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闹剧,法拉利能在索契收获前二名?

shares
comments
没有闹剧,法拉利能在索契收获前二名?
By:
2019年9月30日 上午7:57

法拉利的内耗成为了俄罗斯大奖赛后最大的话题,但是如果没有这出闹剧,跃马真的能在索契实现四连胜并包揽前二名?

所有的一切都始于起跑后,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二号弯潜入内线并超过查尔斯·莱科勒克。当时摩纳哥人留出足够大的空间,没有一丝的关门动作,已经让人觉得奇怪。

这个疑问很快就得到解答,原来法拉利事先制订了计划:如果维特尔超过汉密尔顿,就去利用队友的滑流先往前走,避免梅赛德斯车手得到滑流后进行超车。可以猜到的是,在意大利车队设想的理想情况下,莱科勒克会牢牢跟在维特尔身后,而德国人会按照约定把领先位置交还给队友。

赛前约定了什么?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莱科勒克起先还能跟得比较近,但是当DRS可以启用时,他却不能继续追近,反倒是维特尔不断跑出当时的全场最快单圈。以至于等车队告诉他需要把位置让出时,摩纳哥人落后了一秒多。此时如果维特尔放慢车速,的确可以让队友通过,但是汉密尔顿也会追到咫尺之遥的地方。梅赛德斯使用的是中性胎起步,与法拉利相反的策略,必然威胁到了意大利人梦寐以求的前二名结果。

维特尔与莱科勒克的无线电通讯异常忙碌。面对这个自讨苦吃的尴尬处境,法拉利只能另想办法,但是首先要保证进站后两辆赛车不会失去第一、第二的位置。

赛后,法拉利领队马蒂亚·比诺托对事先的作战计划和约定做了详细的解释。他说道:“很明显,回顾过去在俄罗斯的比赛,我们知道第一圈占据领先位置很重要,因为通常如果你第一个发车,你可以第一个完赛。”

“作为一个整体,胜利是关键,所以我们决定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在第一圈占据第一和第二,因为占据第一和第二能让我们取得某种控制权,管理速度,管理位置,事情就是这样。”

“我们当时处于第一和第二,实际上控制着比赛,如果没有可靠性问题,我们本来应该在进站后维持这两个位置。超车非常困难,正如我们在比赛最后看到莱科勒克那样,我相当确信他的速度比博塔斯更好,但是超车真的非常困难。”

“占据第一和第二是核心目标。当你在第一和第三发车的时候,如何才能做到:既要守住第一,又要上升到第二?我们都同意,最好的办法是一开始就不能给汉密尔顿任何滑流,不然就会给他优势,或者至少是超车的可能性。所以查尔斯给Seb滑流,这是我们讨论后一致同意的。给Seb滑流,同时不防守位置,会给他优势,我们会在后面的比赛里调换赛车的顺序。这是当时的约定。”

“现实中发生的事情,正如解释的那样,两名车手的发车都很好,起跑非常相似。他们用的是软胎,所以得到很好的速度。查尔斯占据左边,塞巴斯蒂安很快就超过了汉密尔顿,然后就用到了查尔斯的滑流。”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leads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leads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Photo by: Glenn Dunbar / LAT Images

没人不遵守约定?

自从加拿大大奖赛后,莱科勒克在排位赛里对维特尔保持全胜,展现出惊人的单圈速度。尽管如此,维特尔在比赛速度方面并不逊色于年轻的队友。他在新加坡的胜利,虽然一定程度上是“undercut”策略超额达成目标,但证明了他在对赛车有信心的情况下,一如既往出色的比赛速度和战术执行能力。

就上周日比赛的前十多圈来看,维特尔对赛车的感觉十分理想,而且在领跑时进入了他最擅长的节奏——这是他与红牛四夺世界冠军时的看家本领。可以试想,如果没有事前的约定,法拉利专注于领先的赛车,德国人的获胜希望肯定非常大。

“最终,两位车手在驾驶赛车时有不同的观点,但这是我们会与他们讨论的事情,”比诺托说道,“我们起初要Seb交还位置,但是公平地说,当时查尔斯可能跟得不够近,那么做会让我们在赛道上损失一些时间。之后,Seb速度相当快,已经对查尔斯占据了赛道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当比诺托被问到是否有车手没有遵守赛前的约定时,他简单地回答说:“不。不。”

莱科勒克也坦言他无法接近维特尔。“有那么2-3圈,我认为相当接近,我试着往前跑,尽可能接近,但之后就很难跟在他们后面,特别是在第一和第二计时段。然后,我就往后掉了。”

索契向来不容易跟车,更别提超车。如果追得过猛还无法超越,无疑是白白消耗轮胎,还会磨损刹车,给汉密尔顿留下机会。所以,摩纳哥人稍稍退后是明智的。

法拉利有没有刻意帮助莱科勒克达成undercut,只有比诺托自己清楚。而他解释说:“我知道我们可以晚一点再来调换顺序。但undercut并不是为了把位置还给查尔斯,让他先进站是因为他的轮胎耗尽了——左后轮胎开始出现用尽,所以是让他进站的时刻。同时,我们认为如果让两辆赛车一起进站,有安全车的话就会很不利,会把领先位置交给汉密尔顿。”

“我们让Seb尽可能多跑几圈,就是为了防止安全车在那段时间里出现。然后Seb的轮胎也开始耗尽,他要求进站,那也是正确的时机。当他进站时,查尔斯实际上领先了。Seb虽然落后了,但是比赛还没有结束,原本有充足的机会来决定怎么做才是最好。”

汉密尔顿威胁真实存在?

如果不是维特尔因MGU-K故障退赛,法拉利果真能够防住汉密尔顿的潜在威胁吗?

莱科勒克进站前,汉密尔顿的差距从最大时的3.3秒减小到2.5秒。不过,英国人用的是中性胎,必然不会紧随着摩纳哥人进站。而第27圈结束时,还没进站的梅赛德斯车手对莱科勒克的时间优势仅为18.943秒,而一次标准进站需要耗去至少29秒。就算他在虚拟安全车下进站时,还是只领先24.930秒。如果不是法拉利车手必须减速40%,他必然会在英国人驶出维修区时依旧跑在前方,只是有多远的问题。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2nd position,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1st position, in Parc Ferme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2nd position,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1st position, in Parc Ferme

Photo by: Glenn Dunbar / LAT Images

梅赛德斯领队托托·沃尔夫被问到正常比赛的话,车队有无获胜的可能时说,“我认为我们在比赛初的速度挺好,刘易斯能够尾随查尔斯。两辆法拉利赛车追逐得很厉害。而我们会在最后25圈里用软胎,那就会是软胎对抗中性胎。现实一点的话,你必须说,这可能足够贴近到半个车身的位置,就像前几场比赛一样。但是还不够(超车)。”

“我认为法拉利今天是有优势的。莱科勒克在10-15圈的时间里,在瓦尔特利身后追得很凶,直到他尝试去做最快单圈。刘易斯当时在前方管理着轮胎。所以我认为,如果以乐观的方式来看,我们在速度上势均力敌。但是按照我看到还有半个杯子空着的习惯,可能他们是排位赛和比赛里最快的赛车。”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而且还是维特尔遭遇可靠性故障。这对法拉利来说,是一次双重打击,因为虚拟安全车成为了汉密尔顿和梅赛德斯的天赐良机。

此后,莱科勒克在乔治·拉塞尔退赛引发的真实安全车时段换上软胎,其实第二名或第三名对他和法拉利而言,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超车就是那么的困难。虽然他能在第三计时段利用直道优势追近瓦尔特利·博塔斯,但是后者在进入第一计时段后,就能依靠梅赛德斯赛车在弯中的强势,再次稍稍跑远。所以最后的二十圈里,只是一场没有结果的追逐,除非芬兰人出现失误。

不过,如果维特尔没有退赛,他还能在后半段去寻找超越队友的机会吗?比诺托简单地回答说:“我认为是的。”

损害造成

终究,如果维特尔真的在比赛初大幅度放慢车速,让莱科勒克超过自己,是否会让汉密尔顿有机可趁,已经无法知道。只能说,相比赛季初法拉利在调换两辆赛车顺序时犹豫不决,丧失的是领奖台的机会,而这一次可是直接丢掉了可能到手的第一、二名……

夏休期后的法拉利赛车速度强劲,但是现在马拉内罗最大的问题已经不是赛车的性能,也不是机械的可靠性,而是维特尔和莱科勒克两人的竞争关系如何协调。

赛季开始前,比诺托承诺了维特尔的核心地位,同时也确实给到了他优先的待遇。当时莱科勒克初来乍到,还没有产生问题,但是随着摩纳哥人状态直线飙升,特别是在斯帕和蒙扎的获胜,让车队再也无法选择行忽视。而维特尔在新加坡后方才看到希望之光,又随着队友在索契达成“四连杆”,再次被打回阴影里。

可以理解的是,两位车手之间本身没有矛盾,更多的是都对车队的处理方式存在不同意见。而且,莱科勒克表示他还是能信任维特尔。但是最直接的问题是,比诺托还相信这位四届世界冠军吗?还有他的两位老板——法拉利CEO路易斯·卡米莱利和现任主席约翰·阿尔坎——又会对明年合约即将到期的德国人有什么看法?

Fred Judd, Chief Engineer Trackside, Mercedes AMG F1,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2nd position,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1st position, and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3rd position, on the podium

Fred Judd, Chief Engineer Trackside, Mercedes AMG F1,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2nd position,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1st position, and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3rd position, on the podium

Photo by: Glenn Dunbar / LAT Images

Next article
俄罗斯大奖赛:法拉利内耗成就汉密尔顿反败为胜

Previous article

俄罗斯大奖赛:法拉利内耗成就汉密尔顿反败为胜

Next article

沃尔夫能体会比诺托管理“残局”之困难

沃尔夫能体会比诺托管理“残局”之困难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Event 俄罗斯大奖赛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