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赛德斯否认制止汉密尔顿攻击博塔斯

shares
comments
梅赛德斯否认制止汉密尔顿攻击博塔斯
By:
2019年4月28日 下午9:49

梅赛德斯领队托托·沃尔夫否认车队在阿塞拜疆大奖赛尾声阶段干预两名车手的争夺,尽管刘易斯·汉密尔顿看似就要向最后获胜的瓦尔特利·博塔斯发起进攻。

梅赛德斯在阿塞拜疆实现了本赛季连续第四场比赛包揽前二名,此举创下了F1新的纪录。不过最后几圈里,汉密尔顿一度追到了队友身后0.9秒左右,可以利用DRS系统和队友赛车的滑流来尝试超车。但是,博塔斯顶住压力,在巴库拿下一场迟到的胜利。

然而,就在梅赛德斯内战一触即发时,转播镜头捕捉到了沃尔夫在自己的工作台上摁下通话的按钮,让人误以为他叫停了两位车手的争夺。

“我们知道最后时刻局面可能会有点激烈,但我们没有跟他们通话,”奥地利人解释说,“我不是在同车手说话。如果我按下车手按钮,我知道自己会怎么做。所以我没有给自己与车手对话的许可,因为我会有情绪,而且时而说出让自己后悔的话。”

沃尔夫称当时他所用的是车队的内部通讯线路,而他从不直接与车队交流。他表示自己是与维修区工作墙上的策略师们进行沟通,“更多的讨论是维特尔是否会接近、我们是否保护引擎、莱克勒克或维斯塔潘是否会尝试最快单圈”。

尽管如此,这位梅赛德斯车队主管承认博塔斯和汉密尔顿在换上中性胎后,被告知车队“不确定轮胎是否能坚持到最后”,以及“不要给轮胎施加太多压力,因为不确定它们能完成比赛”,但是他们“会在最后时刻有机会互相战斗”。

然而,就在汉密尔顿出16号弯后可以动用DRS的时候,博塔斯利用落后的威廉姆斯赛车形成的滑流,及时重新建立了至少一秒以上的优势。

 “把他挡在后面总是很难,可以保证的是刘易斯总是会不惜一切来夺回领先,他是真正的斗士,”博塔斯在赛后说,“我需要做的就是专注于自己的驾驶,不要犯任何愚蠢的错误,同时尝试拉开足够的差距让DRS无法启用。”

“我感觉自己还有一些速度没有发挥,因为我可以控制何时节省轮胎。不过,我确实在比赛里遇到了前轮刹车过热的麻烦,所以我时不时需要管理刹车的损耗和温度。之后,我在需要的时候可以跑快一点。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只是有时候看上去容易,其实非也。”

虽然法拉利的查尔斯·莱克勒克依靠不同的策略而领跑了十多圈,但比赛的节奏实际控制在博塔斯手里,而且他觉得自己其实有更多的速度没有发挥出来。同时,他承认没有安全车确实对梅赛德斯有利。

“我们认为三大车队的比赛速度会非常接近,实际上如果单看第二阶段,确实在纯速度方面非常接近,“芬兰人解释说,“可能法拉利和红牛的速度在最后时刻有点下滑,但当我们领跑的时候,我们在用软胎时表现非常强势,成功建立了一定的差距,然后我们可以控制比赛的节奏。”

“如果出现一次安全车的话,情况可能就会有变。而当你处于前面时,你希望变数和安全车越少越好。今天的情况就是如此,也是我们留有余地的原因。”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2nd position, and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1st position, on the podium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2nd position, and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1st position, on the podium

Photo by: Glenn Dunbar / LAT Images

Next article
阿塞拜疆大奖赛:博塔斯主导梅赛德斯第四场“1、2完赛”

Previous article

阿塞拜疆大奖赛:博塔斯主导梅赛德斯第四场“1、2完赛”

Next article

比诺托:法拉利在莱克勒克进站时机上“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比诺托:法拉利在莱克勒克进站时机上“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Event 阿塞拜疆大奖赛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