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我在F1之外建立了信心”

刘易斯•汉密尔顿的2017赛季毋庸置疑达到了赛车生涯真正的最高峰,而拿下第四个世界冠军头衔的过程,更是诠释了他个人的转变。

汉密尔顿:“我在F1之外建立了信心”

在全年20场大奖赛里获胜九次,除了在巴西的那一次意外,整个赛季没有失误,也没有因为没能赢下比赛,而在情绪上出现大波动,汉密尔顿在过去整整一年里,作为车手,几乎达到完美,作为一个成年人,也比过去更加成熟。

2017年,汉密尔顿的赛车生涯走过了整整25年,而他已然是F1历史上战绩最成功的英国车手。他从不否认,自己一路走来从不容易,特别是孩提时代时代常常受到委屈。

十一年来,在F1围场里,他也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有过一飞冲天;有过桀骜不驯;有过彷徨失措;有过痛心疾首;有过王者归来。从一开始,他就成为聚光灯的焦点,而随着他生活方式的变化,让他在现实和虚拟两个世界里的一举一动,时时刻刻被放大。

但是毫无疑问,汉密尔顿亲自刻画了一部励志片。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因为从小辛苦比赛,甚至因此没有受到系统化的教育,让他现在希望弥补过去自己错过的东西。而对于少年时的不愉快经历,尤其是在社区学校里受到老师责难,他当作人生成长的磨砺。

“从前我绝对受到过某些人带来的负面影响,”汉密尔顿在接受中国体育报纸《体坛周报》采访时说,“但是,我向来很尊敬教师这份职业,我知道他们的工作有多么不容易。“

”只是小时候,没人喜欢老师,因为你觉得他们让你的生活充满煎熬。现在我已经原谅了他们。因为只有学会原谅,你才能前进,才能克服困难。只是我很好奇,他们现在会怎么想。也许他们现在感到自责,后悔曾经对我说过的那些话。”

虽然大半生都在赛车,但是他认为比赛之外的生活,教会了他更多。“F1不是一个学习场所。只有离开F1的时候,我才学到更多。“

“F1是工作,你需要在工作中拿出最好的资质。就像念大学,你不可能想去就去,必须先做好功课。其实正是在F1之外的世界里,我成功建立了信心。”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meets some fan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meets some fans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LAT Images

于是近年来,我们透过社交媒体,看到一个热心肠的汉密尔顿。他热爱动物和孩子,而关心病患、贫穷,为受到不公待遇的人愤愤不平,为素不相识的人能否平安而担心,表现出他强烈的社会责任意识。

“当你长大后,你会理解很多事情,发自内心地感谢更多美好的事情,所以你会对世界上发生的问题感到担心,”他对《体坛周报》说。

“当我刚来到F1的时候,说了很多不应该说的话,做了一些不应该做的事。当时我刚刚踏足世界,没有什么经验,而现在我已经成熟了,也可以更多地发表自己的言论。你希望自己能为改善世界助一臂之力。”

“很多时候,你根本连表面都无法触及。但有时,只要能做力所能及的事,尽一片绵薄之力,也是好事。我希望自己可以影响到更多人。如果每个人都能做一些好事,那么就会带来更积极的传播。”

去年九月,汉密尔顿在新加坡对外宣布,他已经完成向素食主义的转变,而实际上,他已经为此努力了两年。

“很多时候我们都很想当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看着自己渐渐发福。但现在的我非常注意自己的饮食,”他解释说。

“我的朋友和训练师说:’你可以在冬天的时候只吃素。’但是我说’不,我不会做半吊子的素质主义者,要么不做,要么就彻底向这个方向发展。’”

“在印度有种说法,如果你一年拯救了一头牛,那么等于拯救了好几只鸡。所以,对于世界上能源的消耗,你也可以做出自己的影响,哪怕它很微小。“

”我的一位理发师跟着我也成了素食主义者,而我的一些机械师正在调整他们的饮食。虽然他们还在挣扎阶段,但至少他们已经开始尝试了。我为他们点赞。”

“我认为,如果你还身穿皮革制品,那么就不是真正的素食主义者。我家里还存放着一些皮革,都是以前买的,我再没买过新的。成为完全的素食主义者,你必须做到这些看似极端的事情。”

Anthony Hamilton in the Mercedes garage
Anthony Hamilton in the Mercedes garage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LAT Images

然而,当所有这些“积极的能量”不断在汉密尔顿身上累积时,有一个方面仍然是他的心病,那便是与父亲安东尼的关系。

从小,老汉密尔顿身兼几份工作,以便能承受让儿子比赛,后来担起了经纪人的责任。但是,当汉密尔顿2008年赢得第一个世界冠军出人头地之后,这对父子的关系却急转直下。过多的束缚,或许也是被压抑的叛逆,以及在迈凯伦过得并不如意,让汉密尔顿“解雇”了父亲,俩人也就此疏远。

母亲卡门在墨西哥见证了儿子第四次加冕世界冠军,还参加了赛后的庆祝派对,但是安东尼的身影直到阿布扎比也没有在围场里出现。

“所有的人际关系都是不断改善的过程,”汉密尔顿说,“我与托托(沃尔夫)的关系也是如此。我们一直想办法去维护它,家人间的关系也是如此,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问题需要解决。但是,与我最亲密的人,永远是我的母亲。”

儿子作战,父亲陪伴,在赛车圈比比皆是。曾经简森•巴顿南征北战,他的父亲约翰始终作陪,直到因心脏病离开人世。如今,马克斯•维斯塔潘在父亲——前F1车手——约斯的调教下,在F1大展宏图。而同样年轻的兰斯•斯特罗尔,他那富翁父亲劳伦斯,更是放下一生的家业,亲临现场。

“最终,好父母会尽可能地保护孩子,直到他们羽翼丰满可以自由翱翔,”汉密尔顿对《体坛周报》说,“即便马克斯那么有天赋,但是在这个疯狂的运动里,很多人都试图击败他,而且他还是在很多方面缺乏经验。幸运的是他有父亲的陪伴,就像我曾经那样。我猜马克斯的父亲还会陪他几年,直到他在F1彻底站稳脚跟,能够自己做出正确的决定。”

A fan, an autograph from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A fan, an autograph from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LAT Images

只是,就在2017年过去之前,汉密尔顿摊上了一次社交媒体的公关危机,因为他在Instagram上发了一段圣诞节当天“教育”侄子不应该穿王子服装的视频。有关注者认为他的侄子应该有穿着自己喜欢衣服的自由,因而发出批评。

事后,汉密尔顿删除了视频,并在Twitter上道歉。他当时写到:”昨天,我在与我的侄子玩耍,我意识到自己说了写不恰当的话,所以我移除了帖子。我没有恶意,完全没想冒犯任何人。我很欣赏我的侄子自由表达他自己,就如同我们都应该做得。“

”我为我的言行表示深深的歉意,因为我意识到,无论你背景如何,排斥他人或用自己的思维去评定他人,都是不可接受的。我一直支持,任何人都应该以自己想要的方式去生活。我希望,我的这个判断上的失误可以得到原谅。“

但是不久后,汉密尔顿又删除他的道歉。原因是当他对一些支持自己的车迷手动点赞之后,又受到了进一步的抨击。而此事件继续发酵,就在2017年倒数第二天,在经过几天的清理之后,他那拥有570万“关注者”的Instagram账号没有任何内容。

显然,他对这一事件的处理方式,与在阿塞拜疆被塞巴斯蒂安•维特尔顶撞后完全不同。当时,他在媒体面前没有批评对手,只是在事后才透露私底下警告了德国人不要再做不尊重自己的举动,因为他不想自己的注意力被干扰。

已经有人指出,这次的“Instagram事件”暴露了汉密尔顿心理上依然有弱点。但问题是,2017年已经证明,当赛季备战开始后,面对世界冠军的终极目标,他可以做到“两耳不闻窗外事”。

换个角度来说,汉密尔顿向来对社交媒体倾注很多,而如果赛场外的“糟心事”都不能影响他在赛道上的表现,那么他真正成为完美的赛车手。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LAT Images

shares
comments
本田保留现有F1引擎作为2018版本备用品

Previous article

本田保留现有F1引擎作为2018版本备用品

Next article

F1权衡保留”发车女郎“必要性

F1权衡保留”发车女郎“必要性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车手 刘易斯 汉密尔顿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