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梅赛德斯如何重演“1998匈牙利经典”

shares
comments
汉密尔顿/梅赛德斯如何重演“1998匈牙利经典”
By:
2019年8月5日 下午8:40

虽然F1是一项名为“方程式”的运动,但不是每一场大奖赛胜利的方式可以简单地复制,何况是以不同的规则、赛车、车手、车队策略团队重演著名的策略取胜。但是,刘易斯·汉密尔顿和梅赛德斯在今年的匈牙利大奖赛里做到了……

1998年,迈克尔·舒马赫与罗斯·布朗联手在亨格罗林演绎了三停战胜两停的经典战役。二十一年后,在刘易斯·汉密尔顿夺下个人第七个匈牙利大奖赛胜利的过程中,梅赛德斯的策略与当年的法拉利异曲同工,而场面上有过之无不及。

“舒马赫-布朗-托德时期”的法拉利,创造了多次让人难忘的策略制胜,1998年的匈牙利大奖赛就是其中之一。当时的背景是,米卡·哈基宁在积分榜上领先舒马赫16分,德国人必须多抢积分才能保留争冠希望。

舒马赫以一敌二

芬兰人和队友大卫·库特哈德包揽了第一排发车位,舒马赫名列第三,与驾驶乔丹赛车的达蒙·希尔位居第二排。发车后,前三名没有发生变化,而且哈基宁建立了4秒多的优势,库特哈德则死死挡在舒马赫之前。

按照正常节奏进行,那是一场两停的比赛。第一轮进站在第28圈结束后,哈基宁依然领先队友4秒,但是不久后差距缩小到了2秒左右,意味着芬兰人的赛车状况不如第一阶段理想。但是,此时舒马赫落到了希尔之后,而苏格兰人坚决地压制着其他赛车,来掩护他的队友。

然而第42圈结束时,舒马赫的赛车一头扎进了维修区,法拉利突然改变了策略,让他切换到了三停。这次改变,让德国人在其他人完成标准的第二停后处于领先。虽然他需要多进一次,但一路狂跑抢下了时间,最终赢得了一场看似不已经无法奢望的胜利。

当舒马赫完成最后一停出站领跑时,处于第二名的库特哈德几乎无法接受,因为他无法相信德国人多进站了一次,而自己竟然还落在后面。而舒马赫得到额外的奖励是,哈基宁跌落到第六名完赛。在当时的前六名得分制体系下,他为自己抢回了九分。

亨格罗林有着“没有护墙的摩纳哥”之名,所以匈牙利大奖赛很难以技惊四座的大战让人记住。现役赛车同样面临这样的难题,当前的技术规则下跟车之难,让匈牙利的比赛难免令人犯困。

“如果他坚持一停,我认为我可以把他挡在身后。但是当他换上中性胎后,你知道那会很困难,”上周日的比赛后,无缘胜利的维斯塔潘如是说。直道第65圈之前,除了汉密尔顿晚进站的那几圈,荷兰人都处于第一位置。

Race winner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Race winner Michael Schumacher, Ferrari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LAT Images

唯一能做的就是赌博

发车阶段之后,维斯塔潘领先,而汉密尔顿超过了队友博塔斯,后者还因为两次意外的碰擦——第二次与查尔斯·莱克勒克的最为“致命”——而鼻翼受损,提前退出了胜利的竞争。

排位赛后,面对杆位发车的维斯塔潘,梅赛德斯认为“二对一”会有更大的胜算,因为两辆赛车可以在策略上牵制红牛。博塔斯的意外看似让德国车队在策略上失去了优势,但另一方面也省去了“内战”的顾虑,可以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汉密尔顿身上。

维斯塔潘在第25圈结束时进站。从开场上升到第二之后,汉密尔顿一直跟在1-2秒的距离内。英国人多跑五圈后,同样从起步时的中性胎换成硬胎。依靠较新的轮胎和赛道上扎堆的慢车,梅赛德斯王牌只用了两圈就在荷兰人身后一秒之内。第39圈从一号弯起,汉密尔顿发起了超车的尝试,但是在四号弯受阻。这一波冲击未果,让梅赛德斯车手的轮胎有所消耗,而且刹车温度成为隐患。

照着俩人目前的状态,而且维斯塔潘的防守向来凶悍,如果梅赛德斯不做出策略上的改变,汉密尔顿就算在最后几圈轮胎方面稍占上峰,但是肯定不会容易。而在那个时间点,他在“刹车方面的余地太小,无法继续那样紧追”。

梅赛德斯其实在比赛准备会上讨论过二停的可行性,但是对成功率不感到信服。然而在实际的比赛中,到了那个阶段,汉密尔顿已经领先处于第三位的查尔斯·莱克勒克将近39秒。因此,只要换胎过程正常——亨格罗林的标准进站耗时20秒左右,汉密尔顿出站后依然会守在第二,但是他将得到新且快的轮胎。

“我们从第40圈到第47圈一直在讨论,讨论是否进站和如何突袭红牛。整整七圈里都在做这样的辩论,” 梅赛德斯领队托托·沃尔夫在赛后描述道,“唯一避免以第二名完赛的选择就是冒险,希望中性胎可以削去时间差距。起初看起来不是非常好,但是从那以后,刘易斯嗅到了机会,而且一心向前。”

前11场过后,汉密尔顿凭借七次获胜在年度积分榜上拥有稳固的优势,第二名的结果并非不可接受。但是对于赛车手,从来没有“保二争一”的道理,而且不到最后一秒冲过挥舞的格子旗,就没有彻底的胜负之分。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lead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lead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Photo by: Sam Bloxham / LAT Images

每一圈都是排位赛

当年,舒马赫需要在13圈里争取到额外的17秒,才能顺利完成车队的策略。虽然德国人在接到布朗的讯息后层有疑虑,但是施展出个人能力,每圈比两辆迈凯伦赛车快一秒以上。还剩15圈时,他带着27秒的优势进站,然后驶出维修区时稳稳地领先,令迈凯伦鞭长莫及。

2013年,舒马赫从梅赛德斯退役后,接替他的正是汉密尔顿。如今已经是“五冠王”的英国人,在今年的比赛中也一度对车队的策略感到惊讶,但他很快集中精神,拿出了“杆位之王”的看家本领。

第50圈开始的五圈里,汉密尔顿的单圈维持在1:19.1-1:19.6之间。维斯塔潘试图做出反应,保持在1:19.8左右,最快是第53圈的1:19.5。当汉密尔顿得知后,一度让他产生怀疑。

“有一个阶段,马克斯调大了引擎,他的速度与刘易斯相当,“沃尔夫说道,“博诺告诉我说(汉密尔顿与维斯塔潘)单圈时间相等,而你能从刘易斯的声音里听出一些对我们进行第二停的怀疑。但是不知如何,他重整旗鼓了,可能是我们在无线电里对他的鼓励。”

“他的父亲曾告诉我只需要一句话:‘你可以做到’。我们当然相信他能做到。我们原来是要说我们可能圈数不够,但是我们认为告诉他,他正在赶上马克斯,会有帮助。结果就是那样。”

从第58圈起,这位现役梅赛德斯车手的单圈时间下降到1:18.5-1:18.6。同期,维斯塔潘的轮胎开始消耗,渐渐只能尽可能地维持在1:21之下。

“我必须把所有的怀疑和问号抛去脑后,在每个单圈里都跑到最快,还要持续下去,不能损失任何时间,”汉密尔顿说,“那几圈里,我跑出了我所经历过的最有连贯性的时间段。我不知道他是遇到了慢车还是出现了失误,差距开始很快缩小。”

“在还有4-5圈的时候,我与他只差4秒,我可以看到他,所以可能他对轮胎挣扎。之后,我就像‘好吧,让我们好好干一场。’当你从那么远的地方追上来,感觉就像有最陡峭的墙壁要去爬,而车队对我们可以做到信心满满。我十分感谢他们的努力和决定。“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leads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leads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LAT Images

汉密尔顿在赛道上动手

两个出奇制胜的成功策略,最明显的共同点就是,都以多进一次站超过进站次数较少的对手。最大的不同之处,除了1998赛季还有进站加油,舒马赫的“超越”更多地在维修区里完成,而梅赛德斯的策略为汉密尔顿提供了机会后,还是靠他在赛道上亲手完成最终的超越。

第66圈,汉密尔顿瞄准从一号弯的外线大角度切入。维斯塔潘虽然做出了防守动作,但是赛车状态的差异,让他无法避免被对手夺取第一的位置。整个过程干净、清楚,双方都让出了足够的空间,但已经足够引起惊呼。

“诚实地说,从赛车手的角度来说,没有比今天这样的比赛感觉更好了,马克斯是一名真正强大的竞争者,他正处于最佳状态而且继续发挥出色,”汉密尔顿谈起他与维斯塔潘之间的斗法。

过去几年里,维斯塔潘因为凶悍的风格,没有少被其他车手投诉。而汉密尔顿一直表示其他与年轻后生的直面对话。在摩纳哥时,领跑比赛的他始终处于荷兰人的火力下。不过,这次在亨格罗林,俩人展开了真正的一对一攻方。

“真的很舒服。首先,重要的是看到我们在赛道上互相尊重的程度,那是充满敬意的驾驶,而我希望会继续下去。那真心棒。他对赛车位置的把握恰到好处,我也给了他更多空间,但那些都来自心态。我们的战斗有一点不同。如果我们积分相同,可能会激进很多。但是今天没有必要那么做,真正需要做的是确保当你最终要超车的时候,那是一次干净的位置交替。”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overtakes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for the lea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overtakes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for the lead

Photo by: Sam Bloxham / LAT Images

最佳团队的“证明”

当年坐镇法拉利指挥台的是布朗——他在2010年成为重组后的梅赛德斯F1厂商车队的管理者,而现在担任“银箭”比赛中最高指挥官的是车队的策略总监詹姆斯·沃尔斯。

沃尔夫表示与往常一样,他与策略团队保持内部沟通,同时与在“家里”的技术总监詹姆斯·埃里森交流信息,但是最后的决定依然由沃尔斯做出。

毫无疑问的是,如果梅赛德斯的策略团队在比赛里没有果断地做出应变,汉密尔顿恐怕难以获得胜利。对德国车队来说,前一场在霍根海姆主场的大溃败里,车队的换胎决定也出现了错误。但是仅仅七天后,沃尔斯带领团队出奇制胜,因为红牛告诉维斯塔潘已经来不及应对,证明了德国车队依然是当前整体作战能力最优秀的队伍。

“今天的比赛并非所有工作都在赛道上完成,而是真正的团队协作,是策略和如何工作的结合,”汉密尔顿表示,“我完全理解我的策略、我们手里的所有选择。早上我提出了很多问题,就是为了能在比赛里知道如何进行配合,这是团队协作的终极证明。”

这场胜利也是汉密尔顿职业生涯的第81场胜利,距离舒马赫的91胜纪录,只有十场之遥。看起来,他打破F1的终极纪录,只是时间问题。梅赛德斯的胜场数量虽然还不足以同法拉利比肩,但也表明了为何他们能成为当代F1的霸主。

真正让人感到惊艳的,是前后二十一年,F1的规则变了又变,赛车换了又换,车手来了又去,但竟然在同一条赛道上,上演了极其相似的策略制胜。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1st position, celebrates victory with his team in Parc Ferm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1st position, celebrates victory with his team in Parc Ferme

Photo by: Zak Mauger / LAT Images

Next article
汉密尔顿为追近维斯塔潘而改变驾驶方式

Previous article

汉密尔顿为追近维斯塔潘而改变驾驶方式

Next article

沃尔夫:对拉塞尔来说,加入梅赛德斯还太早

沃尔夫:对拉塞尔来说,加入梅赛德斯还太早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Event 匈牙利大奖赛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