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望自由传媒给予社交媒体自由度

刘易斯·汉密尔顿希望“F1新主人”自由传媒(Liberty Media)能“放松”社交媒体在大奖赛周末的使用限制,以更好地吸引车迷。

过去,所有大奖赛车手在围场中也不例外地被限制视频拍摄(包括直播),包括汉密尔顿——这位3届F1世界冠军也曾因此惹上麻烦。

在梅赛德斯2017赛季新车发布会的媒体提问环节中,英国车手谈及了有关社交媒体的问题。“我没全部的答案,这不是我的专长!假设你看足球,社交媒体的使用相当广泛。另外像NBA、NFL美式足球都充分利用社交媒体。在F1赛事中,举个例子,我想要(在社交网络上)发张照片或是视频,我会受到来自FIA的警告,或是告知,让我把那些东西撤下来。”

从英国人的话语中,“解冻”社交媒体的呼吁已油然而生。“今年,我非常希望他们(F1管理者)能改变规则,让我们(代指车队和车手)能更好地使用社交媒体——这显然是个无与伦比的媒介方式去传播我们运动,帮助其成长。这是一个超级简单、又是免费的工具来让我们使用、分享并吸引更多人(关注)。”

沃尔夫:自由传媒会立马做出变化

梅赛德斯运动总监托托·沃尔夫认同汉密尔顿在社交媒体的观点,同时相信即使在例如车队收入分配等“主要矛盾”仍悬而未决,也不影响“F1新主人”自由传媒有能力在最短时间内——本赛季中做出一些改变。

“当然,你总会被合同所限。不过,F1的成功离不开长期合同所构建的稳定性。但是......这也意味着你可能不能一下全部做出改变。我认为短期内会有一些变化,一些(新)东西可能会被实施,至少就我所听到的,比如改善赛道上的观赏性,更开放的围场,给予车队和媒体、车手更多的权利。我相信有不少事情很快就会发生。“

媒体提问环节中,沃尔夫肯定了前“F1掌门人”伯尼·埃克莱斯通几十年来对于F1的卓越贡献。但也强调自由传媒会将全新专业知识带给F1。

“伯尼让F1这项运动从车手和车队的’聚会赛事‘,变成了世界上最成功的体育比赛(之一),其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达到15亿美元/年。这是一家正经有效率的企业!我想在某些方面,没人比得过他,我从没看到过比他更牛的生意人。“

”现在新的股东(自由传媒)进来,他们在电视市场、电视版权、运动IP上拥有专长。美国在让”IP变现“方面处于世界最先进的水平,无论是在免费频道、付费频道还是数字平台。我想他们会提供(全新的)机遇。”

“风险与机遇并存,也许我们会想念伯尼做生意的能力,但自由传媒是带着了解丰富的背景知识(我们之前在伯尼那里得不到什么)而来。我想表达的是,当前最重要的就是认识什么是F1的基因和独特卖点,保留它的同时,并以此为根基不断发展。”

另外,沃尔夫确认车队的不少成员与F1“高层三人组”有着紧密的联系和交流。“作为车队,我们各个领域的成员都参与到与F1高层的定期意见交流中,包括罗斯(布朗)、切丝·凯利和肖恩(布莱切斯)。他们非常有兴趣倾听我们的看法,听听哪里可能会有赤字,哪里能看到(新)机会。这是种积极主动的方式,一种应有的模式。”

与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