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ula 1

法拉利:按技术指令所做的调整使动力单元失去原先的性能

shares
comments
法拉利:按技术指令所做的调整使动力单元失去原先的性能
By:
2020年7月18日 下午12:20

法拉利领队马蒂亚·比诺托承认,意大利制造商不得不根据国际汽联发出的技术指令对动力单元进行“调整”,并且因此失去此前的动力优势。

2020赛季开始以来,法拉利处境艰难。很明显,今年的SF1000不具备去年赛车强大的动力,同时增加下压力的效果不如预期理想——风动与赛道数据关联性的偏差导致赛季初的研发工作出现重大问题。

亨格罗林的高下压力特点弱化了引擎劣势的影响,而完整的升级套件也显示出一定效果,查尔斯·莱克勒克在第三节自由练习中位列全场第四快。然而,在优化赛车下压力的基础上,如果直线速度不能提高,考虑余下赛季里多条高速特性赛道,法拉利恐怕不仅难以挑战梅赛德斯,甚至对空气动力学方面效仿了德国车队的Racing Point都难以抗衡。

法拉利在过去两年里引擎性能的进步一直受到竞争对手的质疑。而SF1000动力下降,刚好在国际汽联在去年年底对法拉利动力单元进行了彻底调查,并且达成私下协议之后。由于在没有法拉利的同意下,国际汽联无法公布协议细节,让外界对法拉利“作弊”的猜测无法得到证实。

二月底的季前测试期间,法拉利领队比诺托解释说,因为在研发过程中发现有可靠性隐患,不得不对今年引擎的性能做出一定妥协。

匈牙利大奖赛前,当被要求对引擎损失动力进行解释时,比诺托回答说:“我认为规则非常难且复杂。

“我认为动力单元规则的一些地方可能仍然需要明确一下。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过去一直存在而未来也会出现。从去年开始,有很多技术指令发出。最终明确了规则里的一些地方。”

事实上,上赛季末期国际汽联就出台了一系例更严格的引擎检查,涉及燃油流量和动能管理。而从美国大奖赛开始,法拉利就突然显得速度不如此前连续夺下杆位时那么强势。

意大利人继续说道:“我认为通过这些技术指令,我们必须做出调整我不认为只有法拉利是这样,因为就本赛季的动力输出来说,很多其他——大多数制造商——必须以某种方式做出调整。

“但是作为法拉利,我们不得不调整,而结果很简单,就是我们失去了我们此前有的性能。我认为很明显现在我们对规则中的一些地方有了更清楚的了解。希望那(对规则的明确)会继续,如果未来有要求的话。”

比诺托曾在季前测试表示,第二版本的动力单元将显示真正的实力。但当时新冠肺炎疫情还没有影响到F1,而自那以后引擎研发就受到了冻结,为了节约成本。这意味着除非事关可靠性,否则制造商无法对动力单元进行性能升级。换言之,法拉利要想优化动力单元的性能,只能等到明年。

Mattia Binotto, Team Principal Ferrari, in the Team Principals Press Conference

Mattia Binotto, Team Principal Ferrari, in the Team Principals Press Conference

Photo by: FIA Pool

在历史的重担下“误入歧途”

前两场比赛过后,法拉利仅仅拿到19分,成为2009年以后最糟糕的赛季开局。尽管Motorsport.com理解意大利公司高层并非像一些媒体声称的那样有换帅的打算,而是决心力挺比诺托,但是整个车队不可避免的处于巨大的压力下。

法拉利-舒马赫王朝时期的功勋人物罗斯·布朗表示,意大利车队正面临两大困难:舆论压力和没有速成的解决之道。

曾经两度在马拉内罗工作的梅赛德斯技术总监詹姆斯·埃里森认可自己前领导的观点,认为正是跃马辉煌的历史战绩成为其背负的“重担”。

“从很多方面来说,在法拉利工作是一种纯粹的快乐,”埃里森在周五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到如何看待前东家身处困境时说,“这个国家是如此支持这支车队,这个品牌是如此强盛,法拉利的历史和传承是如此重要,以至于你确实觉得自己是自己重要的一环,这对于那个集体来说是真正的优势。”

“但是,这也可能是他们承担的最大负担,因为与此同时,整个国家对法拉利取得成功是那么的喜爱和愉快,当事情进站不顺的时候,就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这种媒体施加的外部压力之剧烈超过任何其他F1车队。

埃里森在法拉利作为布朗的部下,见证了车队与舒马赫豪夺6个制造商世界冠军和5个车手世界冠军头衔。2003年他又回到马拉内罗,但是当他的妻子在2016赛季初意外去世后,他为了照顾家庭回到英国,随后加入了梅赛德斯。

如今,埃里森成为领队托托·沃尔夫最得力的助手,也是车队技术事务的绝对话事人。在他看来,法拉利为了迅速重获好成绩,不得不以短期目标为重心,从而导致了其“误入歧途”。

英国补充道:“这(压力)在内部施加在每个感觉自己有责任帮助车队重现过去表现的人员身上,并且我认为由于自上而下的领导风格在内部带来了最大的影响力,这种压力比任何其他车队更加夸张。

“这会使车队做出短期决策并可能导致其误入歧途,而不是建立能够年复一年延续的根本性优势。所以,这真的是高低起伏的混合,而归根到底,它的源头还是车队内部和车队外部对法拉利这个品牌能够在赛道上加入巅峰竞争的强烈愿望。”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1000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1000

Photo by: Glenn Dunbar / Motorsport Images

匈牙利大奖赛FP3:博塔斯领先汉密尔顿居首,佩雷兹第三

Previous article

匈牙利大奖赛FP3:博塔斯领先汉密尔顿居首,佩雷兹第三

Next article

匈牙利大奖赛排位赛:汉密尔顿0.1秒击败博塔斯拿下杆位,Racing Point包揽第二排

匈牙利大奖赛排位赛:汉密尔顿0.1秒击败博塔斯拿下杆位,Racing Point包揽第二排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