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赛德斯与法拉利的真正战斗

刘易斯•汉密尔顿力挫塞巴斯蒂安•维特尔赢得比利时大奖赛胜利,在2017年F1世界冠军争夺的下半场扳回一城,但是法拉利赛车能够在斯帕——梅赛德斯的地盘与之不分伯仲,预示着真正的战斗才刚拉开序幕。

几乎从五盏红灯熄灭后全场比赛的第一个弯开始,汉密尔顿与维特尔就紧紧首尾相接。法拉利工程师开场不久后询问自己的车手,德国人表示可以跟上领跑的对手,没有任何问题。整整44圈,除了进站和最后冲线,俩人的差距恒定地维持在两秒钟以内。

斯帕的高速特性,与银石的低下压力部分相近,尽管两条赛道本身并不相同。梅赛德斯在夏休后的第一场比赛,完成了动力单元的升级,力求进一步巩固动力方面的优势。汉密尔顿在排位赛里没有受到任何挑战,拿下了本赛季个人第七个杆位。今年在梅赛德斯走马上任的詹姆斯•埃里森表示,所谓W08在Q3里能提升战斗力的说法并不合适,而是引擎始终有强大动力,就看如何使用。

埃里森对Motorsport.com说:“并不是所谓的在Q3里有优势。我们整个周末都有最强大的动力单元,只是我们不在周五用得太狠,但是到了真正关键的阶段,这样的引擎确实非常有用。”

“我认为赛季一开始,我们就有最好的动力单元,赛季中也是,现在也是。如果赛季结束时,我们的引擎不是最强的,我会很惊讶。”

Podium: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Podium: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LAT Images

虽然看似不费吹灰之力摘下杆位,而且始终处在领先位置,但梅赛德斯在赛车设定上做了妥协,在排位赛表现和正赛表现中寻找平衡,牺牲了排位赛里W08在缠绕的下坡路段为主的S2的一些表现,保证长距离下赛车的综合发挥,因为法拉利SF70H的特点在于综合性能更出色,哪怕直道上直线速度落后于竞争对手。

梅赛德斯的目标在比赛中得到实现,在每一圈里,汉密尔顿与维特尔在S1旗鼓相当,但英国人在S2可以稍快,而德国人只能在S3能够追回,就此形成了你来我往的拉锯战。也正是因为每一圈都承受了维特尔施加的强大压力,汉密尔顿对安全车出动感到不满的原因。

本周末背靠背的蒙扎,理论上也更适合梅赛德斯,但因为是法拉利的主场,而且又逢70周年纪念,后者必定孤注一掷。再之后,赛季将回到亚洲,而第一场就是令“银箭”如临大敌的新加坡,今年前两场慢速赛道的比赛以跃马包揽第一排和前二名的完胜告终。随后,又是综合性的马来西亚和各方面追求极致的铃鹿;最后四场,则是传统色彩更浓的墨西哥、比利时,以及两条现代化的奥斯汀和阿布扎比。

进入下半赛季,研发竞赛成为这场银红大战的关键。虽然法拉利在斯帕——梅赛德斯的赛道——没有获胜,但至少不相上下。托托•沃尔夫更是坦言车队只能刚好守住靠前的位置,而未来两个月的军备竞赛更加艰难,毕竟五个月以来,双方赛车的潜力已经最大化地榨取出来,最后的0.1秒最难找到。

“我对他们在斯帕表现好一点也不意外,”梅塞得运动总监在赛后说,“首先,我认为真的很难找到不同赛道之间的规律。我们已经从今年的比赛中发现,你觉得自己好,但可能没那么好。”

“我们知道自己在匈牙利和摩纳哥那样的高下压力、慢速的赛道上表现不出色,所以我们需要在新加坡有所提高。与法拉利的战斗会非常艰苦,双方都在研发竞赛中把自己压榨到极限。每场比赛我们都要把赛车的能力全部激发出来,才能保持领先。”

胜利让汉密尔顿得以把积分差距缩小到7分,如果他在蒙扎实现二连胜,而维特尔最多第二名,他就能以分站冠军数更多登上榜首。但是,这位三届世界冠军已经预见维特尔和法拉利一定会紧紧咬住,而且承认对手今年的表现更加稳定,所以他和车队必须提高自己一方成绩上的连贯性。

Lewis Hamilton, Mercedes-Benz F1 W08  and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battle for position
Lewis Hamilton, Mercedes-Benz F1 W08 and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battle for position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今天他在期盼我犯错,我肯定不会帮他大忙,”汉密尔顿说,“我认为这会取决于可靠性,可能会是毫厘之间的差别,也会由我们成绩的稳定性决定。”

“两辆赛车有各自的长短处,肯定在有些地方,我们快一点,而有些地方他们更快,而且每场比赛都会不同。但是,他们整个赛季以来都很稳定,所以他们在(车手)积分榜上有充分的领先优势。”

“虽然这个周末我们的发挥非常稳健,但是也只够守住领先的位置。下一场比赛可能也是如此,或者谁知道,可能间距会变大,又或者他们领先。我无法预计。再后面的比赛需要下压力,那会变得艰苦。当我们去到新加坡,他们的赛车在那样的条件下会非常出色。”

在汉密尔顿看来,研发战最大的困难倒不在于提升现有赛车的能力,而是如何与为2018年赛车做准备做好取舍。

“在研发率方面,我们跟任何车队一样强,但为了明年赛车的考虑,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英国人说,“我们不想变成最后一个开始准备明年赛车的,所以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较量:搞清楚你需要花多少时间继续研发今年的赛车来把工作完成,以及把明年的工作搞定。”

“这一定是法拉利和我们之间的一场心理战,也是车队自己的心理挣扎。但是,我希望我们的赛车有更多可以挖掘,而且我们需要更多竞争力来赢得冠军。”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in the Press Conference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in the Press Conference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在斯帕的周末,瓦尔特利•博塔斯对W08感觉挣扎,尤其赛车尾部的平衡让他很受困扰,直接影响到梅赛德斯没能包揽第一排的发车位,被维特尔挤到了头排。

安全车时段过后,博塔斯又陷入苦战,连续被红牛的丹尼尔•里卡多以及接受处罚后赶上的基米•莱科宁在直道上超过。

很明显的是法拉利必定会在今后的比赛里力挺维特尔,而刚刚与跃马续约一年的来科宁,已经主动帮助队友兼好友。他在Q3明知自己争强杆位无望后,自发地为德国人制造牵引力。当然,公私分明的芬兰人,不会在比赛中对汉密尔顿做出任何超出竞赛范畴的行为。

对此,梅赛德斯将如何协调自己的两名车手,也将影响到汉密尔顿是否能赢下与维特尔的大战。

当被问到面对“法拉利原则”,梅赛德斯是否还会坚持自由竞赛的车队理念时,沃尔夫回答说:“我希望保留开放的选择权。有些比赛你不可能计划到会发生怎样的情景,总是会与你的预期不同的情况发生。法拉利的情况是维特尔在积分上领先基米很多,所以基米会支持他。“

奥地利人补充说:”我们的原则之一,我们会审视比赛里发生的每一种情况,为车手和制造商锦标赛。”

Andy Shovlin, Mercedes AMG F1 Engine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and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celebrate on the podium
Andy Shovlin, Mercedes AMG F1 Engine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and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celebrate on the podium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塞巴斯蒂安 维特尔 , 刘易斯 汉密尔顿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