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赛德斯承认两大因素在加拿大排位赛拖了后腿

shares
comments
梅赛德斯承认两大因素在加拿大排位赛拖了后腿
2018年6月10日 上午8:15

托托·沃尔夫承认少带了Hypersoft轮胎和搁置引擎升级计划这两个双重因素,让梅赛德斯没能拿到加拿大大奖赛的杆位。

瓦尔特利·博塔斯在排位赛Q3以0.093秒的微弱劣势,屈居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之后列第二。他的队友刘易斯·汉密尔顿则相差德国人0.232秒,将从第四位发车。

本周末,梅赛德斯只给两名车手向倍耐力预定了5套Hypersoft轮胎,而法拉利和红牛的车手各有6套。这使得汉密尔顿和博塔斯不得不等到周六的最后一节练习时,才第一次使用这套最软配方的轮胎,导致了对其性能了解不如竞争对手。

本周末的前三个赛道阶段,红牛看起来更具有优势,马克斯·维斯塔潘包揽了三节自由练习的全场最快单圈时间。但是,当法拉利为维特尔解决了赛车平衡的问题后,他在排位赛中拿出了世界冠军应有的表现,本赛季第四次摘下杆位。与此同时,此前发挥差强人意的博塔斯,反倒在排位赛取得了进步。

维特尔、博塔斯和维斯塔潘三人的单圈时间,差距在0.173秒之内,说明了三大车队实力接近。对此,身为梅赛德斯车队主管,沃尔夫坦言最微小的劣势都可能对成绩带来巨大的影响,而Hypersoft轮胎不足和没有带来引擎升级,在蒙特利尔拖了车队的后腿。

“事实是锦标赛的胜负总是由非常细微的差距决定,”沃尔夫说,“没有给车手足够的赛道时间来使用Hypersoft轮胎,就这一点来说,如果这个周末我们可以改变的话,我们肯定会采取不同的办法。”

“我们今天才用了Hypersoft轮胎。这是决定性的因素吗?可能不是。有很多原因。如果我们带来了引擎升级,我们原本就会获得优势。既然到了这个程度,我们不能错过最微小的升级,而哪怕是最小的错误,我们也会受到惩罚。”

“对我们的对手来说也是如此。这些都会成为影响比赛胜负的因素。我个人的观点是,如果我们可以用足某一套轮胎,它最终会是决定我们排位的轮胎,它会给你优势,无论这个优势如何。”

可靠性与性能的抉择

关于在赶往加拿大前突然决定不启用引擎升级,沃尔夫表示车队必须在可靠性和性能提升之间做出抉择。虽然吉尔·维伦纽夫赛道比较消耗引擎,但是他相信两位车手的第一颗引擎不仅可以安然度过比赛,而且性能上不需要做出妥协。

“我们在最后一刻决定不带来引擎升级,因为在最后一次Dyno测试时,可靠性不够,”奥地利人解释道,“DNF的结果比可能是0.1秒的提高更令人痛苦,对锦标赛争夺的伤害也更大。但是,那原本绝对会改变今天的结果,也许足够拿到杆位,也许刘易斯可以进入第一排。我们不知道结果会如何,但它原来有可能改变整个结果。”

“我们知道引擎需要用很久,原本我们是要到匈牙利继续用这颗引擎,所以总里程数是计算好的,而且为排位赛和正赛预留的性能额度与如果使用新引擎的话是相同的。不管如何,每个人都追求极限,把最大性能压榨出来。到了这个程度,你总是处在临界点——性能与可靠性的比较。等到赛季结束时,我们就会知道我们是否做得足够。”

Lewis Hamilton, Mercedes-AMG F1
Lewis Hamilton, Mercedes-AMG F1

Photo by: Simon Galloway / Sutton Images

杆位输在10号弯

根据轮胎选择规则,车队在冬天就对其要在加拿大用的轮胎进行搭配,而当时对Hypersoft轮胎的所有信息都来自2017赛季阿布扎比大奖赛之后的轮胎测试。

虽然汉密尔顿认为车队如果对轮胎做了不同选择,排位赛结果可能不同,但鉴于当时对新配方轮胎的不了解,也只能事后诸葛。不过他更觉得,如果不是在Q3第二次进行计时圈时才10号弯锁死轮胎,他应该能拿下杆位。

“昨天赛车在进10号弯的时候表现很好,通常最后一个计时段是我在这条赛道上最强的地方,但是(排位赛)我就是感到很挣扎,”英国人说。

“10号弯并不是非常颠簸,但昨天我们有两次轻微的锁死。当你不断追求极致的调校时,有些地方是会受到影响的,而今天每每进入那个弯,我都很难让赛车停止前轮或后轮锁死,所以相当混乱。”

“我需要查看下是什么原因,因为这损失了不少时间。如果我搞明白了如何解决问题的话,我就能跑好那个弯并拿到杆位。”

“我希望明天我们还能处于有利的位置,昨天我们的长跑真的很好。红牛的长距离表现如何值得关注。希望我们能够在压力下取得进步。”

Next F1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