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赛德斯:罗斯伯格遇险,源起汉密尔顿第三停

shares
comments
梅赛德斯:罗斯伯格遇险,源起汉密尔顿第三停
By: Frankie Mao
2016年9月20日 上午7:02

托托•沃尔夫坦言,正因为梅赛德斯在新加坡帮助刘易斯•汉密尔顿力保第三名,间接把尼科•罗斯伯格置于危险之中,不过德国人在比赛尾声阶段的赛车状况完全处于掌控之中,得以化险为夷。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 to R):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an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in the FIA Press Conferenc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Race winne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s with the team in parc ferme
The post race FIA Press Conference (L to R):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secon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thir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as Nico Hulkenberg, Sahara F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as Nico Hulkenberg, Sahara Force

罗斯伯格用一场胜利庆祝自己的第200场大奖赛,但是最后阶段他的领先位置一度告急。丹尼尔•里卡多第三次进站换上超软胎后,以疯狂的速度接近领跑的德国人。梅赛德斯运动主管沃尔夫承认,当时车队被逼入险境,因为二停并不是车队的计划。

“我不知道他进站前(与罗斯伯格)的差距到底是多少,但是突然丹尼尔跑出了相当惊人的圈速,而(预计的)差距很快就变成零,”奥地利人说,“这让我们没有选择,只能(让罗斯伯格)留在赛道上。”

“我们的统计显示我们应该在进站时仍有7秒的优势,但是2-3圈后,丹尼尔每圈快了3.5秒,而我们计算出(进站的话)优势不复存在。这犹如当头棒喝。那个时刻我们需要决定是猛跑然后进站,还是保守一点,保留一点轮胎和刹车来守住位置。最后我们选了后一种方案。”

比赛只进行了7-8圈,梅赛德斯工程师就多次提醒罗斯伯格注意冷却刹车,相同的问题也发生在汉密尔顿身上,而且因为处于追击和防守中,英国人的情况更紧张。

半程后,汉密尔顿因为在七号弯犯错而被基米•莱科宁超越,梅赛德斯不得不设防帮助卫冕冠军追回第三名,因此在他只用软胎跑了11圈后,就第三次召唤他进站更换超软胎。

虽然战术取得成功,但是沃尔夫坦言,正是这个举动,把罗斯伯格暴露在里卡多的火力下。因为梅赛德斯估计红牛让澳大利亚人第三停,是为了防范汉密尔顿。

“当我们看到刘易斯的刹车情况稳定了之后,我们知道他用先进站来超(莱科宁)是有可能做的,”沃尔夫说,“但是,为了超基米,我们实际上也触发了丹尼尔进站,而尼科无法进站。如果我们让尼科(第三次)进站,他就没可能赢得胜利。”

“两位车手的刹车完全相同,而且都从比赛一开始就遇到刹车过热。绝大部分比赛中,尼科都跑在干净的气流里,所以可以比较容易地管理刹车。”

“这就是新加坡比赛的一部分。你可以听到各种对刹车过热的哀叹,也许我们从一开始就走上了歧途,但是最后我们依然拿到第一和第三,这个结果说明我们的策略是对的。”

罗斯伯格尽在掌握

事实上,当里卡多换上超软胎后,他以每圈快2.5-3.5秒快速追回因多进一次站而落下的25秒,而梅赛德斯决定冒险让德国人留在赛道上。

“关键在于我们决定何时让他往前冲,”沃尔夫对车队的决定做出解释,“我们知道我们处在临界点上,但目的是让他在最后3-4圈可以使出浑身解数来守住里卡多。所以我们把所有正确的引擎模式都保留到最后那两圈,以便让他可以充分释放能量,又能靠引擎动力反击。”

“但是当我们碰到(菲利普)马萨与(埃斯特班)古铁雷斯缠斗的时候,情况不怎么叫人满意。古铁雷斯很神奇地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没让任何人轻松过去。老实说,当有车手为胜利而激战的时候,有人则在兜风,干扰比赛,而且总是同一个人。我们大喊查理(怀汀,F1赛事总监),因为菲利普已经跑开了,但埃斯特班还在兜风。他是个很可爱的伙计,但他看上去很享受自己与菲利普的差距。”

Next F1 article
维特尔为“一石二鸟”激动不已

Previous article

维特尔为“一石二鸟”激动不已

Next article

FIA将彻查新加坡清障人员滞留赛道原因

FIA将彻查新加坡清障人员滞留赛道原因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