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对汉密尔顿/罗斯伯格一号弯碰撞“不愉快”

shares
comments
沃尔夫对汉密尔顿/罗斯伯格一号弯碰撞“不愉快”
By: Frankie Mao
2016年6月13日 上午6:45

梅赛德斯运动主管托托•沃尔夫承认加拿大大奖赛一号弯的争夺让他“似曾相识”,而刘易斯•汉密尔顿对尼科•罗斯伯格做出的防守动作很“强硬”。

Toto Wolff, Mercedes AMG F1 Shareholder and Executive Director, on the gri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an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make contact in Turn 1
(L to 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and team mat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runs wide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2 leads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on the drivers parad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杆位发车的汉密尔顿起步并不顺利,被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一举超越而且领先进入一号弯。面对队友比较出色的起步,汉密尔顿在通过一号弯时占据赛道中间位置,对外线的罗斯伯格不为所动。结果,德国人赛车的左前轮撞到英国人的右前轮后弹向一边的草地,等前者回到赛道上时,已经滑落到第十名。

一个月之前,汉密尔顿在巴塞罗那企图超过队友时,两车意外相撞后双双退赛。沃尔夫在加拿大时坦言自己对那次事故还有阴影。眼见两位车手又一次发生碰撞,那怕都能继续比赛,奥地利人对排名的损失并不满意。

“那是一次强硬的防守,”沃尔夫说,“刘易斯说他有转向不足,而我也打算这么说。但是从车队的角度来看,从第一、二起步到一号弯以后两名车手分别在第二、九位,肯定不令你愉快。”

“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现在每场比赛以后我们都会讨论这些情况

不过,沃尔夫认为占据内线的车手理应获得弯角的控制权。他说:“问题是你作为旁观者又管得了多少。加拿大的一号弯是一个很有难度的地方,有一段水泥缓冲区。”

“如果那里有一道墙,你就不会有问题。但是如果你占据了内线,肯定会坚持到底。”

起步问题有待分析

本赛季七场比赛以来,梅赛德斯四次包揽第一排起步,但是还没有一次“干净的”起步,特别是汉密尔顿已经第三次在起步程序上有闪失。

英国人在有惊无险地夺冠后表示起步稍慢是因为离合器。对次,沃尔夫表示车队需要进一步分析。

“我们引进了一些规则,试图让起步无法预料。过去几场比赛,我们的起步很好,但是这一次可不好。我们需要分析是什么问题,是轮胎温度不够,还是法拉利今天的起步特别出色?”

“我认为今天有些疏忽,不是百分之百到位,而法拉利的起步看上去很棒。但是,你只能接受这个结果。”

罗斯伯格遇各种警报

比赛过半后,正为登上领奖台而搏杀的罗斯伯格在无线电里询问车队,为什么方向盘仪表盘上亮起报警灯,而车队不能给出过多的解释。

最后五圈,德国人在连续两次攻击马克斯•维斯塔潘不成的情况下,稍稍退后,等到最后两圈再次尝试。当被问到报警是否与燃油紧缺有关时,沃尔夫只是表示可能警报系统有故障。

“尼科的仪表盘上可能每一种警告都有。当他在一号弯走上草地后,我们认为可能有些冷却器发生了问题。这肯定会分散车手的注意力,他问车队那是不是真的警报,但是我们没有超出引擎可能出现问题的临界点,所以还算在可控范围内。”

不过,奥地利人承认最后几圈罗斯伯格的燃油所剩无几。“尼科在最后时刻燃油紧缺,所以他只能退后一点,然后再发起进攻,而维斯塔潘防守很好。他(罗斯伯格)晚刹车,但是对赛车失去了控制。”

Next F1 article
阿里瓦贝内为草率批评策略向法拉利道歉

Previous article

阿里瓦贝内为草率批评策略向法拉利道歉

Next article

维特尔“投诉”汉密尔顿不顾殉情海鸥

维特尔“投诉”汉密尔顿不顾殉情海鸥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