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赛德斯否认“佯装进站”阻扰莱科宁

shares
comments
梅赛德斯否认“佯装进站”阻扰莱科宁
By:
2018年9月3日 上午8:09

托托·沃尔夫坚持表示梅赛德斯没有在意大利大奖赛中采取“佯装进站”的诡计来迷惑法拉利,而F1赛事总监查理·怀汀同样不认为梅赛德斯的举动有问题。

本场比赛的进站策略成为比赛胜负的关键。第21圈,基米·莱科宁在领跑的情况下进站。当他进入维修区通道时,梅赛德斯的换胎团队离开车房后来到停车位。但是,紧追对手的刘易斯·汉密尔顿并没有进站,而是多跑了七圈。

“那不是佯装进站,”沃尔夫在赛后被Motorsport.com问到相关话题时说,“我们准备好的是(与法拉利)反过来做。如果基米没有进站,我们则会进站。所以,我们是有准备的。”

“如果你要做’overcut’或’undercut‘,就要随时做好准备。我们当时不知道基米会进来,所以告诉车手的信息是做相反的事情,而那意味着你需要进站团队做好准备。”

虽然汉密尔顿并没有通过“overcut”的晚进站超过莱科宁,但是瓦尔特利·博塔斯扮演了关键的角色,不仅延缓了同胞的前进,而且间接使法拉利赛车的轮胎更快地消耗,为队友在倒数第九圈完成超车打下了伏笔。

英国人最终在蒙扎第五次夺冠,力挫了法拉利主场获胜的野心。而就梅赛德斯的进站策略,他表示自己一直非常清楚车队的计划。

“其实比赛很好解读。当然我已经看过不同情况的模拟分析,”汉密尔顿在赛后的文字媒体会伤说,“我和车队之间来来回回的沟通非常顺畅。”

“我还在想他们是否会让我比他(莱科宁)早一圈进站来用’undercut‘战术超过他,但是没有那么做。我有两圈跑得非常好,但是他就在我的时间窗口之内,所以我必须继续跑。”

“通过赛道上的几个电视屏幕,我注意到他们驶出Ascari,我可以看到他缩小了同瓦尔特利的差距。就这样的情况来看,我假设他们会让我进站,因为间距正在拉大,当时他更快。”

“策略上非常出色,我知道我需要怎么做。我必须缩小差距并照顾好轮胎。我可以看到他在个别弯角里很伤轮胎,所以我心想‘他不可能坚持很久’,事实的确如此。”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9, passes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71H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9, passes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71H

Photo by: Sam Bloxham / LAT Images

《竞赛规则》第28.12条写到:“车队人员只有在被要求对赛车进行作业前夕,才能进入维修区通道,而且必须在作业完成后立即撤离。”

怀汀对此表示,只要车队的确是计划进站但在最后一刻改变主意,FIA就不要介入,除非存在非常明显的阻扰对手进站的嫌疑。

“我的感觉是这属于比赛的一部分,”他说,“我们不喜欢车队长时间地在维修区通道里待着,如果他们没有真的进站的话,如果他们仿佛要进站所以才出来。”

“如果他们每圈都这么做,我们肯定要发话了。他们可能是考虑要进站但又改变了主意。除非有人很明显做得不对,我认为我们不会进行干涉。”

“如果他们确实那么做,我们会审视的。如果他们的所作所为确定是那样,给另一辆车进站制造麻烦,而他们没有意图进站,那我们可能就要进行调查。”

Next article
格罗斯让因底板违规被取消成绩

Previous article

格罗斯让因底板违规被取消成绩

Next article

迈凯伦提拔诺里斯在2019年取代范多恩

迈凯伦提拔诺里斯在2019年取代范多恩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