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在斯帕的胜利为何如此惊险

shares
comments
法拉利在斯帕的胜利为何如此惊险
By:
2019年9月2日 下午1:20

法拉利终于在比利时大奖赛中收获了自去年美国大奖赛后的第一场胜利,但是原本看似稳操胜券的意大利车队,险些又一次让煮熟的鸭子飞走。

过一过二不过三。查尔斯·莱科勒克在他的第三个获得F1首胜的机会面前,终于把握住了。但是相比在周五和周六的每个阶段包揽时间榜前二名,第一和第四的结果多多少少有一些退步。而且比赛里,法拉利不得不区分莱科勒克和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的策略,并且牺牲了后者,对抗比赛里速度更快的梅赛德斯。

法拉利没有在斯帕启用引擎升级,但是其直线速度已经足够快。维特尔在踉跄的起步后,立即在Kemmel直道上反超刘易斯·汉密尔顿,拿回第二的位置,就是最好的证据。

然而,周五第二节练习后,意大利车队对赛车的长距离速度有些顾虑,因此小幅修改了调校。比赛过程证明了法拉利并非杞人忧天,梅赛德斯至始至终都能在第二计时段追回在两条直路上的损失。

而且与周五下午的练习里表现出的一样,维特尔对赛车的感觉,明显不如莱科勒克。当摩纳哥人在开局的安全车时段后,拉开两秒多的差距时,他从第九圈起就开始接受汉密尔顿施加的压力。英国人可以很清楚地观察到,身前的红色赛车很吃力,并且告诉车队,他觉得有机会直接超过去。

 法拉利让维特尔一直留在赛道上,直到第15圈结束进站。那是摩纳哥人领先优势为4.9秒。之后的四圈里,汉密尔顿都比莱科勒克略快一点。法拉利领队马蒂亚·比诺托赛后表示,车队当然希望维特尔坚持得越久愈好,但是必须向梅赛德斯“正在做的事情”做出反应。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Photo by: Erik Junius

第20圈,汉密尔顿的单圈时间比莱科勒克慢了0.05秒。法拉利立即在下一圈把自己的车手召回。那段时间里,维特尔每一圈都能跑在1分47秒,顺理成章地削减了时间后,所以抢到了队友的身前。

汉密尔顿在一圈后也进站,接着是他的队友瓦尔特利·博塔斯。这时,维特尔的速度开始下降,只见莱科勒克轻松地把五秒的劣势蚕食掉。法拉利毫不犹豫地告诉维特尔,要让他的队友通过。德国人照做了。

”当我出站落在塞巴斯蒂安之后时,首先我无法完全相信轮胎衰退的程度只有那么一点、我可以去追他,”莱科勒克在赛后表示,“但是2-3圈之后,我认为有很大的速度差异,那是我觉得没有问题了,我们不会双双损失时间,而且也确实如此。”

比起赛季初法拉利坚持优先照顾维特尔,以及在前几场比赛里调换位置时的犹豫不决,这一次他们非常果断。比诺托说道:“他们的策略不同,起先我们以为我们会损失时间,而那对车队肯定不是好事。”

转播信号给出了法拉利工程师告诉莱科勒克,维特尔会给他让道。摩纳哥人在赛后车队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维特尔因为赶飞机而没有出席:“像那样争夺位置时没有意义的,只会损失时间。我们知道刘易斯会追上来,所以我在赛车里确信车队会有行动。”

维特尔以为自己会很快进站,但是工程师告诉他汉密尔顿是标准的一停。英国人很快就迫近了靠后的法拉利赛车,而且进入了DRS攻击区域。法拉利已经预见了对手在后半程的强大表现,所以实际用维特尔来尽可能拖延卫冕冠军的脚步。这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至少阻挡了英国人一秒左右。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lead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lead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Photo by: Jerry Andre / Sutton Images

汉密尔顿在最终超越维特尔后,猛追领先自己7秒左右的莱科勒克。最后十圈里,44号赛车每一圈更快,并在最后一圈开始时已经可以使用DRS发起攻击。但是碰巧,阿尔法·罗密欧的安东尼奥·吉奥维纳兹在11号弯撞墙,导致第二计时段呈现黄旗状态。这给了摩纳哥人一定的喘息,而通过这个路段后,汉密尔顿已经来不及。最后,两辆赛车以0.981秒之差,先后冲线。

“最后时刻,我一直在后视镜里看,每圈我的工程师都在告诉我与刘易斯的差距,”莱科勒克说,“他非常、非常快。我对赛车感觉相当好,但是用中性胎的时候有一点挣扎。”

“我就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在最后时刻尽可能地跑快。但是真的非常接近。但是我认为如果再多一圈,可能就很难挡住刘易斯。”

维特尔第一次进站后,汉密尔顿一度对梅赛德斯没有很快让自己进站感到困惑。可以理解的是,德国车队看到了最后时刻向莱科勒克发起致命一击的可能性,所以希望给自己的王牌车手在最后几圈里尽可能有利的轮胎。

“策略上我认为原本可能稍稍好一点”,汉密尔顿在赛后前三名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但是他承认莱科勒克的胜利实至名归。

“我很明显试着跟紧他,但是他在用软胎的时候非常强,而我认为我们就是在外面留得太久了,因为等他进站以及下一圈的时候,差距已经两倍那么大了。”

“我需要再追上去,但也被挡在Seb后面。但是最终,他做得超级棒,所以即使今天我们用不同的策略,我认为要击败他还是会很难。最终他配得上这场胜利,而且他做到了。”

梅赛德斯领队托托·沃尔夫在赛后承认,可能略提前一点汉密尔顿的进站时间,会增加他在最后时刻攻击法拉利的成功率。

“如果说我们的比赛原本可以跑得更好的话,那么就是可能我们应该早1-2圈进站,但是只有在比赛结束后超级睿智,才能说本来应该如何,”奥地利人表示。

“可能进站应该更快一点,那么可能最后两圈就有机会攻击他(莱科勒克)了。但是有太多的‘如果’,而我必须说的是,我总体上对第二、三名感到满意。我们接受这个结果。”

无论如何,即便维特尔可能无法高兴起来,但这是法拉利在2019赛季的第一场胜利。在度过了令人失望的六个月之后,跃马总算有所收获。虽然过程也看似跌跌撞撞,但至少为本周末蒙扎的主场比赛,打了“鸡血”,而且届时他们将启用引擎升级。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1st position, Mattia Binotto, Team Principal Ferrari, Laurent Mekies, Sporting Director, Ferrari, and the Ferrari team celebrate victory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1st position, Mattia Binotto, Team Principal Ferrari, Laurent Mekies, Sporting Director, Ferrari, and the Ferrari team celebrate victory

Photo by: Simon Galloway / Sutton Images

Next article
莱科勒克为能把F1首胜献给休伯特感到高兴

Previous article

莱科勒克为能把F1首胜献给休伯特感到高兴

Next article

汉密尔顿期待莱科勒克会有“很多好的表现”

汉密尔顿期待莱科勒克会有“很多好的表现”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Event 比利时大奖赛
Sub-event Race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