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特别专题:Schumacher和Todt如何改造法拉利车队

shares
comments
法拉利特别专题:Schumacher和Todt如何改造法拉利车队
By: Damien Smith , Journalist
Translated by: Frankie Mao
2018年9月24日 上午7:52

今年的意大利大奖赛是著名摄影师Ercole Colombo所拍摄的第700场比赛。我们以他拍摄的精彩照片,为您带来Jean Todt和Michael Schumacher时代的法拉利故事。

繁荣与萧条:这就是法拉利的心路历程。在世界之巅,俯瞰壮丽河山。 Ascari、Fangio、Hawthorn、Hill、Surtees、Lauda、Scheckter……这些F1最独一无二俱乐部的幸运儿们,都曾作为法拉利的世界冠军,攀上世界之巅,享受唯我独尊。

然而,每一个曾站在巅峰的人都难免跌落神坛的命运,情况急转直下,背刺的骚乱,痛苦的失望,死亡似乎与这意大利不朽的印记如影随形。这就是Maranello的本质,而它让法拉利车队更具吸引力。

然而,Jean Todt和Michael Schumacher所缔造的法拉利时代有所不同。这支车队不仅夺取胜利,而且在多年时间里百战不殆。

Water sprays from the rear tyres of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F2003-GA, in the pits

Water sprays from the rear tyres of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F2003-GA, in the pits

Photo by: Ercole Colombo

他们所缔造的团队结合了Ross Brawn和Rory Byrne的实战才华,早就了一支前所未有的法拉利战队,也许再也无法复制。

一切似乎都对他们有利:在政治上,法拉利比其他车队更具影响力,并因此能获得更多的奖金;当裁决和惩罚上诉更偏向于法拉利车队的时候,愤世嫉俗者称FIA为“法拉利国际协助组织”(Ferrari International Assistance)。甚至普利司通的轮胎也完美地满足了它的要求。难怪胜利层出不穷。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F2003-GA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F2003-GA

Photo by: Ercole Colombo

不同于Enzo时代的法拉利天赋和缺陷对等,这是一台机器,以终极的成功——并复制成功——来体现F1的完美。但是,这个打破纪录的时代(有时几乎以付出生活为代价)是经过时间的历炼培育而成。

Todt花了六个赛季的时间,才带领法拉利摘得制造商年度冠军头衔,而当Schumacher最终帮助法拉利终结Scheckter之后的车手世界冠军荒时,已是法国人在法拉利的第七个年头。

German GP winner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second place Felipe Massa, Ferrari

German GP winner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second place Felipe Massa, Ferrari

Photo by: Ercole Colombo

现在人们似乎很容易遗忘Todt在早年承受着多大的压力,当时车队仍在重蹈失败的覆辙。Luca di Montezemolo于1993年雇用了他之后,最初的计划是为车队招募熟悉的面孔。

1990年,天才设计师John Barnard打造的赛车让Alain Prost与年度冠军头衔近在咫尺,但事实上,Ayrton Senna在铃鹿赛道一号弯使出自杀式招术之前很久,从位于英国Guildford的办公室(Barnard不愿前往意大利办公)远程实现荣耀的实验逐步崩盘。菲亚特内部的政治和缺乏信任使得该计划最终已失败收场。但是三年之内,Todt和di Montezemolo决定重新尝试。

受到他在贝纳通车队经验的鼓舞,Barnard开始了他的第二次“法拉利革命”——而且几乎没有任何不顺畅。FDD(法拉利设计部门)取代了GTO(吉尔福德技术办公室),它仍位于英国Surrey镇,Barnard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把他的才华在设计中淋漓尽致地展示出来。 而Todt的职责就是保护他免受日常工作的干扰。

John Barnard (right) with Jean Todt

John Barnard (right) with Jean Todt

Photo by: Ercole Colombo

Barnard设计了1994年的细长型低阻力赛车412T1。但是他又遭遇了同样的挫折:引擎部门不但没有按照他的要求打造引擎,反而对他的工作提出批评。 虽然Gerhard Berger在Hockennheim获得的胜利,帮助法拉利打破四年不胜的僵局,但是昙花一现的成功对当时如日中天的威廉姆斯无足轻重,更无法对Barnard刚抛弃的团队——贝纳通车队——构成任何威胁。

Gerhard Berger, Ferrari

Gerhard Berger, Ferrari

Photo by: Ercole Colombo

面对雷诺V10引擎的统治地位,法拉利在1995年赛季坚持使用其钟情的V12引擎。这次得到的回报是另一次单场胜利,Jean Alesi驾驶着漂亮的412T2在加拿大得胜。又是类似的故事。然后,Todt签下了Schumacher。

Schumacher在1994年第一次赢得世界冠军头衔,但是因为Senna在Imola的事故中去世、他自己在阿德莱德与Damon Hill拙劣的相撞,以及贝纳通车队被怀疑使用已经遭禁的牵引力辅助系统,而蒙上一层阴影。但在1995年,一起迹象显示一个不争的事实:Schumacher的才华无人可敌。

历史上是否出现过一位车手水平远超过其他车手的先例?Fangio先有Ascari后有Moss与之抗衡。Clark在60年代中期遥遥领先,但至少他有Surtees、Gurney、Brabham和Hill等竞争对手。再之后, Stewart有Rindt和Fittipaldi紧跟不舍;Lauda面对Hunt和Andretti的挑战;Prost和Senna势均力敌,而Piquet则与Mansell不相上下。

Italian GP start action: Alain Prost leads Jean Alesi as Ayrton Senna flies over Damon Hill

Italian GP start action: Alain Prost leads Jean Alesi as Ayrton Senna flies over Damon Hill

Photo by: Ercole Colombo

但是90年代中期,谁与Schumacher为敌?Senna和Prost相继离去之后,他就只有Hill这样勇猛的对手(通常驾驶更快的赛车才能超过他)、像Berger和Alesi这样的二流人物以及尚未成熟的Mika Hakkinen ...... Todt知道这就是他需要的人: 一个在赛场上纵横驰骋、能够真正扭转乾坤的车手。

与此同时,虽然Schumacher在贝纳通收获了一切,但他也需要法拉利。威廉姆斯也许能帮助他蝉联十九杆菌;帮助他练就运动车本领的梅赛德斯与迈凯伦强强联手;但是,加入法拉利的意义在于能创造意义非凡。

Alain Prost, Ferrari 641

Alain Prost, Ferrari 641

Photo by: Ercole Colombo

Prost甚至是Senna,都感受到了来自Maranello的吸引力。几年前,Fernando Alonso和Sebastian Vettel响应了号召。而Schumacher实在无法拒绝跃马的邀请,当然2500万美元的年薪一定起到了作用。

但他知道他将要面对的是什么。Todt羽翼下Barnard时代的法拉利与20世纪80年代的毫无建树的法拉利几乎没什么区别。夺取世界冠军头衔就像是一场不惜一切的赌博。当时只有26岁的Schumacher,把自己的黄金时代作为赌注,抵押在一支与时代脱节的车队上。

尽管如此,新合作开展得很顺利,在Estoril进行了第一次测试之后,Schumacher宣称驾驶412T2本可以让他比驾驶贝纳通赛车更容易地赢得1995年世界冠军。谁让他比Berger和Alesi快了一圈呢。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Photo by: Ercole Colombo

1996年,梦想开始照进现实。尽管开着Barnard设计的很难操控的F310赛车,但Schumacher赢得了三个分站冠军,包括一场在西班牙的雨战,这一切并不坏。但是既然加入了法拉利,Schumacher就知道自己与“三连冠”无缘。因此,1996年的年度冠军归Hill所有了......

公平地说,这场豪赌本可以在1997年完全收回本,因为Schumacher始终在积分榜上领先威廉姆斯的优秀车手Jacques Villeneuve。然而,又一个可怕的职业犯规,令德国人黯然失色,而且在Jerez赛道的撞车行为,给他打上了恶人的烙印。最终,FIA剥夺了他在积分榜上第二名的积分,但保留了他的五个分站胜利——这样的惩罚本身毫无意义。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Photo by: Ercole Colombo

1997年的F310B,是Barnard为法拉利设计的最后一款赛车。Todt深知实验阶段已经结束,是时候精炼车队了。当Barnard离开舞台时,托德雇佣了那些造就Schumacher的人。

Ross Brawn和Rory Byrne亲眼目睹了Schumacher的离开是如何使贝纳通夺冠的希望化为泡影。 1996赛季,虽然有了Alesi和Berger的加盟,但原本可以在Schumacher驾驭下赢得比赛的赛车,在他俩手里未能取得一场胜利。最终,Brawn和Byrne做出了改变一生的决定——投奔法拉利。

1998年,Byrne精心设计了F300,为之后层出不穷的精品赛车定下了雏形。但是,Adrian Newey设计的第一辆迈凯轮MP4-13赛车延迟了法拉利的连胜之路。作为一名才华横溢的车手,Hakkinen的崛起是一个极其慢热的过程。当他在1998和1999年达到顶峰时,Schumacher突然发现自己有了一个实力相当的竞争对手。就单圈速度来说,这个芬兰人可能更快,而且Newey的存在让他具备了明显的优势。

Eddie Irvine and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Eddie Irvine and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Photo by: Ercole Colombo

意大利舆论已经越来越没有耐心,1999年Schumacher在银石赛道撞断了腿,进一步加剧了紧张的气氛。又丢了一个年度冠军头衔,不是吗?在此之前Eddie Irvine从没能摆脱第二车手的地位,但现在他终于可以将冠军收入囊中了。

没有Schumacher威胁,Hakkinen一下子失去了焦点,Irvine趁势上位,险些从他手里偷走桂冠。在缺席了六场比赛后,Schumacher重返赛场。在历史上第一届马来西亚大奖赛中,他一路掩护着Irvine的赛车,让后者以超过一秒的优势获胜。试想,如果最终为法拉利打破二十年世界冠军荒的是Irvine这样的刺头,那该是多么的诡异。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Photo by: Ercole Colombo

As it was, a first constructors' title since 1983 was salvaged, helped in no small part by a post-Sepang technical controversy. Irvine's victory, shaped almost entirely by his team-mate, appeared lost in parc ferme when his aerodynamic 'barge boards' (a suitably ungainly term for such ugly accoutrements) were found to be outside the regulatory parameters.

Ferrari appealed – and won. How? The governing body found the means of measurement, used by their own technical team throughout the season and before, to be untrustworthy... much like their verdict. When Irvine's challenge ended with a whimper in Japan and Hakkinen secured his second title, F1 sighed with collective relief.

结果却是,自1983年以后法拉利车队重获的第一个年度车队冠军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雪邦赛道后的技术争议。Irvine的胜利几乎完全靠他的队友来支持,当他车上的空气动力学“挡泥板”被查出超出管控参数时,他待在车辆检录区不知所措。

法拉利上诉并胜诉了,那又如何?管理机构发现,他们自己的技术团队在整个赛季和赛季之前使用的衡量手段都是不值得信赖的......就像他们的判决一样。当Irvine在日本站争夺冠军失败,而Hakkinen成功卫冕的时候,F1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Michael Schumacher and Jean Todt

Michael Schumacher and Jean Todt

Photo by: Ercole Colombo

如果在2000年Schumacher、Brawn、Byrne等人没能冲击世界冠军成功,Todt能坚持多久?这支超级车队也许能幸存,但如果没有Todt庇护他们不受菲亚特干预,特别是不受常年被托德阻隔在外的法拉利主席di Montezemolo的指手画脚,这种情况又能坚持多久?

事实上,在又一个完美执行的Brawn策略的帮助下,Schumacher在铃鹿的决赛中击败了Hakkinen。接下来的故事一目了然,连续五个年度车手头衔和72场大奖赛胜利便是最好的证明。加上他在贝纳通车队已经取得的成就,Schumacher在一个新千年到来之初,重写了F1的纪录册。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Photo by: Ercole Colombo

并非一切都随Schumacher之愿。精明的威廉姆斯赛车、宝马V10引擎的巨大动力,驾驶风格令人热血沸腾的Juan Pablo Montoya以及弟弟Ralf的满腔决心,时不时给Schumacher和法拉利感到紧张。同时,2003赛季启用的新积分规则目的就是削弱法拉利的统治地位,而来自芬兰的新威胁(Kimi Raikkonen)差点使他遭遇滑铁卢。那个赛季,Kimi Raikkonen为迈凯轮赢得了仅仅一场胜利,如果这足够抵得上Schumaher的六场胜利,那么历史也会认为这样的夺冠不公平。

一路走来,Schumacher是一个性格多面的人。撇去他的比赛道德令人存疑不谈,他是一个注重隐私的人,除了那千篇一律的领奖台跳之外,他把真实的自己隐藏在享誉全球的巨大名声之下。对许多人来说,他没有错;对于更多人来说,他更容易受人钦佩而不是爱戴。

Podium: race winner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Podium: race winner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Photo by: Ercole Colombo

当然,是Todt让这支法拉利F1车队深深留在人们的记忆里。最重要的是,他雇用了合适的人才并创造一种必胜的文化,让他名至实归。而曾与他相抗衡的,正是他对于这项使命的盲目奉献。

“不惜一切代价赢得比赛”,如此张扬狂傲的宣言在此达到了巅峰体现:2002年的奥地利车队指令争议和2005年印第安纳波利斯的事件是巨大的误判。 Todt似乎对此毫不在意:对法拉利最好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而通常对Schumache也是如此。Rubens Barrichello一直很清楚自己在这支车队中的位置。

Rubens Barrichello and Michael Schumacher at Indy finishline

Rubens Barrichello and Michael Schumacher at Indy finishline

Photo by: Ercole Colombo

但Todt是否在意过任何人的想法?可能没有。毕竟Enzo Ferrari已经证明了:创始人就是主人,是“人类的鼓动者”。所以也许Todt时代的法拉利也并没有那么不同。

傲慢的气氛,无可置疑的优越感:Ascari,Fangio,Hawthorn,Hill,Surtees,Lauda,Scheckter ......他们本该知道这一切。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Photo by: Ercole Colombo

翻译/小猪之之

Next F1 article
法拉利称马拉内罗永远向小舒马赫敞开大门

Previous article

法拉利称马拉内罗永远向小舒马赫敞开大门

Next article

莱科宁或在下月驾驶索伯赛车测试

莱科宁或在下月驾驶索伯赛车测试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