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F1必须在巴库“无聊”比赛后寻求答案

梅赛德斯车队老板托托·沃尔夫表示,F1需要将注意力从调整赛制转向做出改进使赛事不再枯燥。

Jonathan Noble
Jonathan Noble
Upd: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23,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9, prepare to lead the field away for the start

Photo by: Andrew Ferraro / Motorsport Images

阿塞拜疆大奖赛期间,新的冲刺赛时间表以及这是否将注意力从周日正赛移开的辩论成为了主要话题。然而,本场大奖赛本身缺乏超车凸显了这一代赛车没有呈现2022年新规则引入后期待的那种盛大场面。

沃尔夫相信巴库缺乏精彩场面,足以让F1和车队考虑研究当前规则中哪些因素没有起作用。

“今天的比赛不令人兴奋,”沃尔夫在巴库赛后说道。“即便是有很大的速度差,也没有超车。这使比赛并不精彩。我们要分析这个冲刺赛赛制的周末,吸收其中的积极意义,但归根到底要看竞赛。”

“比赛需要强硬的较量,我认为昨天(冲刺赛)的亮点是乔治(拉塞尔)和马斯克(维斯塔潘)进行缠斗。今天没有这种场面。即便你在0.2秒以内,在这里也很难超越,几乎不可能超车,除非有车手犯错。我们需要认真审视,来看看如何才可以避免无聊的比赛。”

Toto Wolff, Team Principal and CEO, Mercedes-AMG

Toto Wolff, Team Principal and CEO, Mercedes-AMG

Photo by: Simon Galloway / Motorsport Images

尽管沃尔夫认为国际汽联缩短DRS区域的决定对增加超车难度只有很小的影响时,车手们的共识是2023年的赛车比起去年更难跟随前车。

阿塞拜疆大奖赛获胜者塞尔吉奥·佩雷兹说道:“我认为这些赛车产生的下压力多了一点,由于多产生了那点下压力,后面的赛车要跟随就更挣扎了一点。”

“在我看来,缩短DRS并不是正确的事情,因为现在已经比去年更难超车了,所以我们应该再重新审视下。”

但是,尽管新时代的赛车没有完全兑现F1和FIA推进规则时希望的样子,沃尔夫不认为大奖赛竞赛需要一套全新的赛制。

“我认为这样的一个比赛周末过后,我们不能将它完全否定,说它是错误的方向,我们需要改变全部,”他说。

“更重要的是要理解为什么它不精彩。我们看到两辆赛车以实力一骑绝尘,随后有20秒的差距。我不知道今天阿斯顿·马丁,法拉利和我们之间谁的速度更快。你被困在自己的位置上,大致就是这样。对我们来说,需要在接下来几场比赛里收集更多数据,来看看会如何发展以及可能我们还需要做些调整。”

翻译/Vandy

Be part of Motorsport community

Join the conversation
Previous article 阿塞拜疆大奖赛:佩雷兹利用安全车机会获胜,实现个人第二场巴库胜利
Next article 诺里斯对技术结构重组后的迈凯伦“越发有信心”

Top Comments

目前还没有留言。您为什么不写一个呢?

Sign up for free

  • Get quick access to your favorite articles

  • Manage alerts on breaking news and favorite drivers

  • Make your voice heard with article commenting.

Motorsport prime

Discover premium content
订阅

版本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