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解释汉密尔顿续约谈判的难处,并透露自己感染过新冠

梅赛德斯领队托托·沃尔夫表示无法当前洽谈合同,给车队与七届世界冠军刘易斯·汉密尔顿的续约工作加大了复杂性,但车队从没以乔治·拉塞尔作为威胁。

沃尔夫解释汉密尔顿续约谈判的难处,并透露自己感染过新冠

上周末,沃尔夫现身奥地利Kitzbuhel参加高山滑雪赛时,接受了当地电视台ORF的采访。对于汉密尔顿至今还没有与梅赛德斯落实续约,他认为英国人身在美国,两人无法见面,使得事情进展缓慢,尽管双方没有在新合约的细节上互打“曲线球”。

“谈判就是这样,你总是有不同出发点,但那相当正常,”沃尔夫说道。“我们的关系有非常牢固的基础。我们一起庆祝了伟大的成功,并且想在未来继续。”

“有时候你不得不落实细节,那花了不少时间,或者还需要花些时间。但是至少在巴林之前,你需要在某个时间点签约。”

随着汉密尔顿的续约迟迟没有实质进展,近期有传言称梅赛德斯对他提出的薪水存有异议,并且以乔治·拉塞尔来施加压力,因为后者在萨基尔大奖赛中替补上阵的表现十分抢眼。

对此,沃尔夫回答道:“是的,我已经威胁他,下一个选择就是我。终于要有奥地利人回到F1了!问题只是,我们需要调整赛车。

“我们从没打出过乔治·拉塞尔这张牌。他已经难以置信地展现了自己,有朝一日他会坐进顶级赛车,但是我们的长期关系不是用来构成任何威胁。我们(车队与汉密尔顿)想要一起比赛。现在我们必须谈判合约。”

沃尔夫同时重申,只要在巴林进行季前测试之前与汉密尔顿完成续约即可,而双方的律师正在进行处理。

沃尔夫感染过新冠病毒

令人意外的是,沃尔夫在谈到自己出现在这场高山滑雪比赛的原因时,披露了自己曾经感染过新冠病毒,但属于无症状,而目前已经无碍。

“我非常喜欢观看比赛,我也是意外得有这个机会,”他说道。“我们计划来这里几天。出人意料的是我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反应。现在我们已经度过了10天隔离期。一切都没问题。没有症状,感谢上帝。那也可能变糟,但是我们已经结束了隔离。”

虽然梅赛德斯车队已经结束了圣诞新年假期,但是除了必要的参与2021年赛车打造的人员之外,车队其他成员都根据防疫措施继续居家办公。

沃尔夫成为第四位感染过新冠病毒的F1团队高级管理人员。上赛季进行期间,威廉姆斯领队西蒙·罗伯茨、红牛车队竞赛总监乔纳森·维特利、倍耐力运动总监马里奥·伊索拉先后在常规病毒检测中得到阳性反应。

此外,随着兰多·诺里斯和查尔斯·莱克勒克都在今年得到阳性结果,现役F1车手中四分之一都曾感染过新冠病毒,包括汉密尔顿。

卫冕冠军尚未与梅赛德斯完成续约,尽管双方公开表示强烈的继续合作的意向。值得一提的是,沃尔夫在去年就曾表示,双方续约谈判之所以一再耽误的一个原因,就是在本就紧密的赛程进行期间,他担心与汉密尔顿面对面洽谈会有不知不觉中传播病毒的风险,从而影响卫冕的任务。

shares
comments
Alpine车队将在下月发布A521赛车
Previous article

Alpine车队将在下月发布A521赛车

Next article

迈凯伦将于2月15日发布新车MCL35M

迈凯伦将于2月15日发布新车MCL35M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