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认为银石升级不足以缩小与红牛差距

刘易斯·汉密尔顿坦言梅赛德斯即将在银石启用的赛车升级,可能不足以缩小与积分榜领头羊马克斯·维斯塔潘和红牛的差距。

汉密尔顿认为银石升级不足以缩小与红牛差距

依靠着对RB16B的赛车升级,红牛自阿塞拜疆起到上周末的第二场奥地利比赛,已经实现了五连胜。维斯塔潘收获了其中的四场胜利,将本赛季个人胜绩增加至五场,同时对汉密尔顿建立了32分的领先优势。

这也是自2016年之后,汉密尔顿最长的不胜纪录。梅赛德斯已经停止了2021年赛车研发升级工作,为了备战2022年规则改革,但此前车队已经准备好了会在英国大奖赛里安装到W12赛车上的新部件。

尽管汉密尔顿于车队的2021赛车升级计划非常了解,而且三连赛期间罕见地奔波于梅赛德斯工厂进行驾驶模拟器的工作,希望帮助车队理解赛车的问题并且做出改进,但他预计不足够弥补当前赛车与红牛的差距。

“我们会有点东西,但那不足以锁下差距。我们需要做点工作,”七届世界冠军说到。“过去这几场比赛很困难,但显然他基本上在前面巡航。因此我对此没有太多办法。当然我祈祷下场比赛会有不同的情景,但如果你看他们的赛车,完全在轨道上。因此我们绝对要使出全力。”

“过去的两周我去了工厂,每周都试着尽我所能地从赛车提取出更多。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我们的赛车在这里(奥地利)工作得不好。我非常希望接下来的比赛里赛车能改善。”

当汉密尔顿在上周日赛车底板受损之后,博塔斯获得了第二名,但正在为留在梅赛德斯而战的他,依然在车手年度积分榜上排名第五。芬兰人希望接下来从银石开始的比赛,不同于红牛环的赛道结构可以改变现状。

“我们在同一条赛道比赛了两周,很明显红牛在这里更快,但其他赛道可能不同,”芬兰人说。“我认为这条赛道非常适合他们的赛车,但他们在其他地方也不慢。银石完全不同(结构),有更多高速弯等等。让我们走着瞧。在新部件方面,我们对银石有计划。我认为那之后就不太会有新部件了,但我们会一如既往地努力,尽管我们知道会很艰苦。”

“自找麻烦”

梅赛德斯在奥地利的第一场比赛里采用了极端的赛车调校,试图理解W12平衡的问题。在没有作用之后,在第二个周末做了调整,但还是没有奏效。

不仅如此,排位赛里迈凯伦的兰多·诺里斯一鸣惊人,尽管向杆位的冲击以0.048秒之差失之交臂,但是领先了两位梅赛德斯车手。

比赛最初阶段,汉密尔顿跟到诺里斯身后却始终无法超过,直到第20圈。由于迈凯伦是梅赛德斯动力单元的客户,更加暴露了W12的问题。然而,梅赛德斯车手换上硬胎后不久,赛车就在过10号弯时受损,影响了他的速度,甚至无法用一套硬胎跑完比赛,只能进站换胎并接受第四名。

梅赛德斯赛道工程总监安德鲁·肖夫林坦言,车队在排位赛表现不佳,给自己在正赛里增添更多的麻烦。

“我认为第二和第三名能让我们满意,那是实际中能取得的最好成绩,”肖夫林说到。“对于糟糕的排位赛,我们给自己找麻烦。那样以来,想要挑战麦克斯就非常困难。我认为现实是,他的速度太强,即使刘易斯在第一阶段跑在他后面,我不认为我们能给他们制造麻烦。”

“赛车没有正常工作,但刘易斯的赛车也有损坏,落在赛道上的空力套件碎片嵌入了后部刹车鼓,让他损失了赛车性能,最终使他从第二名落到了第四名。总之,就表现的方面和我们需要保证赛车完好的方面来说,有点令人沮丧。”

两场奥地利比赛不同之处在于,后一个周末的轮胎比前一个周末更软,是本赛季最软的C3、C4和C5配方。而且周六和周日的赛道温度,比梅赛德斯占据前二位的周五第二节练习时高出许多。

“通常我们在这里都不强,”肖夫林表示,“就我们与红牛的差距来说,并没有特别明显,只是我们受到了来自迈凯伦的很多压力,兰多做得很出色,并且跑到了我们的前面。”

“因为某些原因,这条赛道不适合我们的赛车,我们在这里的两场中没有取得实质进展。所以感觉上这是需要长期研究的问题。另外,非常软的配方——C5——在周六非常热的条件下没有带来周五我们取得的表现。这又是另一个问题。”

“我们并没有做错很多,但就赛车实力的秩序来看,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现在做的一些事情不对。”

shares
comments
2021年澳大利亚大奖赛确认取消
Previous article

2021年澳大利亚大奖赛确认取消

Next article

2025全新F1引擎将“增加大量”电子部件

2025全新F1引擎将“增加大量”电子部件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