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赛德斯豪赌汉密尔顿争冠希望

shares
comments
梅赛德斯豪赌汉密尔顿争冠希望
Adam Cooper
By: Adam Cooper
2016年11月1日 上午6:35

当所有的焦点都放在墨西哥大奖赛疯狂的收场时,刘易斯•汉密尔顿看似轻松的胜利其实不然。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2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2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2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2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makes a pit stop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2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s with the team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and team mat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 with the team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s with the team

虽然刘易斯·汉密尔顿在墨西哥的胜利看起来相当的闲庭信步,但是至少第一节,情况对于这位世界冠军和梅赛德斯车队来说绝对不是那么回事儿。

在经过惊险的刹车锁死以及在一号弯横切穿越草地之后,轮胎磨损造成的强烈震动让汉密尔顿的赛车悬挂面临着被震碎的危险。但是梅赛德斯的指挥墙还是决定放手一搏,让英国人继续使用这套损伤的轮胎。尽管风险犹存,但是车队决定为了汉密尔顿的利益接受它,而没有立刻责令其进站剥夺其夺冠的希望。

在经过那紧张的17圈后,汉密尔顿的比赛变得一帆风顺,没有受到来自尼科·罗斯伯格的任何威胁。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的身后发生了很多的故事。最后几圈马克斯·维斯塔潘、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和丹尼尔里卡多表演了一场大戏,为满场的墨西哥观众奉献了一场值得欣赏的精彩比赛。

排位赛中又一次让我们见识了不同的谋略。大车队在Q2做出了不同的轮胎选择,为发车有所打算。这一次梅赛德斯和法拉利选择了软胎,而红牛则选择了更具有传统优势的超软胎。马克斯·维斯塔潘和丹尼尔·里卡多做了相同的选择,而不像之前好几次采取不同的策略。

对梅赛德斯来说,软胎明显是更理想的比赛用胎,也让他们轻松做到了一停策略。

“这总是一个开放的决定。没有什么事情是显而易见的,”梅赛德斯执行技术总监帕蒂·洛维对Motorsport.com说,“所以我们在周五做足了功课,即便是在三练我们也还在考虑起步用对轮胎。但最后那是很清楚的决定。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很惊讶红牛的两辆车的选择相同。我们预测他们会区分策略,至少创造一些变化的元素。把同一策略用于两辆赛车,看起来似乎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让我们也很意外。”

“在速度上,软胎比超软胎能多发挥大约两到三圈。你可以用超软胎跑15圈,但是你会很慢。所以基于这一基础,事情就好办了。无论我们如何计算二停都不在我们的考虑中。”

梅赛德斯明显惧怕的就是超软胎会带给红牛非常好的发车,让他们在通往一号弯的长路中就一跃上到前头。最后这一幕没有发生,但是我们还是看到了汉密尔顿一系列的锁死以及在一号弯横切过弯。然后维斯塔潘靠向了罗斯伯格,把德国人挤上了草地。

事后汉密尔顿把自己的“冒险”归咎为刹车“光滑”问题,而同时罗斯伯格也在担心自己的赛车是否在和维斯塔潘的碰撞中受损。这显然不是梅赛德斯想看到的发车。

随后,短暂的安全车让汉密尔顿手握的领先化为乌有,也就没有了所谓他切过一号弯占到的便宜。同时他也感到宽慰,自己没有因为受到震动问题的困扰,立刻被召进站换上一套全新的轮胎。

“震动很大,”汉密尔顿表示,“很大一块都磨平了。老实说我真的认为我不得不进站,所以出之字弯的时候,我真的认为我那圈会进去。那样的话我的比赛也就毁了。但是他们让我继续跑,然后安全车出来了。”

汉密尔顿悬挂问题

当比赛重新开始时,梅赛德斯又有了全新头疼的问题。数据显示震动的问题严重到足以将底盘置于险境。

“那个磨平的程度是中高度的,”洛维解释道,“如果程度很高的话,就会导致很严重的震动,让悬挂超负荷。你还记得2005年基米(莱科宁)在纽伯格林的事故吗? 

事情发展的一个关键人物,是梅赛德斯的赛道主工程师西蒙·科尔。他在比赛周末具体负责赛车的可靠性。

“西蒙、帕蒂和我,我们在无线电进行了相当长的对话,讨论是否让该出于安全的原因让他进站,“托托•沃尔夫说,”在其他的比赛,我们一定会让他进站,放弃比赛。但是了让他留住世界冠军我们让他继续跑。”

让汉密尔顿继续跑的最终决定是洛维拍板的。“我同时也问了其他人该如何做。我们的决定是放手一搏。”

巨大的挑战是让汉密尔顿坚持得足够久,直到换上中性胎,让赛车在不需要第二次进站的情况下安全完成比赛。他的目标是19至20圈。但是最后他比预计的早了一些,在第17圈进站。

“他们感觉到了震动。我们可以带着它比赛,它不会损伤悬挂,”汉密尔顿表示,“但是情况变得越来越糟,即便我没有再遇到任何的锁死。我不得不采取许多的预防措施,来保护赛车坚持到第17圈。”

事实上,汉密尔顿在他进站之前的最后几圈已经把赛车推到了极限。

一帆风顺 

好在换上一套全新的轮胎后,这一问题随即消失了。汉密尔顿轻松地跑到了比赛结束,没有受到任何来自罗斯伯格的威胁。 

“在比赛中我没有需要猛跑的时刻,”汉密尔顿表示,“我非常的放松,尽力去照看引擎,能够调整好进弯因此比平常节省了更多的燃油。我们拥有很好的速度,所以能够释放很多的速度但依然很快。所以这对我来说是一场独一无二的比赛,毫无疑问。”

罗斯伯格的周日下午则艰辛得多。他整个周末都无法跟上汉密尔顿的速度,Q3已经是他表现最成功的一节了。但是在比赛中他也无法跟上自己的队友。相反还受到了来自红牛,尤其是维斯塔潘的威胁。 

罗斯伯格安全地摆脱了来自维斯塔潘的攻击。最后他的第二名同样很轻松。所有的看点又转移到了后面,维特尔追上了荷兰人,里卡多又追上了维特尔。三人的缠斗也将原本并不能算得上本赛季最精彩的一场比赛推向了高潮。

赛道上有一些很精彩的攻防,并且很多都涉及了时候赛会干事的调查。但是在比赛尾声,或许很容易让我们忽略的是三位车手用了三种不同的策略。 

看到里卡多在第一圈结尾就进站相当引人入胜。最初看起来他似乎遇到了爆胎,但是这是一次策略的决策,利用安全车获得进站优势。所以在排位赛对两位车手使用相同策略后,正赛红牛只用了一圈就让两人在策略上“分道扬镳”。

马库斯·埃里克森和乔林·帕尔默也通过在第一圈就一停后跑完了比赛,令人非常印象深刻。因为里卡多还进行了二停换上了软胎,让他在比赛尾声能够全力冲刺。

“赛前我们的模拟器显示如果有一次很早的安全车,拥有50/50的概率决定进站还是不进站,”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表示。

与此同时维特尔用软胎跑出了魔鬼般的第一节,享受了短暂的领先,并且全程都发挥了很理想的速度。在令人失望的排位赛之后,德国人曾表示本周的法拉利足以竞争头排。但如果他的起步位置可以更加靠前,又没有在一开始被菲利普·马萨阻挡住势头,他本有机会给罗斯伯格一点颜色看看。取而代之这位前世界冠军和法拉利经历了一个相当酸楚的周日……

 

翻译/马力欧

完整的墨西哥大奖赛分析,请阅览Motorsport.com的最新电子杂志GP Gazzette,点击这里即可免费阅读

GP Gazette Issue 001 - Mexico 2016
 
Next F1 article
FIA调查“维特尔咒骂怀汀事件”

Previous article

FIA调查“维特尔咒骂怀汀事件”

Next article

沃尔夫:争冠局势对罗斯伯格“有利”

沃尔夫:争冠局势对罗斯伯格“有利”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