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es Allen on F1
Topic

James Allen on F1

法拉利如何豪赌一切后输掉新加坡?

shares
法拉利如何豪赌一切后输掉新加坡?
By: James Allen
Translated by: Frankie Mao
2018年9月19日 上午3:56

新加坡大奖赛很可能成为刘易斯·汉密尔顿与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的世界冠军争夺中起到决定性影响的一场比赛,且待James Allen进行分析。

新加坡是继德国、匈牙利和意大利之后,又一场法拉利原本应该赢下却因车手和策略的综合问题而输掉的比赛。如今,天平已经严重向刘易斯·汉密尔顿和梅赛德斯一方倾斜。

请注意间距

F1比赛策略常常就是赛车之间的距离和让己方赛车出站后处于前后宽阔的位置。在很多赛道,根据倍耐力提供的不同配方轮胎,比赛策略相对简单清晰,仅仅就是较快的赛车拉开同中游集团赛车的差距,很大的间隔使他们(领先集团的车手们)进站之后重回赛道时不会损失很多时间。

如今的F1被称为“存在二个级别”,前三名车队的速度遥遥领先中游位置的赛车。而这就成了顶级车队最大的优势。90%的情况下,他们的比赛策略都相对更容易。

但是在街道赛道,有时候要找到间隙并不容易。2018新加坡大奖赛的本质便是各支车丢如何应对领跑者汉密尔顿制造的手风琴效用。他拥有按照他想要的方式来控制比赛节奏的权利。他呵护着起步时所用的Hypersoft轮胎,车速比杆位时间慢了超过10秒,然后突然在第12圈开始加速,防止被对手早进站超越(undercut)。

我们曾在摩纳哥见过这样的战斗。2013年那场著名的尼科·罗斯伯格和汉密尔顿之间的遭遇战记忆犹新。但是在新加坡,让一次进站能够成功,就是要让Hypersoft轮胎坚持15-16圈,然后换上Soft轮胎跑到比赛结束。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9 EQ Power+, leads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1H,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4, and the rest of the fiel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9 EQ Power+, leads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1H,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4, and the rest of the field

Photo by: Steven Tee / LAT Images

跟随在汉密尔顿身后的每个人都清楚地知道。要想做出“undercut”,需要与前车保持在三秒的距离之内,但是也取决于接下来要换上的轮胎。

在新加坡,Soft轮胎的比赛速度相比其他较软的两款配方,是慢的。但是,要想早进站超车,Soft轮胎在出场圈存在升温的问题。这个战术要想获得成功,必须在出站后轮胎立即进入工作状态。Soft轮胎在出场圈至少比Ultrasoft轮胎慢二秒……

埃斯特班·奥康撞墙之后,就在安全车出动之前的几毫秒,一路追随着马克斯·维斯塔潘的维特尔超车成功。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在赛事总监正准备摁下“安全车出动”按钮前的千钧一发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超越。上升到第二位后,他考虑用“undercut战术”来进攻汉密尔顿。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4, battles with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1H,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4, battles with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1H,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Photo by: Sam Bloxham / LAT Images

法拉利高风险策略

汉密尔顿“弹着手风琴”,在前几圈一直以1分47秒的速度前进直到第11圈,然后突然加速并在两圈内对维特尔建立了2.2秒的距离。对于跟随前车时轮胎消耗太厉害的后车来说,汉密尔顿还有更多的速度没有激发,所以法拉利不得不做出应对,即使当时还没有对后方的塞尔吉奥·佩雷兹的印度力量赛车拥有足够的距离。

丹尼尔·里卡多和佩雷兹之间有较为保险的五秒差距,而且快速拉开。但是,法拉利知道他们必须尝试让维特尔进站并换上Ultrasoft轮胎以便攻击佩雷兹,希望他可以尽快超越墨西哥人。这样当汉密尔顿在下一圈做出反应进站,他出站后会落到维特尔身后。而提前1-2圈进站并换上Soft轮胎则在这场游戏中没有赢面。

对法拉利来说,这是一次高风险的策略,因为如果维特尔不能超越佩雷兹,那么他会有被马克斯·维斯塔潘抢走第二名的危险。而那个晚上的墨西哥人脾气有些火爆,在比赛初撞了队友,又在后来撞了谢尔盖·希洛钦。结果,佩雷兹挡了维特尔两圈,让他在年度积分榜上多损失三分。

不仅如此,法拉利还把赌注押在使用Ultrasoft轮胎在出场圈可以更快地升温,否则轮胎表现力在此后比赛中下降的风险就会让弊大于利。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4, rejoins ahead of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1H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4, rejoins ahead of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1H

Photo by: Mark Sutton / Sutton Images

事后很容易去批评法拉利在新加坡的策略,但是在维修区工作墙上,你必须在白热化时做出决定。他们并没有其他选择,而他们明白自己在这场世界冠军争夺中逐渐无法跟上梅赛德斯的步伐。

如果等得更久,汉密尔顿的进站就更无压力,从而失去尝试以“undercut战术”早进站来超越的机会。而且,维特尔若晚几圈进站,同样可能被维斯塔潘先进站后超越。

法拉利面对的危险是精神上输掉世界冠军,每位车队成员都明白,去年重整旗鼓并成功打造出具有统治级实力的赛车后,他们原本应该赢下比赛。反之,就给车手、领导层和旁观者留下问好。

因此,法拉利愿意在新加坡铤而走险,试图赢下比赛。

Fernando Alonso, McLaren MCL33, leads Carlos Sainz Jr., Renault Sport F1 Team R.S. 18, Nico Hulkenberg, Renault Sport F1 Team R.S. 18, Charles Leclerc, Sauber C37, and Marcus Ericsson, Sauber C37

Fernando Alonso, McLaren MCL33, leads Carlos Sainz Jr., Renault Sport F1 Team R.S. 18, Nico Hulkenberg, Renault Sport F1 Team R.S. 18, Charles Leclerc, Sauber C37, and Marcus Ericsson, Sauber C37

Photo by: Andy Hone / LAT Images

阿隆索在中游集团脱颖而出

中游集团中有一名2014年离开马拉内罗的车手——费尔南多·阿隆索。当时他相信意大利车队能够扭转乾坤。

阿隆索用更耐用的Ultrasoft轮胎起步,而迈凯伦为他制定的策略与法拉利在维特尔身上的恰恰相反,而且得到了最好的结果。他成功将手风琴效应和他身前用Hypersoft轮胎起步的赛车不得不早进站起步转化为自己的优势。他的西班牙同胞卡洛斯·塞恩斯依样画葫芦,并且仅仅尾随之。

Sergey Sirotkin, Williams FW41, leads Romain Grosjean, Haas F1 Team VF-18, Pierre Gasly, Scuderia Toro Rosso STR13, and Brendon Hartley, Toro Rosso STR13

Sergey Sirotkin, Williams FW41, leads Romain Grosjean, Haas F1 Team VF-18, Pierre Gasly, Scuderia Toro Rosso STR13, and Brendon Hartley, Toro Rosso STR13

Photo by: Glenn Dunbar / LAT Images

排位赛更快的佩雷兹和罗曼·格罗斯让都被挡在斯洛钦的威廉姆斯赛车后面。俄罗斯人在第三圈安全车带领下进站,为了除去卡在鼻翼上的奥康赛车上脱落的托盘物。顽强的希洛钦奋力阻挡对手,帮助阿隆索和塞恩斯获得了进站所需的差距,就此拿到了第七、八名。

索伯车手查尔斯·莱克勒克同样凭借这一策略拿到了积分,尽管为了让这个策略奏效,他对红牛二队的皮埃尔·加斯利发动了一次精妙的超车。摩纳哥人与阿隆索一同在第38圈进站,以第九名完赛。这是他在参加的15场F1大奖赛中,第六次获得积分。

Kevin Magnussen, Haas F1 Team VF-18, in the pits

Kevin Magnussen, Haas F1 Team VF-18, in the pits

Photo by: Andy Hone / LAT Images

还有一些其他值得关注的事情:马格努森用对了轮胎,但并没有效仿阿隆索、塞恩斯和莱克勒克,他用Ultrasoft轮胎起步,但在陷于一堆赛车中时提早进站,而哈斯的比赛过程与其他三队大相径庭,并且在本场比赛中显然并不正确。

与此同时,红牛二队选择让两辆赛车用Hypersfot轮胎发车。他们相信这能实现激进的“undercut”战术或设法延长Hypersoft轮胎使用的时间,但是同样有误。挡大多数前十名开外起步的车队都相信这是应该用Ultrasoft轮胎起步的比赛,红牛二队笃信Hypersoft轮胎显得奇怪,而且当然没有效果。

UBS比赛策略报告由James Allen撰写,并获得各位F1车队策略师和倍耐力的信息和数据支持

比赛进程图表

Race history

Race history

Photo by: James Allen

本图表又Williams Martini Racing友情提供

 

轮胎使用图表

Tyre history

Tyre history

Photo by: James Allen

Next F1 article
奥康:佩雷兹已道歉,但此事还没完

Previous article

奥康:佩雷兹已道歉,但此事还没完

Next article

纽维:维特尔“实在太难”逆转夺冠

纽维:维特尔“实在太难”逆转夺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