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如何输掉十年来表现最优异赛季?

shares
comments
法拉利如何输掉十年来表现最优异赛季?
By:
2018年12月30日 下午7:05

法拉利没有赢得世界冠军,可以说是一个全意大利的问题,而且还是在2018赛季赢得六场胜利的情况。这是2008年以后,跃马成绩最好的赛季,但他们又是怎么输掉世界冠军争夺?

2018年的法拉利SF71H赛车,其实具有拿下世界冠军的一切元素:出色的底盘、高效的空气动力学、超越梅赛德斯的动力、两名世界冠军驾驶员。

然而,在太多的周末,例如霍根海姆、亨格罗林、蒙扎、新加坡,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和意大利车队应该赢却没有赢。而那些他们不是获胜热门的周末,也没有像他们的对手刘易斯·汉密尔顿和梅赛德斯那样力挽狂澜。车手的个人失误、车队的决策失误以及领袖人物塞尔吉奥·马奇奥内的突然去世等等,让意大利车队又一次功亏一篑。

维特尔难辞其咎

巴库、保罗·里卡德、霍根海姆,如果维特尔没有在这三场比赛里因为个人驾驶失误而损失大把积分,他原本可以以积分领先进入夏休期。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法拉利车手可能就不会在蒙扎遭遇噩梦,也就没有之后在巨大压力下陷入“墨菲定律”。

维特尔从来不是一个完美的车手,但是他对自己的要求极为严格,可能是对自己批评最多的那个人。他的“走火入魔”以及高压下失误,在过去也曾见到过。这便是他与迈克尔·舒马赫最大的差距。但是,无论怎么说,对于一位拿到过四个世界冠军的车手来说,一年21长比赛中六次明显的驾驶失误,实在太多了。

当然,这可能是身为法拉利车手,必须面对的压力:整个马拉内罗内压力——甚至也许是整个亚平宁半岛的压力——在他的肩上。

很明显,维特尔从来不像费尔南多·阿隆索那般信心爆棚,没有基米·莱科宁的冰冷,缺少汉密尔顿的“正能量”,自然也没有偶像舒马赫的气场。相反,他是一个“乖乖虎”——时而会有脾气——需要保护。但是,霍根海姆撞车退赛后,在他最需要“家长”的时候,马奇奥内因病去世,让法拉利和菲亚特阵脚大乱。虽然在马奇奥内的管理下,没有人完全安全。但面对阿涅利家族和更喜欢莱科宁的新CEO路易斯·卡米莱利,德国人需要重新用表现和成绩来证明自己,何况查尔斯·莱克勒克已经虎视眈眈。

当世界冠军争夺战结束之后,维特尔在圣保罗和阿布扎比显得轻松了许多,而他的发挥也恢复了正常水平。对于犯错太多的事实,他没有寻找任何借口,而且明确表示会在冬天自我反省。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1H, climbs out of his car after crashing out from the lead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1H, climbs out of his car after crashing out from the lead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LAT Images

赛车升级失误

维特尔主动失误太多,而法拉利车队也没有在关键时刻给予足够的支持——保持赛车的绝对竞争力。相反,新加坡、俄罗斯、日本三场比赛,SF71H的升级工作出现严重问题,而且诊断过程迟疑。

虽然在蒙扎输掉了比赛,但SF71H赛车的纯速度在那时对梅赛德斯有优势的。新加坡原本是法拉利一直擅长的赛道。而主场败北后,他们按照计划在新加坡启用了新的底板、尾翼和后悬挂。因为夜赛的复杂环境,三个自由练习阶段,赛车的问题没有显现,但是在排位赛Q3突然爆发,而轮胎的管理问题加剧了问题判断的复杂性。

其实早在巴塞罗那,法拉利已经遇到过类似的问题。当时,正好有季中测试,为此维特尔进行测试,帮助车队很快查明原因并解决。但是,亚洲三场比赛的旅行,显然对查清楚问题没有帮助。直到铃鹿的周五完成两节练习,维特尔和莱科宁收集的数据,与丹尼尔·科维亚特驾驶模拟器得出的校准数据进行对比,才确定了那次升级无效。于是,法拉利在周五晚上连夜给赛车换上在霍根海姆启用的底板和原先的尾翼、后悬挂,经过周六一个小时的练习,SF71H到了排位赛已经恢复了应有的竞争力。然而此时,在可能下雨、可能不下雨的情况下,法拉利的工程师团队做了错误的判断和决定。

就是这三场比赛里,汉密尔顿势不可挡,终于建立了足够稳固的积分优势,奠定了胜局。

政治斗争

只能说,2018年对法拉利来说,可能中了诅咒。塞尔吉奥·马奇奥内无疑是法拉利公司历史上最特殊的主席,作为一个企业家,他的创新思维和魄力拯救了菲亚特以及意大利汽车工业的经济。而在他强硬的手腕下,法拉利车队也确实接近重获F1世界冠军的目标。然而,他在七月底的突然辞世,在马拉内罗和都灵,引发了一场“地震”。

法拉利能在2017和2018年挑战梅赛德斯,技术部门功不可没,特别是今年的赛车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而2016年一场不胜后,马奇奥内对技术部门体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动力工程出身的马蒂亚·比诺托接管了技术部门,而他打破了旧制度,鼓励各个部门的主观能动性,加强内部沟通,使得各部门在整车研发上进度同步。终于,SF71H在很多时候其实已经比梅赛德斯W09更快。

马奇奥内看到了比诺托成为车队领导人的潜质,所以计划用他取代本就不是“他的人”的阿里瓦贝内。后者是阿涅利家族安插的制衡因素,一生与品牌维护打交道。但是,这一步棋,马奇奥内没来得及走完。

阿里瓦贝内明白自己被架空,但碍于马奇奥内的威严,只能按兵不动。而因为有了前主席的力挺,比诺托同样野心勃勃。两个都渴望主导跃马F1项目话语权的人,在马奇奥内离开后,不可避免地展开争夺。而阿里瓦贝内先发制人,在日本利用工程团队犯错的机会,主动走到电视台前表达了他对错误的“不可接受”。

在巴西,阿里瓦贝内在维修区指挥台上发出让维特尔给莱科宁让出位置的指令,随后又感谢了德国人的工程师。全程就像一个精心设计的剧本,他当然算计到了会被官方摄像拍下并在转播信号中播出。虽然法拉利没能阻止梅赛德斯夺冠,但是莱科宁登上了领奖台,而阿里瓦贝内指挥了比诺托的人。

这场内耗对法拉利成绩的下滑到底带来多少影响,无法用数字来衡量。但是显然,如果马奇奥内还在世,2018赛季可能会是另一个结局。

Maurizio Arrivabene, Team Principal, Ferrari, and Mattia Binotto, Ferrari Chief Technical Office

Maurizio Arrivabene, Team Principal, Ferrari, and Mattia Binotto, Ferrari Chief Technical Office

Photo by: Andrew Hone / LAT Images

2019年希望

法拉利整整十年没有赢得过世界冠军,是意大利人的心病。如今的法拉利究竟谁是真正的话事人,可能在短时间内还不会明朗,更多的是阿涅利家族继承人约翰·阿尔坎作为公司主席、卡米莱利作为公司CEO、阿里瓦贝内作为车队领队的共同决策。比诺托依然带领着技术部门,因为阿里瓦贝内自然明白此时车队要想取得成绩,绝不能再失去这样的核心人物。同时,前国际汽联F1安全总监劳伦特·马基斯意大利车队正式出任竞赛总监,至少能够分摊大奖赛周末的现场重任。

法拉利将在2019年拥有新的阵容:维特尔搭档莱克勒克。摩纳哥新秀是马奇奥内生前最后的部署,一方面为了刺激维特尔,试图重新激活良心的竞争因子;另一方面,通过他的经纪人尼古拉斯·托德与国际汽联主席让·托德之间不可避免的关系,来为重要的“2021规则改革”进行盘算。

虽然2018年又一次挑战梅赛德斯的努力以失败高中,但是法拉利也在自我的改革中尝到了甜头。意大利车队是第一支宣布2019款新赛车发布的车队,有理由相信整个马拉内罗已经为新赛季上足了发条。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Photo by: Zak Mauger / LAT Images

Next article
拉塞尔:迈凯伦官宣诺里斯推动威廉姆斯下决心

Previous article

拉塞尔:迈凯伦官宣诺里斯推动威廉姆斯下决心

Next article

布朗对F1改革进程过慢“缺乏耐心”

布朗对F1改革进程过慢“缺乏耐心”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