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把葡萄牙的杆位归功于“反直觉”的选择

刘易斯·汉密尔顿表示用中性胎多跑一圈的“反直觉”选择,是他抢下葡萄牙大奖赛杆位后的关键,而瓦尔特利·博塔斯对做出“错误的决定”追悔莫及。

汉密尔顿把葡萄牙的杆位归功于“反直觉”的选择

本场排位赛之前,博塔斯在三节自由练习里的速度看似不可阻挡。在Q2用中性胎做出最快时间后,芬兰人在Q3的第一圈用软胎跑完后领先队友,尽管差距只有0.05秒不到。

此后的第二轮冲刺,两名梅赛德斯车手一反常态地换上了中性胎出场。汉密尔顿先驶上赛道并且刷新了单圈时间。不过,博塔斯立即还以颜色,重新回到第一。不过,英国人赶在时钟走完前过线,意味着他能够多跑一圈,并且他确实也这么做了。结果,他的第二个计时圈更快,以0.102秒的优势摘下本赛季个人第9个杆位。

“这个周末他一直很快,所有练习以及进入这个阶段。所以我不知道我是否能跑出一圈来与他竞争,”汉密尔顿在排位赛后对自己的神来之笔做出了解释。“我始终落后0.1秒或0.05秒的样子,但是最后时刻我做的决定创造了机会。”

“我们俩都给了机会在软胎和中性胎之间进行选择,而选中性胎有点反直觉,因为我们通常在Q3里软胎用到底。但额外跑一圈的想法,带来额外的机会、额外的尝试,在我看来挺不错。

”所以我选择多跑一圈,而我认为瓦尔特利选了做一个计时圈。但是他仍然做得很棒。

那一圈非常非常艰难,我不得不花费很大的精力。幸运的是,我认为我刚刚好在最后一个计时段差不多跑好,但那依然非常接近。”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F1 W11, arrives in Parc Ferme after Qualifying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F1 W11, arrives in Parc Ferme after Qualifying

Photo by: Sam Bloxham / Motorsport Images

博塔斯懊悔

位于阿尔加夫的波尔蒂芒是第一次举办F1大奖赛。为此,赛道方重新铺设了赛道表面的沥青,因此抓地力水平非常低,特别使得前轮在使用软胎时,很难在一圈时间里达到理想的工作状态。

此外,由于周六练习尾声时倒数第二弯的一块窨井盖在赛车通过时被掀起,赛会对所有窨井盖进行了排查和加固,迫使排位赛被推迟了30分钟开始。

在错过了看似志在必得的杆位后,博塔斯对自己没选择用中性胎做两个计时圈感到“烦恼”。

“第一个决定显然就是用什么轮胎。根据Q2之前我的感觉,中性胎实际上在计时的那一圈里比软胎好一丁点,”他说道。

“接着就是做一个或两个计时圈。显然一个计时圈的好处是你只需要一圈的油。如果你做两圈,你就需要两圈的油,那会更重一点。所以根据我在Q2里的感觉,在做单圈的时候轮胎的感觉挺好,我在Q3里也这么做。

“最终这是错误的决定,但我认为可能是赛道的温度降低了一点。我没能从轮胎上得到与在Q2里相同的感觉,而在那圈最后,我只希望我能多跑一圈,但是我没有需要的燃油。

“我做了错误的决定,这肯定很烦恼,但是刘易斯最后跑得非常好。”

积分榜上的69分差距,意味博塔斯只有全力争取赢得接下来的每一场比赛,才能留住世界冠军的悬念。

“这令人烦恼,非常令人烦恼,在完成那样的工作后”在被问到对排位赛结果有多郁闷时,他回答说。“但是在练习阶段高居榜首不重要。

“我总是试着重新来过,只把注意力放在接下来的阶段。特别是在第三节练习后,我们总是需要重启,吸收你从练习阶段掌握的参考信息,试着做得更好。

“所以这令人感到烦恼,因为你有速度……事实就是如此,而我会很快放下。这只是排位赛,明天才是比赛,我知道我有速度。”

shares
comments
葡萄牙大奖赛排位赛:汉密尔顿力压博塔斯,夺下阿尔加夫首个杆位
Previous article

葡萄牙大奖赛排位赛:汉密尔顿力压博塔斯,夺下阿尔加夫首个杆位

Next article

佩特洛夫在父亲被害后不再担任葡萄牙大奖赛车手干事

佩特洛夫在父亲被害后不再担任葡萄牙大奖赛车手干事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