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ula 1
Formula 1
03 7月
-
05 7月
Event finished
10 7月
-
12 7月
Event finished
17 7月
-
19 7月
Event finished
31 7月
-
02 8月
Event finished
See full:

汉密尔顿:F1在反种族主义方面缺乏领导力

shares
汉密尔顿:F1在反种族主义方面缺乏领导力
By:
, Grand prix editor
Co-author: Frankie Mao
2020年7月21日 下午3:31

刘易斯·汉密尔顿表示,F1在传递反种族主义信息方面缺乏领导力,并感觉最近几周这项活动逐渐为人们所“淡忘”。

在世界各地反种族主义抗议和激进主义持续进行的大背景下,F1在三周前的奥地利揭幕站前召集车手们举行了一场“集体活动”。在例行的国歌仪式前,所有20位车手身着写有“停止种族歧视”的体恤衫出席,其中14位车手以单腿屈膝的方式表达了对于反种族主义抗议的支持。

尽管第二和第三场比赛中仍有这一环节,但在时间上变得更为仓促,甚至演变成了一场闹剧。

上周日匈牙利的比赛后,汉密尔顿对于“屈膝时间”在日程上被压缩尤为感到沮丧,并呼吁F1为车手们提供一个更好的平台来传递反种族主义的要旨。

汉密尔顿在赛后就此事发表了长篇大论,表示车手们并没有对于屈膝活动给予足够的支持,并呼吁F1的领导层在传达信息时应当更加坚决。

 “很多人似乎认为他们已经跪过一次了,就不需要再跪了。我不知道持有这种观点的所有原因,”汉密尔顿说道。

“我认为F1在第一场比赛中的表现不错。与你在其他运动中看到的相比,这还不够好,但仍然是一大进步。”

 “但在那之后,它在赛前议程中几乎要消失了。这是领导能力的缺乏,最终演变成了我们在作秀。我们需要有来自高层的领导,他需要站出来说,‘嘿,这是我们想做的,伙计们,我们希望你们都参与进来。’

“但目前这些都没有实现。我尽量不太依赖其他车手。因为我不想让他们觉得是我在负责,因为在某些情况下,这可能是人们不想参与的原因,因为我凡事亲历亲为。”

“但我认为它没有被认真对待。”

汉密尔顿透露,他将在本周与F1老板切斯·凯利以及国际汽联主席让·托德讨论这一问题,并认为自己作为一名车手不应是此事的“牵头人”。

“你需要一名领袖。在这种情况下,让(托德)在哪里?”汉密尔顿表示。

  “不应该是我去召集车队或给他们下命令。我想鼓励他们去做,但不应该是我打电话给他们,问道‘嘿,你在做什么?你的计划是什么?’”

“这应该自上至下地贯彻或讨论。应该由一些更有权威的领袖人物来掌控和策划一切。”

当被Motorsport.com问及是否觉得F1正在更大范围地讨论提高多样性的话题时,汉密尔顿回答:“我们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我们说过一些事情,也发表过一些声明,我们还做出了屈膝等姿势。但我们并没有改变什么,除了我们的一些意识。

 “我们的车队让我深受鼓舞,而那些在F1圈子里的人会说,我们还能做什么,我们能做得更好吗?我想一切在于沟通。就像我说过的,我会和F1方面打个电话,看看他们的想法如何,他们哪里感到困惑,哪里感到有压力。

 “我很想知道让是怎么想的,我很想知道切斯是怎么想的,以及F1组织对未来的看法。但目前还没有进展。”

安德雷迪不肯放下旧习

上周,智利报纸《El Mercurio》援引前F1世界冠军马里奥·安德雷迪接受采访时的话,报道称这位美国赛车名宿认为过去几个月里体育运动已经太多地卷入政治,包括NASCAR在布达·华莱士遭遇的“绞绳事件”上反应过度——事件调查者得出的结论是发现的绳子只是用来拉起车库门,而他觉得汉密尔顿变成了“激进分子”,哪怕“他总是得到接受,并且已经获得了每个人的尊敬”。

对于安德雷迪的言论和态度,汉密尔顿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失望之情。他写道:“这令人失望,但不幸就是现实,有些至今仍有发言权的老一辈人不能改变他们的旧习惯并承认有问题。

“此外,这明显就是无知,但不会阻止我继续推动改变。活到老,学到老。我希望这位我一直尊敬的人可以花一点时间提升自己的教养。“

翻译/小飞侠

法拉利准备同时调整赛车和内部结构

Previous article

法拉利准备同时调整赛车和内部结构

Next article

法拉利重组技术部门,并提高领导职责标准

法拉利重组技术部门,并提高领导职责标准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车手 刘易斯 汉密尔顿 Shop Now
Author Luke Sm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