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牛环新路肩引发车手不满

shares
comments
红牛环新路肩引发车手不满
By: Frankie Mao
2016年7月1日 下午3:48

F1车手对奥地利大奖赛新安装的“破坏性”路肩结构提出质疑,马克斯•维斯塔潘在“受害”后直截了当地表示“不如放一堵墙”。

The Red Bull Racing RB12 of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is recovered back to the pits in the first practice session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in Lederhosen race suit
Kerbs
Marcus Ericsson, Sauber C35
Marcus Ericsson, Sauber C35 with Beat Zehnder, Sauber F1 Team Manager
Pascal Wehrlein, Manor Racing

奥地利大奖赛之前,红牛环赛道根据FIA的建议对路肩做了很大的修改,其中1、2、3、5、8号弯入弯点和3号弯的出弯点都装上了25毫米高的负极路肩(Negative Kerb),而1、2号弯的负极路肩后方还有50毫米高的“香肠”路肩(Sausage Kerb,呈香肠状突起),并且5、6、7、8、9号弯的出弯处采用了双负面路肩结构。

路肩的改变在周四就引起了车手的注意,而不少车手纷纷提出质疑。索伯的马库斯•埃里克森直言安装这样的路肩是愚蠢的决定。

“我走过赛道,我认为这个路肩有点愚蠢,”埃里克森说,“他们为什么不直接装上路肩,然后铺上草地?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装了路肩之后再装额外的路肩。我们需要周五才知道到底可以用到多少路肩,但是我相信(车手与FIA)会就赛道极限进行讨论。”

马诺车手帕斯卡尔•威尔雷恩指出如果赛车以高速轧过新路肩,可能会导致赛车受到严重的损坏。他说:“第一个弯和最后二个弯,你总是想尽可能地走得大一些,但是那些黄色的路肩很颠簸,非常奇怪。你肯定不想轧上去,如果你犯了错意外跑了上去,恐怕会损坏赛车。”

“因为倒数第二个和最后一个弯,我们的速度会达到180、190、200公里/小时……(如果犯错)我们可以直接去格拉茨的机场了。”

“你想要很早决定是否能通过那个弯,如果不能正常入弯的话,你需要直接往前走,因为如果轧到‘香肠’路肩,你肯定会损坏赛车底盘。”

讽刺的是上午的第一节练习中,马克斯•维斯塔潘成为自家赛道新路肩的第一个“牺牲品”,连续二次轧到路肩导致了红牛赛车底板受损。上午练习阶段的前半小时里,他在轧过倒数第二号弯的路肩时,蹭坏了鼻翼。好不容易修好赛车后,眼看上午的阶段还剩下半小时,荷兰人在5号弯线路走得过大,轧过黄色路肩时不慎折断了右前悬挂。

维斯塔潘遇险之后,其他车队纷纷提醒自己的车手不要轧到黄色路肩,避免对赛车造成损伤。

“我没想到路肩会对赛车的破坏会那么大,所有的黄色路肩(都那么危险)”维斯塔潘解释说,“我走得太大,轧倒了路肩,导致了悬挂连杆受损,赛车无法转向。今天我坏了两次鼻翼、一次悬挂。我知道他们这么做是要求我们不要驶出赛道的边界线,但是那还不如放一堵墙。”

但是,当被问到正赛之前赛会是否会对路肩进行调整时,他回答说:“我不知道,现在下结论还太早。”

虽然车手已经听从车队的指示,避免轧上黄色的路肩,但不免让人担心其可能对轮胎造成的影响。对此,倍耐力F1竞赛主管马里奥•伊索拉表示会密切检查轮胎情况。

“每个阶段结束后,我们都会检查轮胎的使用情况,对其进行分析,“他说,”这是正常程序,在这里也是如此。如果发现任何结构上的损坏,我们会报告FIA,但是目前还没有。“

Next F1 article
奥地利大奖赛FP2:大雨突降,罗斯伯格蝉联第一

Previous article

奥地利大奖赛FP2:大雨突降,罗斯伯格蝉联第一

Next article

维特尔不放弃在奥地利争夺胜利

维特尔不放弃在奥地利争夺胜利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1
Event 奥地利大奖赛
Location 红牛环
Author Frankie Mao
Article type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