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奖赛考虑对赛道布局做重大调整

shares
comments
法国大奖赛考虑对赛道布局做重大调整
By:
2019年12月4日 下午1:05

Motorsport.com获悉,法国大奖赛的组织方正在考虑对保罗·里卡德赛道的布局进行重大修改,以使其更适合举办F1比赛。

在今年早些时候经历了一系列精彩程度欠佳的比赛后,有消息称保罗·里卡德赛道的负责人已经与国际汽联和FOM进行了讨论,以找到使赛道更适合超车的方法。

讨论的重点围绕着有助于增进超车的三个关键变化,其中包括对Mistral直道的减速弯重新设计,以令其更加紧凑;在Signes弯前新增第三个额外的DRS区域,以及在赛道的第一段再增一段新布局。

如今,担任法国大奖赛战略顾问的前迈凯伦车队总监埃里克·布利耶表示,早在今年七月,他便开始与国际汽联F1赛事总监迈克尔·马西展开洽谈,随后又与FOM就关于如何推进此事进行了沟通。

布利耶在接受Motorsport.com独家采访时谈到了他的计划,他表示:“我问了我们需要做什么?他们给了我一个全新的赛道布局,那完全不是保罗·里卡德的风格。那是一条崭新的赛道,所以截然不同!但那是我提出请求目的的一部分,去探究能做些什么。”

 “所以目前的阶段是,我来告诉他们哪些想法是好的并且我也同意。我们正在努力,看看能做些什么。”

对布利耶来说,潜在的关注焦点在于赛道的开放区域,目前赛道中速的规格并不适合让赛车互相跟随。

 “根据我从FOM看到的结果,赛道的第一部分将采纳我的建议。所以不需要重新设计一切。我们会保留减速弯,会保留Signes和Beausset弯,因为它们是标志性的弯角。”

“但是也许我们可以改变第一个弯到第四个弯的路段,让它们的速度更快,需要更大的刹车。然后设置两条大直道,应该会让车队为赛车调整到较小的下压力设定。”

虽然有人建议取缔后直道的减速弯可以令赛道得到改进,但布耶利透露目前尚未考虑这一选项。

“每个人都说,把这个减速弯拿掉,画一条直线,就能解决你的问题,”他表示,“是的,但这给我带来了更多的问题,因为我在那里有1万个看台座位。显然,大奖赛赞助商的主要收入来源是票房。”

“那么,我要把这一万名观众放在哪里呢?此外,所有的超车动作都发生在那里。”

然而布利耶也曾表示,减速弯可以变得更为紧凑。这将有助于制造一个更为急剧的刹车区域。

“我们可以稍微改变配置,使刹车更加困难,将第二部分再延长20米,如果我们有第三个DRS区域。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的超车。”他表示。

同时布利耶表示,目前还没有最终决定要做什么,并且成本也需要被考虑在内。

“我还不知道,”当被问及此事何时能敲定说,布利耶表示,“我们必须做出决定,明确谁来为此买单。”

保罗·里卡德也正在筹划为2020年引入一场集聚人气的垫赛,其中将包括带有历史性的节日元素,为车迷打造一个古德伍德风格的开放式围场。

布利耶补充道:“我们已经决定引入超过30辆赛车,和FOM共同来推进这项活动,并将举办赛道秀等大量的赛道活动来令粉丝们满意。”

 “因为明年将是F1的70周年纪念,所以我想带一些老爷赛车,开一个古德伍德式的开放式围场,让车迷们可以触摸赛车,和车主们交谈。到处都有这些围起来的围场不是好事——能将它们开放再好不过了。”

翻译/小飞侠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leads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W10,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and the rest of the field on the formation lap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leads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W10,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and the rest of the field on the formation lap

Photo by: Joe Portlock / Motorsport Images

Next article
阿布扎比测试首日:博塔斯最快,莱科宁遇引擎故障

Previous article

阿布扎比测试首日:博塔斯最快,莱科宁遇引擎故障

Next article

阿布扎比测试次日:拉塞尔第一,莱克勒克撞墙

阿布扎比测试次日:拉塞尔第一,莱克勒克撞墙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Author Jonathan No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