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ula 1 Hungarian GP

梅赛德斯:汉密尔顿杆位证明了地面效应的”难以琢磨之处“

梅赛德斯领队托托·沃尔夫认为刘易斯·汉密尔顿在匈牙利排位赛里获得杆位,充分证明了地面效应规则的“难以捉摸之处”,而德国车队为乔治·拉塞尔提前出局承担责任。

Pole man Lewis Hamilton, Mercedes-AMG, celebrates in Parc Ferme

匈牙利大奖赛排位赛最后时刻,汉密尔顿在最后一圈以0.003秒击败马克斯·维斯塔潘,获得了自2021年沙特阿拉伯大奖赛之后自己的第一个杆位,也是职业生涯第104个杆位。排位赛后,英国人直言感觉就像“第一次”拿到杆位。

去年梅赛德斯同样在匈牙利抢到杆位,但与一年前相比不同的是,本赛季车队依然遭遇了极大的困难,特别是在赛季初确定W14原先的理念不成功后,对整体的开发方向做了大尺度的改动。尽管此前汉密尔顿和拉塞尔多次为车队登上领奖台,但在追赶处于标杆地位红牛方面依然任务艰巨。

在银石时梅赛德斯推出了新鼻翼,但没有起到明显的作用,排位赛不敌客户引擎迈凯伦,正赛里汉密尔顿和拉塞尔也未能超过兰多·诺里斯和奥斯卡·皮亚斯特雷,尽管前者在主场获得第三名。

在布达佩斯炎热天气下的排位赛,采用了试验性的轮胎分配规则。不仅汉密尔顿“爆冷”夺下杆位,今年更多处于中下游的阿尔法·罗密欧双双进入前十,而且周冠宇拿到了第五的职业生涯最高发车位置。对于本周六出现的场面,沃尔夫认为这有力地证明了新时代空气动力学规则是一个谜团。

“我认为这些地面效应赛车肯定有其难以琢磨之处,”沃尔夫说。“所有车队的表现似乎都起伏不断——祝贺阿尔法·罗密欧:他们获得第五和第七。我认为他们并不真地理解这一表现的由来。红牛似乎是唯一一支真正解开了谜团并明白会发生什么的车队,也许迈凯伦现在也是如此。”

“但这不是你可以逆向工程的东西。你只有努力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我们赛车最大的弱点不是缺乏下压力,而是赛车的不可预测性。车手们一直没有信心在排位赛中真正发力,我认为今天赛车给了他们信心,让他们可以真正推进,而不用担心赛车会在入弯和出弯时失控。我认为这是我们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让他们的赛车平衡更加可以预测。”

但是对沃尔夫和他的车队来说,亨格罗林的排位赛成绩喜忧参半。拉塞尔在第一阶段结束只排在第18位,提前出局,不得不在正赛里从倒数第二排发车。

事后,拉塞尔直言整个Q1他的每次出场都是“错误的时间、错误的赛道位置,作为一个集体冒了太多风险”。沃尔夫承认,梅赛德斯必须为此担起责任。

“ Q1 的整体情况很混乱,不仅对我们,对许多其他车手也是如此,”奥地利人说到。“赛道上有这么多赛车,我们把他处在了错误的位置上。第一轮冲刺已经受到了影响。 我们知道在最后一弯,每个人都挤在一起,这很不理想,随后车手之间的协议就不存在了,因为他在 13-14 号弯之间被三辆赛车超过。这显然完全搞砸了你的最后一圈,但我们需要承担责任,因为我们没有给到他更好的位置。”

George Russell, Mercedes F1 W14

George Russell, Mercedes F1 W14

Photo by: Zak Mauger / Motorsport Images

 

 

Be part of Motorsport community

Join the conversation
Previous article 周冠宇靠”硬能力、硬速度“拼来F1生涯最佳发车位
Next article 匈牙利大奖赛:维斯塔潘豪取七连胜,诺里斯连续两场第二名

Top Comments

Sign up for free

  • Get quick access to your favorite articles

  • Manage alerts on breaking news and favorite drivers

  • Make your voice heard with article commenting.

Motorsport prime

Discover premium content
订阅

版本

中文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