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斯帕之痛造就汉密尔顿“最史诗般”杆位圈

shares
comments
沃尔夫:斯帕之痛造就汉密尔顿“最史诗般”杆位圈
By: Frankie Mao
2018年9月15日 下午6:44

刘易斯·汉密尔顿拿到新加坡大奖赛杆位后,梅赛德斯运动主管托托·沃尔夫表示,正是“斯帕之痛”引导车队在其最弱赛道找到单圈速度的法宝。

虽然梅赛德斯包揽了过去四年的F1世界冠军,但是新加坡是其赛车表现最弱的赛道。法拉利被一致认为拥有当前赛道上最快的赛车,同时红牛也向来在滨海湾有着强势的表现。

然而,最终汉密尔顿出人意料地摘下杆位,而且领先了第二名的马克斯·维斯塔潘0.2秒,对法拉利的塞巴斯蒂安·维特尔更是快了0.5秒。

“这里与摩纳哥是我们最弱的赛道,过去我们在这里真的没有很多竞争力,但是我们找到了线索,”沃尔夫在排位赛后说,“在斯帕的痛楚给了我们指引,至少今天车队在排位赛单圈表现方面有了进步。正所谓,失败是成功之母。”

因为Hypersoft轮胎不足,梅赛德斯让汉密尔顿和瓦尔特利·博塔斯用Ultrasoft轮胎来闯关。这个策略险些没有成功,特别是英国人的最快单圈时间仅比第16名的凯文·马格努森快了0.24秒,最后以第14名惊险晋级。

不过,沃尔夫认为这一计策最终是成功的,因为当法拉利在Q2尝试用Ultrasoft轮胎做第一个计时圈发现不管用后,实际上对激发轮胎最佳表现带来影响。

“我的朋友瓦塞尔给我发来消息说‘你知道蠢材与天才之间有什么区别?0.2秒。’我认为这总结得很好,”奥地利人说,“我们想过对两辆赛车采用不同策略。一辆用Ultrasoft轮胎,另一辆用Hypersoft轮胎。但是立即发现,领先集团的赛车没有(用Ultrasoft轮胎)能够晋级的速度。”

“我认为他们没有四套Hypersoft轮胎。他们只有三套,所以需要多用一套Ultrasoft。我们所做的(在Q1里用Ultrasoft轮胎)很有用,因为我们在Q2和Q3里总共有四套Hypersoft轮胎可以使用,所以适应得更好。”

最后一轮冲刺时,前三名的车手没有一人提高时间,因此汉密尔顿靠着第一个计时圈拿到杆位。事后,他对自己那一圈的表现感到兴奋,声称“不知从何而来”。对此,沃尔夫更是惊叹汉密尔顿做出了他个人“最史诗般的一圈”。

“这是我见过的他最史诗般的一圈,”沃尔夫说,“我从来不在无线电里说话,今天是第一次,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表现。”

“我们知道赛车可以跑出怎样的分段时间。当第一和第二计时段的时间持续呈现紫色的时候,感觉超不真实。那就是他的表演。”

“在F1,没有车手不依靠赛车来表现,而没有赛车不依靠车手来发挥性能。这是团队合作的成果。我认为刘易斯的发挥,就像星辰一般美妙。”

 

Next F1 article
新加坡大奖赛排位赛:汉密尔顿力克“红蓝”对手,意外抢下杆位

Previous article

新加坡大奖赛排位赛:汉密尔顿力克“红蓝”对手,意外抢下杆位

Next article

莱科宁“惊讶”法拉利无缘新加坡杆位

莱科宁“惊讶”法拉利无缘新加坡杆位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1
Event 新加坡大奖赛
车手 刘易斯 汉密尔顿 Shop Now
Author Frankie Mao
Article type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