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何以在摩纳哥排位赛犯下低级错误?

shares
comments
法拉利何以在摩纳哥排位赛犯下低级错误?
By:
2019年5月25日 下午9:37

梅赛德斯包揽摩纳哥大奖赛第一排发车位并不让人意外,但是法拉利犯下低级失误导致查尔斯·莱克勒克在主场的排位赛里第一阶段就被淘汰,着实叫人大跌眼镜。

法拉利显然不是第一次在排位赛里犯下低级错误,让他们的当家车手早早出局。车队领队马蒂亚·比诺托承认他的团队“犯了错误”:“判断出现失误,错误地计算了所谓的‘截止时间’。”

任何排位赛中,所有车队都会根据赛道上的实时情况,即所有车手在每个计时段的实时时间,计算出一个自认为可以保证过关的时间和其他赛车可能达到的最快时间。如果自己车手的时间相比保底时间绰绰有余,那么无需在最后时间再次出场,否则就要再冲一圈,除非甘愿冒险。

虽然莱克勒克在第三节自由练习里做出了全场最快单圈时间,但是在排位赛Q1开始后,因为种种原因而没有立即做出一个足够有底气的时间。他的第一圈时间为1分12.825秒,经过一个冷却圈后,用同一套轮胎提高到1分12.149秒,然后又慢跑一圈,但第三次快跑只做出1分12.454秒。虽然他没有提高个人时间,但还是回到了车房。

但是最后阶段,处于淘汰边缘的中游车队车手纷纷出场做。莱克勒克从第六的位置上不断下滑,最后成了坐以待毙的典型例子,而他一共被十名车手超过。

比诺托表示犯错是“赛道进化”和“预留余地不足”两个原因造成的。如果说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Q1两次蹭墙之后,他在最后一个不容有失的计时圈里用一套新轮胎提高了将近一秒并成为全场最快属于正常,那么莱克勒克第二圈比第一圈提高0.8秒,本身对法拉利就应该是一个强烈的警告。很明显,在摩纳哥这样的赛道上,交通状况和赛道进化的影响巨大。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Photo by: Andy Hone / LAT Images

综合来看,迈凯伦和Racing Point赛车本周末的状态显然不如其他中游车队。然而,相比Racing Point两位车手不出意外地没能在最后一圈威胁到摩纳哥人,迈凯伦的两位车手的进步达到0.3-0.4秒;状态更好的凯文·马格努森原本就已经排在莱克勒克之前,而罗曼·格罗斯让提高了0.7秒之多;丹尼尔·科维亚特进步了0.5秒,一举上升到第五,尽管阿尔本只进步了0.1秒;尼科·霍肯伯格同样改进了0.1秒,而里卡多在倒数第二个计时圈不佳的情况下提高了0.9秒;当基米·莱科宁提高了0.6秒时,他的阿尔法·罗密欧队友安东尼奥·吉奥维纳兹也有0.8秒之多,甚至超过了芬兰人。

事实上,从最终Q1里最快的维特尔到第十七名的佩雷兹——斯特罗尔落后队友太多——差距为0.8秒。按照最后时刻的进步幅度来看,小小的提高都可能提高2-3个名次,而大幅度的改进则排名攀升更多。但是就像比诺托说的,法拉利“可能因为在摩纳哥的驾驶信心,预留余地方面没有考虑到足够多的车手”。换言之,法拉利低估了中游车队的进步水平!

维特尔因为自我发挥欠佳而必须“背水一战”,不得不额外使用一套轮胎时。但是,法拉利对莱克勒克则主动冒险以便节省一套轮胎,“为了在Q3里挑战梅赛德斯”,或者说对抗红牛。然而,在赛道位置最为关键的蒙特卡洛街道上,本就应该采取保守的策略——或者说简单粗暴,哪怕车队需要在积分上追赶梅赛德斯。

本周末之前,法拉利多次在维特尔和莱克勒克的优先问题上犹豫不决,而比诺托再三坚持表示车队会力挺德国人,因为他作为四届世界冠军拥有经验。然而,当德国人在周六练习里撞墙、Q1中又蹭墙之后,不禁让人好奇车队是否把排位赛的重心转向莱克勒克,毕竟他主场比赛。但是反过来,法拉利是否又因为竭力要保证维特尔免遭提前出局的尴尬,而怠慢了被寄予厚望的莱克勒克?

“我们有两套完整的班子,一名车手一套班子。我们没有任何取舍。两名车手的零界点是相同的,”比诺托表示,“一方面,我们有出场的必要。查尔斯在驾驶舱里询问‘我要出去吗?我认为差距有点太小了,我们可能有风险。’我们回到说‘不,我们已经有了数据,我们相信足够好了。’结果不是。”

维特尔虽然惊险地迈过了第一关,而且恰好是他最后一个冲线后把莱克勒克淘汰出局。但在Q3里,他哪怕相比马克斯·维斯塔潘也落后了0.3秒。相反,莱克勒克是整个周末迄今唯一在时间榜上超越过两位梅赛德斯车手的人,却无用武之地。

A truck returns the crashed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back to the pit lane after FP3

A truck returns the crashed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back to the pit lane after FP3

Photo by: Andy Hone / LAT Images

本赛季在比诺托的手下,原本负责赛道运作的高级工程总监乔克·科里尔出任了莱克勒克的比赛工程师。英国人之前的工作由前FIA F1竞技总监劳伦特·玛吉斯接替,而车队的比赛策略仍有Inaki Rueda主导。

原本法拉利在周六不安排比诺托接受采访,但临时进行了“危机公关”。对于刚刚犯下的低级错误,比诺托坚称他的团队不需要进行调整,但是也承认当前的临场作战系统必须进步。

“我认为我们有合适的人员和合适的步骤,但是我们需要改进我们的方式,”意大利人说,“今天也是一个机会,让我们重新审视我们做过什么以及将来如何改变。我们在接下来几场比赛里无疑需要解决一些事情。”

本赛季开始至今,比诺托指挥下的法拉利在季前测试表现良好的情况下,作为赛季初的夺冠热门,却没能取得任何胜利,反而被梅赛德斯独领风骚。就在周五时,在马拉内罗工作了二十多年的比诺托解释称现在的法拉利F1车队团队里因为多个岗位人员调动,所以是“年轻的团队”。那么问题是,作为车队的主管,他是否应该在临场指挥中成为最后话事人?

“这是我们现在所用的方式,”比诺托回答说,“有人负责决定临界点是多少,也有人负责是否驳回这个临界点——以及最终所有的决定。一方面,我们在预留余地方面出现了错误的判断,但我们没有否定。”

“我们原本应该否决,但是没有那么做。当你有方法和模拟的时候,你应该相信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我们完全清楚差距可能会非常小,但是我们的计算方法显示那已经足够好了。我们承担了风险——太多的风险,但在这个情况下并不值得。这是一次误判。而这个误判是一次失误。”

当前的两个锦标赛积分榜上,法拉利落后梅赛德斯96分,而维特尔被汉密尔顿甩开46分。这个差距很有可能在本周末之后进一步扩大,而赛季只进行了六场比赛。对于年轻的法拉利来说,如果不及时止跌,恐怕连第二名也难保。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after being knocked out in Q1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after being knocked out in Q1

Photo by: Mark Sutton / Sutton Images

Next article
摩纳哥大奖赛排位赛:汉密尔顿力压博塔斯摘杆位,莱克勒克Q1出局

Previous article

摩纳哥大奖赛排位赛:汉密尔顿力压博塔斯摘杆位,莱克勒克Q1出局

Next article

摩纳哥大奖赛:汉密尔顿力压维斯塔潘胜出,莱克勒克遭遇主场退赛

摩纳哥大奖赛:汉密尔顿力压维斯塔潘胜出,莱克勒克遭遇主场退赛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Event Monaco GP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