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机构相信F1将在危机中全身而退

shares
comments
权威机构相信F1将在危机中全身而退
By:
2020年4月4日 上午8:42

权威信贷评级机构穆迪投资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认为尽管在新冠肺炎疫情下F1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但是哪怕整个2020赛季取消,这项运动仍有能力扛过危机并在未来重回正轨。

面对全球经济受到的震荡,F1也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力求保护参赛车队:把强制的工厂停工事件提前到三四月;把新技术规则实施推迟到2022年;2021年将继续使用今年的赛车;禁止在今年余下时间对2022年新赛车进行研发。另外,不排除在有必要的情况下,采取进一步的控制成本举措的可能性,包括进一步推迟新规则到2023年、冻结引擎研发等。

拯救车队无疑是F1拥有者自由传媒的当务之急,但是其如何自保也是确保这项运动今后能正常运转的关键。

穆迪公司作为美国著名的信贷评级机构之一,在近期发布的一份评级报告中,确定F1的实际控股公司Alpha Topco Ltd为“B2”企业家族评级(CFR,属于长期评级,反映对某一公司家 族所有债务和类债务责任违约的相对可能性,以及违约 造成的预期财务损失),即债务为投机级别,信用风险高。同时,穆迪将F1的评级展望从“正面”下调为“负面”。

穆迪公司对当前形势F1的现状进行了概括:

  • 2020赛程受到严重干扰,并可能因新冠肺炎的爆发而使2020赛季严重受限
  • 赛程受到干扰的结果就是,预计2020年收入和现金流量将减弱,杠杆和流动性下降
  • 该公司的成本灵活性、较低的资本支出和强大的流动资金余量,可以经受住严峻的下降趋势,包括彻底取消2020赛季
  • 由多年期合同驱动的公司现金流具有弹性和F1特许经营权的实力可以为其在疫情过后的业务和财务业绩的恢复提供支持
  • 但是,在潜在的经济环境疲弱的情况下,在2020年后改善公司资产负债表的挑战仍然存在
Chase Carey, CEO of F1

Chase Carey, CEO of F1

Photo by: Jack Ke

资金余量的保障

对于这个评级,穆迪公司做出了详细的解释:“新冠肺炎疫情的迅速蔓延、全球经济前景恶化、石油价格下跌以及资产价格下跌正在许多行业、地区和市场造成严重而广泛的信贷冲击。这些情况的综合信用效应是史无前例的,并且由于赛程受到干扰,对F1造成了不利影响。”

当前,2020赛季的前八场比赛中有两场取消,分别是揭幕战澳大利亚大奖赛和赛历上最受瞩目的比赛之一的摩纳哥大奖赛,而包括中国大奖赛在内的其余六场则延期。

目前原赛历上保留着的最早的比赛,是六月中旬的加拿大大奖赛。然而,考虑到疫情恐怕无法在短期内彻底消褪,尤其是原定于六月开始的欧洲杯、7月揭幕的东京奥运会都延期一年,F1赛季何时能够重新启动,无人可以给出明确答案。

F1 CEO切斯·凯利表示目标是在夏天开赛并依然举行15-18场大奖赛。为此,车队已经做好了跨年比赛的准备。但是正如穆迪公司所说:“在目前这个阶段,尚无法预测2020赛季的结果,其范围可能从适度削减到大约15-18场比赛到整个赛季完全取消。”

不过,哪怕2020赛季不幸真的无法进行,穆迪公司认为“F1具有强大的流动性和足够灵活的成本基础,可以经受住严重缩水的2020赛季,而且穆迪认为这能够承受住整个赛季取消。”

根据穆迪公司的数据,F1在2019年底拥有“大约9亿美元的充裕流动资金余量,包括4亿美元的现金余额和5亿美元的未提取的承诺性循环信贷额度”。因此穆迪公司认为,对于那些可能在2020年最终无法进行的大奖赛,F1足以把先期收到的承办费返还给赛事推广方,同时包括退还赞助商的赞助费、转播机构支付的版权费、需要给车队的费用以及其他间接和利息。

Christian Horner, Red Bull, Toto Wolff, Mercedes AMG, Mattia Binotto, Ferrari

Christian Horner, Red Bull, Toto Wolff, Mercedes AMG, Mattia Binotto, Ferrari

Photo by: Evgeniy Safronov

《协和协议》影响小

根据自由传媒公布的报表,2019年F1总收入超过20亿美元,盈利1700万美元,是该美国公司自2017年1月完成收购之后第一次实现盈利。自由传媒一心想把F1这笔生意“做大做强”,原本要在2021年启动的改革是其最为核心的战略部署。

但是2020年对其同样重要:一是通过荷兰和越南两场新赛事的举行来来宣布“领地”;二是需要与车队、国际汽联签订新的《协和协议》,那将标志着一场真正的“胜利”;三是诸多主要电视转播机构的合约恰好都在今年年底到期,如何在付费电视和免费电视之间达到平衡,将关系到2021年的收入。

对于尚未签订的新《协和协议》,穆迪公司预计“不会对该公司的经济产生不利影响。尽管如此,在签署新协议之前,仍然存在一定程度的执行风险。”

二月份,凯利曾就新协议的谈判进度向Motorsport.com做出说明。“我们有协议在台面上,我们都感到称心。我们的提议对所有人都公平。我们正在与车队商谈,我认为他们的态度是积极的。”据悉,一些车队都提出了自己关心的“话题”,而凯利不否认与他们进行“私下对话”,但只是为了“响应每个人”。

突如其来的疫情难免对新《协和协议》的谈判进程带来一定的影响,尤其是只能通过电话或视频会议来进行。当然,十支参赛车队当前的首要任务是安全渡过这个非常时期,那么就必须最大限度地控制成本。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车队今年还是能收到其应得2019年的参赛奖金。但更大的问题是,随着今年比赛的减少——甚至赛季取消的最极端情况——本赛季的奖金如何分配。这是否会成为谈判时的一个变数。

穆迪公司在对F1的评级前景展望中也注意到了这个潜在的问题:“如果与新的《协和协议》谈判中产生重大不利影响,例如支付给车队较高的总奖金(以向车队付款前EBITDA的百分比衡量),那么可能会降级。”

Chase Carey,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and Executive Chairman of the Formula One Group with Greg Maffei, President and CEO of Liberty Media and John Malone, Liberty Media Chairman observe the National Anthem on the grid

Chase Carey,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and Executive Chairman of the Formula One Group with Greg Maffei, President and CEO of Liberty Media and John Malone, Liberty Media Chairman observe the National Anthem on the grid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来自母公司的支持

眼下由于这场疫情,全球体育赛事处于停摆阶段,所有赛事组织都受到波及,其中东京奥运会确定延期一年举行的影响面无疑是最大的。不过穆迪公司认为,自由传媒本身的实力,加上F1自身的特色,是这项运动能够在危机中幸存并最终恢复正常的保证。

“对(2020赛季)取消进行流动性余量的评估是很复杂的,而且仍有一定程度的流动性不足的风险,尽管穆迪认为这种风险较低,“穆迪公司总结道。

“该公司还可以从其所有者自由传媒公司获得支持,后者目前拥有大量可用资源。有相对高可能的是,该公司会在2020年违反其杠杆契约,这在循环信贷额度(RCF)获得或可用时适用。高级有担保融资的条款允许根据所需比例的RCF贷方对杠杆契约进行修改或放弃。”

本周日将举行第二场F1官方虚拟大奖赛,查尔斯·莱克勒克、亚历山大·阿尔本、兰多·诺里斯、安东尼奥·吉奥维纳兹、乔治·拉塞尔、尼古拉斯·拉蒂菲确定会参加。另外,在这场更多是娱乐性质的线上比赛后,将进行一场专业性质的F1电竞表演赛。

F1明确表示将利用眼下的灵活性,通过探索包括电竞、原创影视作品的开发等各种创新的手段,提升其未来持续发展的价值。

所以,穆迪公司认为,“F1以其合约内的收入性质、强大的特许经营权、庞大的车迷群和高现金兑换率,可以相对很好地在疫情过后恢复过来。由于续签电视合约的时机以及疲软的宏观经济背景,该公司可能在2021年面临一些收入方面的挑战。但是,在转播市场面临更大挑战的情况下,F1特许经营的实力和吸引力提供了一定的保护。”

F1 flags fly around the circuit

F1 flags fly around the circuit

Photo by: Joe Portlock / Motorsport Images

Next article
F1考虑进行引擎冻结以降低成本

Previous article

F1考虑进行引擎冻结以降低成本

Next article

倍耐力F1主管伊索拉驾驶救护车志愿抗“疫”

倍耐力F1主管伊索拉驾驶救护车志愿抗“疫”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