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同情维特尔,但梅赛德斯不会手下留情

托托•沃尔夫对塞巴斯蒂安•维特尔连续二场比赛遭遇噩梦表示同情,但作为争冠对手,梅赛德斯不会对法拉利手下留情。

因为排位赛前更换的动力单元仍然存在故障,维特尔不仅无缘杆位争夺,而且由于没能在Q1做出有效时间,只能从最后一位投入马来西亚大奖赛。

两周之前,德国人在新加坡杆位发车的情况下,起步后经历大灾难,与队友基米•莱科宁相撞后退赛。而刘易斯•汉密尔顿在取胜之后,把积分优势扩大到28分。来到马来西亚,维特尔无路可退,只有获胜才能留住争夺世界冠军的希望,但事与愿违。

近三年来,梅赛德斯与法拉利保持着友好的对手关系。尽管如此,沃尔夫身为车队主管,虽然对维特尔经历灾难感到惋惜,但不觉得“赶尽杀绝”有任何不妥。

“我们与法拉利,都不会(对竞争对手)手下留情,”沃尔夫在汉密尔顿拿到F1生涯第70个杆位后说,“赢下所有比赛、赢下世界冠军,是我们的目标。”

“但是,我同情法拉利和塞巴斯蒂安的遭遇,因为我知道这是非常困难的情况。我们曾陷入过这样的处境:2014年刘易斯在布达佩斯引擎冒烟,去年他在在马来西亚遥遥领先的情况下引擎爆缸,而本来可以让他对世界冠军重新燃起斗志。所以,我理解是怎么回事。”

维特尔与汉密尔顿的世界冠军大战从墨尔本的揭幕战起就十分焦灼。然而现在,如果德国人在雪邦被对手进一步扩大领先优势,那么在还剩最后五场的情况下,基本将定下“失败”的基调,而不能像观众期盼的那样,把战斗拖入收官战。

“全世界车迷都想看到他们大战,”沃尔夫说,“我认为他们也很享受在赛道上的对抗,因为他们是在争夺世界冠军。但是很明显,赛车就是如此,只有万事俱备,你才能成功。”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汉密尔顿神来之笔

虽然汉密尔顿凭借一己之力,为梅赛德斯从法拉利手里抢下杆位,但W08赛车整个周末都有问题,尤其是缺乏整体抓地力。相比队友使用旧款空气动力学套件却成功摘下杆位,瓦尔特利•博塔斯对启用新套件后不管用感到后悔。

“排位赛是你没办法模拟的。如果我们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在FP3和昨天就不会遇到麻烦,”沃尔夫对汉密尔顿的神奇发挥进行解释。

”我只能根据我在自由练习阶段看到的情况来回答。法拉利在长距离下和单圈都是最快的赛车。红牛在伯仲之间,而我们是第三快的。然后在排位赛里,一切都变了。”

“多亏刘易斯的发挥,他成了最快的人。显然我们不知道塞巴斯蒂安的速度究竟如何,而基米虽然那一圈跑得非常好,但是在最后翻了一个错,但最终还是计时器说了算。”

“我们在FP3里对旧的空气动力学套件和新套件双双做了测试,但是并没有清晰的结果。因为两个套件有着不同的设定、深层的设定,我们觉得不对赛车做太多改变是比较保险的做法,所以把瓦尔特利和刘易斯的赛车调校到差不多的程度来进行排位赛。早期的迹象显示,新空气动力学套件的工作状态符合预期。”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8,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3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8,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3

Photo by: Steven Tee / LAT Images

轮胎温度疑问

周六的雪邦没有下雨,而高温之下,轮胎的工作温度窗口再度令梅赛德斯感到头疼。

“当你达到轮胎最佳工作窗口的时候,赛车很有竞争力。如果你在工作温度区间之外,无论是太低还是太高,单圈时间就不那么有竞争力了,”沃尔夫表示。

“我们从自己的两名车手之间看到了差异,也看到其他车队的车手身上看到很大差别。这是我们需要仔细研究的学问,弄清楚最适当的工作窗口。”

奥地利人认为,最终汉密尔顿的个人发挥起到了扭转乾坤的作用,而非W08赛车的排位赛引擎模式。

“他(汉密尔顿)对赛车的驾驶非常完美。他成功驾驭了一辆可能有些表现无常的赛车。在关键的时候,他把赛车性能及时发挥出来。”

“排位赛开始的时候,我们的引擎模式基本相同,而不像FP3里那样(有改变),没有什么区别。从排位赛第一阶段开始,在使用软胎的时候,我们的速度看上去非常有竞争力,而换上超软胎后也很好。所以,其他因素发挥了作用。”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马来西亚大奖赛
赛道 雪邦国际赛道
车手 塞巴斯蒂安 维特尔 , 刘易斯 汉密尔顿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 法拉利车队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