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声援大阪直美,并提醒关注年轻运动员心理健康

七届F1世界冠军刘易斯·汉密尔顿声援主动退出法网的大阪直美,并且提醒特别是年轻运动员的心理健康应该得到关注。

汉密尔顿声援大阪直美,并提醒关注年轻运动员心理健康

        23岁的四次大满贯冠军大阪直美日前主动选择在罗兰加洛斯退赛,受到了热烈讨论。事发的原因是,大阪直美在法网开始前通过个人社交媒体表示,她不会在赛后接受采访,因为她认为运动员的心理健康常常得到忽视,特别是输掉比赛还要接受媒体拷问时。

        第一轮过后,这位日本网球选手没有食言,结果遭致赛会的重磅罚款,并且警告称如果她不履行义务,可能被禁止参加四大满贯。然而,当大阪直美披露自己在夺得美网冠军后遇到了心理问题后,舆论风向发生了巨大转变。

        事发后,汉密尔顿就在个人平台上进行了转发并发表了个人观点。他强调运动员的“心理健康不是玩笑,是严肃的事情”,而且声称不应该让大阪直美独自面对。

        本周末阿塞拜疆大奖赛前,汉密尔顿在出席国际汽联安排的新闻发布会时,不可避免地被问到了关于大阪直美问题,以及他是否认为运动员需要接受专业的心理指导。他声称以自己为例,他是在错误中不断吸取教训。

        “我不认为我是正确的人选,来回答那么做是否合适——寻求帮助,”七届F1世界冠军表示。“我从未真正涉足过运动心理学,但我绝对认为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话题。”

        “我不会说我对她有什么建议,我认为她是一位了不起的运动员和个人。她的激进主义是如此有影响力,而且在她如此年轻的时候,就肩负如此重担,这是不可避免的。 事实是,当你年轻时,你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这对你来说是沉重的负担。”

        “问题是我们大多数人可能都没有准备好。我记得当我刚参加F1时,车队有公关,但我还没有准备好,就被扔在镜头前;从没人告诉我要注意什么,或者什么可以帮助度过采访。你只是从错误中学习,这是特别令人头疼,尤其是当你的出发点是好的,却被人曲解的时候。”

        “所以,我认为她非常勇敢,我为她的勇敢鼓掌,因为我认为现在 要问询的是那些赛事的管理者,向他们提出质疑,迫使他们不得不考虑如何应对。因为他们的反应方式可不好——罚款。”

        “有运动员在谈论个人心理健康,然后因此被罚款,可不是什么好事。他们肯定可以更好地处理它,我希望他们深入思考,在今后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作为运动员,我们鞭笞自己,我们处于极限,而我们只是普通人。”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Photo by: Charles Coates / Motorsport Images

        现年36岁的汉密尔顿在2007年进入F1时22岁。因为异常突出的成绩,他立即被置于媒体之下。此后,无论是他第一次夺得世界冠军,还是个人场外生活,都受到了密切的关注。近年来,因为频频利用个人平台发声,致力于推动全球性社会问题的改变,他也受到了更多的关注。

        在F1世界里,媒体与车手的关系同样微妙。每场大奖赛期间,车手同样有着媒体任务。新常态下,因为只能远程采访,国际汽联统一安排了周四的媒体时间,每位车手至少要出席15分钟的新闻发布会,随后还有电视或混合采访区的时间。

        另外,对于包括汉密尔顿在内的成绩靠前的选手,几乎很少缺席周六排位赛和周日正赛后的前三名新闻发布会。而车队也会各自安排其他采访时段,确保满足媒体的需要,哪怕车手成绩不理想或者遭遇不如意的意外情况。

        当被问到F1的媒体环境是否应该调整时,汉密尔顿表示自己吃过苦头后才吸取教训,而他呼吁给初来乍到的年轻运动员提供更多媒体相关的指导。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老实说我没有真正思考过,因为我只是来这里做我的工作,”他说到。“站在摄像机前面仍然会让人望而却步,那一点也不容易。特别是如果你很内向,你会不知道如何应对那种压力。有些人会更加感到不自在。这些年下来我已经学到了,或者说仍然在学习,我试着继续学习如何应对媒体。”

         “当时我很年轻,我被直接扔进了维修区,没有人给我任何指导或支持。我很理解,当年轻车手进来时,他们面对我曾经经历过的事情。我不知道那是否是对他们有好处。我认为我们需要给予更多支持,并且我认为当你感到压迫的时候,不应该接受采访。”

        “有些情景下,例如直美的情况,她感到不舒服,为了她自己的健康,她不想接受采访。(法网的)强烈反对太荒谬了,人们忘了她只是凡人。她说‘我感觉不好,现在没法接受采访’。我认为真的需要审视一下,以及人们如何面对;人们应该更多的支持她,为她助威。”

 

shares
comments
博塔斯:合约谈判尚不是时候,梅赛德斯需要“和谐”环境

Previous article

博塔斯:合约谈判尚不是时候,梅赛德斯需要“和谐”环境

Next article

维斯塔潘“不关心”F1世界冠军争夺的心理游戏

维斯塔潘“不关心”F1世界冠军争夺的心理游戏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