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ula 1

新常态下,你需要了解的F1新赛季

shares
comments
新常态下,你需要了解的F1新赛季
By:
2020年6月30日 下午5:09

在推迟了112天之后,本周末F1赛车就将在奥地利红牛环重返赛道。然而,记忆中的大奖赛现场将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新常态”。

三个半月前的阿尔伯特公园仿如隔世,但是那个周五的中午,F1主席切斯·凯利在围场门外,当着数十名媒体的面叫停揭幕战的场景,依然记忆犹新。随后便是车队匆忙打包、装箱、撤场。再然后便是一个又一个取消或延期的声明。所有人都在等待2020赛季重开,这一等就是112天。

想象一下这样的画面:本周二、三,一架又一架私人包机,搭载着F1、F2、F3的参赛人员和工作人员,从卢顿、博洛尼亚这样的小型机场起飞,直抵斯皮尔堡的茨尔维格机场。在那里,等待着他们的是一辆辆包车,直赴驻地或赛道,随后每天往返,直到再次登上飞机前往布达佩斯,开始下一个循环……

哪些人可以在现场?

为了让F1重新开始比赛,FOM和国际汽联煞费苦心,试图打造一个安全的“生态环境”。

从通勤规模来看,F1无疑是世界上人数最庞大也最频繁的体育赛事。以梅赛德斯、法拉利、红牛这样的豪门车队为例,通常一个周末要派出约120人的团队。即使小车队,所有人员相加也超过80人。在持续发展的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如此众多的人员让所有办赛方都感到高度紧张。

因此,F1严格把围场人数控制在1000人以内,每支车队最多携80名成员,其中工程师、机械师和技术工组成的“赛车运作人员”不超过60人。由于没有观众和嘉宾,赛道方面将提供餐饮,所以车队无需自带厨师。

McLaren team members arrive in the paddock

McLaren team members arrive in the paddock

Photo by: Glenn Dunbar / Motorsport Images

梅赛德斯、法拉利、雷诺和本田作为引擎供应商,其工程师将占用客户车队的赛车运作人员名额,而且将被视为该车队成员接受管理。因此,即便是身在同一片围场,分派到不同车队的引擎工程师也只能以电话或视频进行开会。

此外,除了国际汽联、FOM的官方团队之外,只有赛道/主办方的人员能够出现在围场。以Brembo为例的绝大多数技术供应商将以远程支持取代派人到现场。

个别拥有版权的电视机构的团队将被允许进入围场,但是只能在制定区域活动,并且尽可能少地与其他参赛人员或工作者接触。受到国际汽联邀请的少数文字媒体记者,仅限在新闻中心观望。拥有车队和赛事方合约的摄影社将承担图片拍摄工作,但是他们将被分为两个工种:负责赛道拍摄任务的摄影师,任何时候只能待在赛道上,而围场里的部分由归入车队80人团队的摄影师承担。

核酸检测:每5天一次

现场人员的安全与健康,是排在第一位的。红牛公司为了让比赛进行,提前就对需要在赛道上工作和周边服务的人员进行了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而所有前往奥地利的参赛者,只有在完成检测并得到阴性结果的前提下才能出发。

但是真正的考验,从大批人员抵达赛道起才算开始。除了围场入口的体温检测仪之外,F1将每5天安排一次咽拭子检测。但是,只要有人出现任何症状,将立即对其隔离并进行病毒检测。同时,根据强制使用的“赛道和追踪”应用程序,筛查密切接触者并隔离观察且做检测,而他们在得到阴性的结果之前,都不能重返工作岗位。

A member of the Mercedes team with their Pirelli tyres

A member of the Mercedes team with their Pirelli tyres

Photo by: Glenn Dunbar / Motorsport Images

口罩和社交距离

佩戴口罩、手套将成为新的日常。当车手坐进驾驶舱后,需要近距离接触的人员还必须戴上面部防护罩,因为此时车手显然不会戴着口罩。如果因工作需要而要跨车队、车房工作的人员,必须全程穿戴全套个人防护装备。

同时,社交距离的要求必须严格遵守。这意味着车队将在车房后开两扇门,一出一进,避免近距离接触。

车队不会再携带Motorhome到比赛现场,意味着围场空间得到释放。这让卡车不用再像过去那样簇拥在一起。除了以卡车为平台搭建的工程师办公室之外,车队将以帐篷作为休息和堆放场所。红牛环为车手准备了临时移动房,作为赛事期间的休息室。

由于围场将严禁外人进入,车队和供应商的物资——额外的部件、油品和轮胎——运送和归还,必须在围场之外完成。

为了保证与社会“隔离”,参赛人员一日三餐在赛道或酒店里,不能外出“娱乐”。而在离开赛道回到酒店之后,最多只能外出进行锻炼。

A member of the Racing Point team during setup

A member of the Racing Point team during setup

Photo by: Glenn Dunbar / Motorsport Images

工作时间延长

梅赛德斯、法拉利、红牛、雷诺、Racing Point、AlphaTauri都已经做了私人测试,对以防控疫情为目的的新工作程序进行练习。但正如Racing Point技术总监安迪·格林所说,车队没办法把所有情景模拟一遍。

60人的赛车运作团队中,相对没有改变的,是进站换胎团队。一次标准的进站在2秒左右,虽然是名副其实的眨眼功夫,但往往左右比赛的结果。考虑到实际操作,这可能是唯一无法遵守社交距离的环节,否则换胎的速度必然被牺牲。

法拉利竞赛总监劳伦特·马吉斯表示,进站团队没有减少任何一人,也就是20人左右。因此,至少从电视上看,不会有什么两样。但是在停工那么就之后,能否找回敏捷性、效率、准确率将是对换胎工的考验。说来,哈斯连续几年在墨尔本的揭幕战上栽倒在换胎环节,这次换到红牛环,可能有机会打破魔咒。

相比之下,当赛车停在车房里进行维修和检查时,车队成员必须执行社交距离限制的规定,这样一来就会使得所需要的时间加长。格林承认,对于像检查动力单元或整个车体这样的复杂工序,现在可能消耗原来两倍的时间。

考虑到这样的新现实,国际汽联同意修改宵禁规则,车队可以在周五和周六夜晚多工作一个小时。但是如果维修发生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部件,例如周六上午的自由练习。过去哪怕是更换引擎,可能千赶万赶还能赶上,但是现在可能相对小一些零部件的更换,也可能导致来不及。

Red Bull Racing team members at work

Red Bull Racing team members at work

Photo by: Red Bull Content Pool

“社交泡泡”

对赛车进行检修的难度,本来已经因社交距离限制而加大,还要加上佩戴口罩,会变得更棘手。虽然绝大多数人可能已经习惯出门或在公司办公戴口罩,但是真的到了高温的车房里,又是另一回事。持续在闷热、不透风的环境下进行高强度工作,既是精神上,又是身体上的考验。

F1众志成城地复赛,而且主席切斯·凯利表示哪怕比赛期间出现确诊病例,甚至是车手查出阳性,也不会叫停比赛。为了做好完全的准备,避免一个病例就导致整个车队无法比赛,建立“社交泡泡”成了一个重要的措施,即按照一定方式,把现场人员划入不同的圈子。每支车队是一个圈子,国际汽联团队是一个圈子,F1电视转播团队是一个圈子,等等。

而在圈子里,还建议建立小圈子,例如两辆赛车的运作团队分为两个子圈子,两者不能交叉。这样的话,如果一个子圈子里的人员感染病毒,影响范围理论上会降到最低。不过,是否建立子圈子,由车队自主决定,而且可以决定是否在紧急情况下调人,例如特别赶时间的维修。

马吉斯透露F1前前后后制定过20个版本的防疫程序方案,试图找到最佳的折衷方案,即达到办赛地法律和企业内部法律的要求,又要尽可能保证不影响比赛运作。

Hamilton no teste da Mercedes em Silverstone

Hamilton no teste da Mercedes em Silverstone

Photo by: Mercedes AMG

“替补”

作为各种情景模拟,替补车手成为车队必须考虑的一项,而且可能比任何其他时候更重要。

十支车队中,梅赛德斯有着不俗的替补车手,那就是前迈凯伦车手、目前代表德国制造商参加FE的斯托弗·范多恩,另外还有墨西哥人埃斯特班·古铁雷斯分担;法拉利的官方替补车手是在阿尔法·罗密欧比赛的安东尼奥·吉奥维纳兹,另外还有负责模拟器任务的帕斯卡尔·威尔雷恩;两支红牛车队共享去年在F2获得年度第四名的塞尔吉奥·塞特·卡马拉;雷诺刚刚宣布俄罗斯人谢尔盖·希洛钦继续担任替补;阿尔法·罗密欧则有老将罗伯特·库比卡;威廉姆斯的替补是F2车手杰克·埃肯;哈斯有已经获得“超级驾照”的皮埃特罗·菲迪帕尔蒂以及F2车手路易·德莱特拉兹。只有Racing Point和迈凯伦没有任命替补车手,前者凭借与梅赛德斯的关系,通常可以挑选其名下车手。

除了替补车手随时待命之外,车队也将安排预先做好检测的工程师和机械师在工厂或家中待命。马吉斯解释说,车队原本就有一套处理“签证问题”的方案,可以在现在的情况下借鉴。

但是,这么做还是无法规避最严重的可能性。如果有成员在错误的时间确诊,就将波及他所在的圈子。而这时,只能就考验车队的临场应变能力,以及运气了。

Robert Kubica, Alfa Romeo

Robert Kubica, Alfa Romeo

Photo by: Sam Bloxham / Motorsport Images

暂别传统仪式

如果说这些只是幕后工作的重新布置,不太会完全呈现在观众眼前。但是当比赛开始,一些明显的改变必不可少,那将凸显非常时期的大奖赛。

虽然发车区环节将得到保留,但是每支车队最多只能有40人走上发车区,也就是必要的机械师和工程师。以往盛大的开幕式将不再举行,所以维修区的开放时间从原本距离比赛开始40分钟,改为30分钟,而且提前20分钟关闭,赛车必须在这段时间里抵达发车区。

还剩5分钟时,车队必须给赛车装上轮胎,比原来早2分钟。如果违规,这辆赛车将在比赛中受到处罚。倒计时3分钟时,车队最多只能有16人还在发车区。而1分钟信号出现时,赛车引擎需要发动,所有设备必须在最后15秒信号打出前被完全撤出。

同样,传统的颁奖仪式也将被无人员接触的新形式取代。至于具体的样子,F1倒是留下了悬念,直到本周日奥地利的比赛结束后才会揭晓。

但是,胜利仍然是胜利,而且将属于整个F1对抗疫情的胜利。

We race as one logo

We race as one logo

Photo by: Glenn Dunbar / Motorsport Images

迈凯伦与巴林银行达成1.5亿英镑贷款协议

Previous article

迈凯伦与巴林银行达成1.5亿英镑贷款协议

Next article

法拉利调整SF1000研发方向,但升级赶不上奥地利

法拉利调整SF1000研发方向,但升级赶不上奥地利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