决定退出的人员数量居高不下,以至于团队时常处于不断“换血”的状态。

对于那些刚接触这项运动的人来说,这项运动带给他们的压力很快就会显现出来。有人在尽享他们的车手获胜的喜悦,在维修区的另一端就还有一群车队成员正经受着失败。

或者可能更糟的,有些人会因为让自己的车队失去了一个有价值的结果而承担责任:可能是一次糟糕的停站,可能是一个损坏的部件,也可能是指挥墙一个错误的进站指令。

再加上F1是一项很有男子气概的运动:承认自己的弱点或暴露自己遇到的任何麻烦并不总是最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当你被一群看起来(至少在外界)很坚强的男人包围时。

这也是全球男性健康慈善机构Movember将注意力转向F1世界的原因之一。Movember认为其在心理健康方面所能提供的帮助可以让那些备感压力的人受益。

A barbers' stand in the paddock

A barbers' stand in the paddock

Photo by: Glenn Dunbar / Motorsport Images

很少有人会公开承认,当从事一项许多人认为是梦想工作的运动时,会面临一些黑暗时期。但是,关于压力能把一个人推向完全崩溃边缘的程度,最近有一段最感人的描述来自于前威廉姆斯车队新闻官Aaron Rook。他表示,他甚至在一场比赛中考虑过自杀,因为他实在无法承受压力。

 “F1是一项带有一点运动色彩的生意,就像一份传统的色拉粘在油腻的唐纳烤肉串上一样。” Rook在最近的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这或许可以解释它给员工无时无刻所施加的持续和不必要的压力。”

 “甚至不仅仅是类似这样的事,我不知道,即使是完全的精神崩溃加上自杀的念头,也不能给你片刻的喘息。”

他补充道:“当大多数人一溜烟儿地去参加他们向往的Amber Lounge派对,看看能与哪些名人为伍时,你却只能坐在酒店房间里吃快餐,看外国电视。”

 “但老实说,我常常满足于这一点。公平地说,我总是被邀请去参加那些豪华的聚会。但我为什么要彻夜打扮得像个大富翁,满脸假笑,被留在人群里20分钟后才溜回酒店呢?”

 “所以,和我真正在乎的人待在一起,总是一个更安全的选择。然而,你在F1这样的世界里独处的时间越长,你就会被排挤得越远。尤其是在一个以小集团为中心的环境中。那让我总是独来独往。我常常觉得自己是围场里唯一的人。

“过去的每一秒我都在想我的家人和朋友,我多么想念他们,多么需要他们。在F1我就像一个‘鬼魂’。事实上,我差点变成那样。”

商业和主流体育运动很快意识到的一个需要,就是确保员工的心理健康眼下应得到更好的照料。他们理解,他们不能指望他们的员工能够忍受和抗住F1带来的所有事情。

但是这项工作还没有完全落实,Movember了解到顶级水平体育运动——特别是牵涉到一年要做超过20次海外旅行的运动——对从业者带来的压力是许多过着平常生活的人从没有经历过的。

Movember负责F1项目的发言人Dan Cooper表示:“传统意义上,男人被认为是坚强的,不会露出任何弱点;他们被告知要想在任何领域站上顶峰,必须不表露自己的情绪。体育世界里尤其强调这个观念。”

“F1是一项团队运动,很多人处于压力之下并且牺牲了很多个人利益。是的,他们做着可能是他们梦想的工作,但是那些压力中的一些,有时候能带来负面影响,”

Mercedes mechanics prepare some tyres

Mercedes mechanics prepare some tyres

Photo by: Steven Tee / Motorsport Images

Movember视其与F1的关系可以双管齐下:一方面为需要的人提供帮助,另一方面也能利用这项运动的受关注度提高全世界对这个问题的认识。

该慈善组织在围场和围场俱乐部设有理发店(毕竟那是男人们更好讨论问题的地方)。车队和车手协助其开展慈善活动;11月(Movember!)期间,F1维修区也经常有许多留着大胡子的人。

他们想要的是,那些感受到压力的人可以公开表达自己的声音,并且关心一下他们的朋友或同事的情况如何。

“Movemeber试着以男性可以理解的方式来与他们沟通,试着走到他们的身边,”Cooper补充道,“为了这么做,我们的品牌和我们所做的都要真实可靠。我们知道男性不太会去普通诊所进行相关咨询。”

“我们知道那是没用的,因为因可预防原因而死亡的男性年龄比正常情况年轻六岁。我们知道如果男性可以敞开心扉,在舒适的环境里与人进行交流,无论是在他们自己的关系网内还是与他们信任的人,那么我们真的可以帮助改变,挽救生命,改变那种状况。”

车队肯定已经注意到需要做什么来进行帮助和保护他们的员工。哈斯车队经理Peter Crolla表示令他乐观的是,进入F1的年轻一代员工更加公开的寻求帮助,而不是积压在心里。

“这是艰难的,无论你在一支赛车队里承担什么工作,离开你的朋友、家人、家和因此带来的矛盾从来都不容易,”Crolla解释说,“我认为无论车队如何对你关怀备至,要接受一种新生活仍是很难的事情。”

“但是我认为作为一代人,我认为我们正慢慢地开始理解到,我们可以谈论这些事情,而且有提供支持的团体。通过你的雇主、通过朋友、通过同事。”

“这个以男性居多、充满大男子主义的行业正开始自我审视,而且认识到你不必任何时候都是硬汉,因为如果你这么做,我认为你很快会垮下来。”

“这可能是我们的上一代从没有真正关心过的事情,还可能一直以来都很抵制。但是我认为现在的员工中——至少大部分人——当他们认为他们有需要的时候,他们知道何时、去何地找何人。”

车队和像Movember这样的组织意识到并且愿意聆听,对于F1业内每个面临挑战、压力和鲜为人知困难的人来说,是深受欢迎的举措。

翻译/小飞侠&Frankie Mao

Sergio Perez, Racing Point Force India F1 Team at Movember Foundation

Sergio Perez, Racing Point Force India F1 Team at Movember Foundation

Photo by: Manuel Goria / Motorsport Images

Next article
威廉姆斯定于2月17日发布FW43赛车图片

Previous article

威廉姆斯定于2月17日发布FW43赛车图片

Next article

比诺托:维特尔与莱克勒克较劲是法拉利的“优势”

比诺托:维特尔与莱克勒克较劲是法拉利的“优势”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Author Jonathan No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