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托尔能否在F1证明“金钱诚可贵,才华价更高”?

不可否认,家庭的财政背景让兰斯·斯托尔的赛车生涯走得相对容易,直到成为威廉姆斯的F1正式车手。现在是时候由他证明自己配得上这个机会了。

很少有哪位“菜鸟”车手来到F1时,像F3欧锦赛冠军斯托尔那样引发如此多的争议,他在去年10月刚刚年满18岁。为何威廉姆斯迫不及待扶他上位,他到底有多优秀?

这样的疑问在所难免,因为斯托尔的快速晋升显然得益于商人父亲劳伦斯的帮助,只不过后者“不惜代价”的做法没有得每个人的认可。

实事求是地说,很多赛车手都拥有宽裕的背景,他们早期都是在家族资金的支持下进行赛车。这并不稀奇,也解释了为什么早年的赛车历史上会有那么多贵族的名字。

然而在现代,竞争的成本如此之高,光是参加卡丁车的费用已经相当昂贵,这让很多有前途的车手只能踉跄前进,除非像红牛或迈凯伦这样的车队出手相助,为他们进入下一阶段铺平道路。这就是为什么只有极少数人足够幸运,依靠家庭的支持一路走到F1。

马克斯·奇尔顿就是一个例子,但是他“毕业”时得到了排名靠后的马诺车队的支持,而之前他也在GP2摸爬滚打。恰恰相反的,是斯托尔在更小的年纪,从F3直接跳进了一支知名度更高的车队。

很难道出劳伦斯·斯托尔究竟花了多少钱让兰斯进入F1,而威廉姆斯也无意透露他对车队2017年预算做出了多少贡献。但是根据《福布斯》公布的老斯托尔身家达到25亿美元,可以很公平地说,从斯托尔第一次坐进卡丁车开始,资金就不是问题。

他也总是拥有最好的一切,最好的赛车、车队和筹备,以及最大限度的测试里程。自从他和威廉姆斯建立了关系,Grove基地就支持他参加F3,甚至派出工程师进行“指导”,而这对他百利无一害,因为在这个级别里,细小的长进往往具有决定性影响。

成绩实实在在

不可否认的是他在赛道上确实取得了成绩。他在2014年赢得了意大利F4锦标赛,然后在2015年冬季赢得了丰田系列赛。虽然那一年在F3的新秀赛季显得杂乱无章,但他在2016年强势反弹,以巨大的优势赢得了年度冠军。这让他无需通过GP3和GP2赛事,就以足够的积分获得国际汽联的超级驾照。

从F3直接晋级F1,他加入了一系列取得伟大成就车手的行列,包括阿兰·普罗斯特、尼尔森•皮盖、阿亚顿·塞纳、简森·巴顿的大名,当然还有最近的马克斯·维斯塔潘。还有一些车手也是如此,随便举例就有雅诺·特鲁利、佐藤琢磨、克里斯蒂安·克莱恩和阿德里安·苏蒂尔。

但是在跃进F1之前,没有参加过大功率的单座比赛、DTM或者其他赛车运动的车手还是比较少见的。迈克尔·舒马赫、保罗•迪雷斯塔和最近的帕斯卡尔·威尔雷恩就是其中的几位。

作为欧洲的F3年度冠军和超级驾照的持有者,斯托尔很显然有足够资格出现在新赛季的赛道上。但是接下来的进展取决于他。他会成功还是失败?

“说到兰斯,我认为出于礼貌,我们应该保留判断,”威廉姆斯副领队克莱尔·威廉姆斯表示。

“我认为,考虑到他的年龄,他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他赢得了参加过的所有锦标赛,尤其是2016年的F3锦标赛。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威廉姆斯不相信一名车手能够达到期望值,是不会把赌注押在他的身上。“

”我们是一支认真的车队,有很大的雄心。我不会让一位我不认为能有所表现的车手驾驶赛车。我相信兰斯能做到。他是新秀;他会犯错。但是从他在测试项目里的一切表现来看,他学习起来非常快。”

资金支持

就斯托尔可以带来资金这一点来说,克莱儿•威廉姆斯的敏锐也许并不令人意外。她说道:“任何车队负责人在做出车手选择时,都有商业方面的考虑。“

“阿隆索能带来赞助,或许不是个人的,但是他能吸引赞助商。桑坦德银行就是因为他而来。这项运动就是如此,我不明白为什么围绕车手带来赞助,总产生负面声音。”

“不仅仅F1是如此。整个汽车运动是一项昂贵的产业。除非你能找到庞大的预算去比赛,否则你难以进入赛车运动的象牙塔。“

“我不知道为什么当车手拥有资金支持的时候,人们就批评他们。因为如果他们不带来资金,那么这项运动中的很多车队将无法存活,然后这项运动也无法继续。”

对于自己为车队带来可观赞助的问题,斯托尔本人坦然面对。

“只有同时满足两个条件,才能奏效,”斯托尔在阿布扎比时表示,“一方面,你必须有一个赞助商或者一位家庭成员,从你8岁起就支持你,直到你进入F1,只要你可以,不论届时你几岁。没有这些(钱),我根本无法从加拿大到欧洲去追逐我的梦想。”

“在那之后,无论你有多少钱、从哪里来,如果你不能掌控好方向盘、在赛道上开得足够快,你就无法赢得比赛。金钱无法买来胜利。”

“金钱可以买到机会,可以买到F4、卡丁车或者F3的比赛席位。但现在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超级驾照积分,那要求你赢得F4、F3,如果没赢得F3,那就GP2——使你攒到40个积分,你就无法进入F1。而我做到了。”

“金钱无法买到胜利“

斯托尔也公正地指出,其他的年轻人没有获得相似的机会也并非他的过错。

“金钱无法买到胜利,而只能让你比赛。这是事实你无法否认。我们参与的是一项昂贵的运动。有很多车手都有天赋然而没有获得机会。那非常的不幸。但是这就是我们所在的运动。我非常努力,如果没有赢得那些锦标赛,我也不可能来到F1。我有可能拥有世界上所有的钱,但是以最后一名完赛,而那不会让我走到今天。”

许多旁观者也质疑他是否该跳过GP2,因为统治了2016赛季的Prema车队原本为他预留好了“首席”位子。

“我认为这要从多个方面来看。我知道我们的计划都是一年一年做的,甚至从我们参加卡丁车比赛时就是这样。我们从来不会把未来看得太远,只是专注于手头的任务。今年(2016)F3显然是我们的目标,我们实现了,而且优势一点也不微弱,而是相当巨大。”

“我认为,如果不是因为优势如此明显和我们成功的方式,如果没有那些用2014年(F1)赛车进行的测试,如果不是那样测试以及威廉姆斯那样对我进行评估,如果没有这些经历,我不可能在这儿。我们为什么在这儿、为什么我们跳过中间的赛事、为什么不参加GP2,都有多个原因,而事情的发展就是这样。”

愤世嫉俗的观点是不参加GP2可以让他免去被击败、失去现有势头的风险。他仍然手握预算去征战GP2,但如果表现平庸,那么威廉姆斯在为2018年选择车手时就很难权衡。

另一个论点是学习F1的最好方式就是投身比赛。这也是赫尔穆特·马尔科博士在维斯塔潘身上采取的方式。

“当然,我认为首先当你有机会进入F1,没有什么比参加F1更好的准备方式了,”斯托尔表示,“我想GP2显然是过渡性的,但是我不认为这种准备比直接进入F1更好。”

“驾驶一辆F1赛车参加21场比赛是最好的锤炼方式。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我在这儿。我赢得了F3,我统治了锦标赛。如果我没能做到这些,而威廉姆斯不相信我已经准备就绪,我就不会在这儿。”

斯托尔坚持认为,他已经在过去两年学到了很多东西。“我认为F3已经是一项很能练就本领的优秀赛事,水准相当高。F3的赛车能训练你如何驾驶。它有很多下压力。”

“它的动力并不多,但是有很多抓地力,能够教会你如何掌控所有的抓地力,这就是F1的精髓。当你有很多下压力、很多动力时,你就会用到极致。我认为F3对我来说是非常好的磨练,那两年里我学到了很多。”

紧张的备战

斯托尔的F1”教学“始于威廉姆斯为他制订了密集的测试计划。这在从前很常见,雅克·维伦纽夫和刘易斯·汉密尔顿在参加首场比赛前都累积了大量的里程。但是根据如今国际汽联的限制,这样的准备变得非常稀少。只不过威廉姆斯设法用了2014年的赛车,因此避开了规则。

“工程师们和他一起执行测试计划,他驾驶赛车并且给出反馈,然后工程师们进行数据分析。他达到了所有要求,”克莱尔表示,“他一边驾驶一边学习,从不犯同样的错误,不断提高圈速。我认为那是目前所有我们能够要求他做的事。”

有专业的团队负责监控,又远离外界的窥探,这样的机会对斯托尔来说非常宝贵,让他拥有了对F1赛车得初步经验。对此,他已经从容不迫。

“我还没有驾驶过很多的里程,”他解释道,“我只测试了几天,目前为止我所了解到的就是它非常有动力。它的动力比我在F3所驾驶过得赛车大得多。你会渐渐习惯。那只是另一个阶段,另一种赛车,下压力之充足非常惊人。每次我驾驶赛车,都更加适应它。”

“归根到底,那只是另一种四个轮子的赛车,而我一生都在驾驶所有不同的赛车。卡丁车、汽车、F4、F3,现在是F1。每项赛事都各具挑战,总是能学到新的东西。你迈出的每一步,总感觉像人生中迈出的最大一步。“

虽然FW36已经过时了,但它仍然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驾驶2014年的赛车要比在2017年之前没有驾驶过任何F1赛车要好。显然它不是今年(2016)的赛车,也不是明年(2017)新规则下的赛车。不过至少也是进步,能够驾驶2014年的赛车几天,从2014年的赛车跨越到2017年的赛车,而不是直接从F3跃进F1。”

“每一个点滴都是有好处的,赛道下的准备也会有帮助。融入威廉姆斯,参与技术上的工作,在思想和身体素质上做好准备,还有很多工作要完成,不仅仅是在赛道上。我认为这个冬天,我们在赛道下要为(2017赛季)第一场比赛做很多功课。“

斯托尔足够聪明,他知道自己面对的不止是操控赛车、参加比赛,还有很多的挑战摆在眼前。

“我认为就赛车的单圈表现来说,F1是另一种赛车,有很好的抓地力、很强的动力。你能够推进,把它的能力百分之百发挥出来,就像我们在F3时所做的那样,任何时候都百分之百地推进。F3的赛车能够教会你如何全力发挥一辆赛车的实力。它很出色、下压力也很棒,是一辆让你好好锻炼的赛车。”

“F3也是很棒的锦标赛,竞争很激烈。你必须好好发挥,必须始终拿出A级水平才能赢比赛、摘杆位,完成所有任务。F1显然在很多方面都更加艰苦。轮胎管理、节省燃油等等都是我不习惯的,或许也是目前最复杂的事情,需要我通过整个赛季来适应。没有特别的地方,都是小细节。所以,我正在学习所有环节。”

“没有什么能比身临其境地比赛更好地为2017赛季做准备了。我可以尽可能充分地做准备,但是我必须体验真实的比赛环境、真实的赛车和所有的一切才能真正地适应。巴塞罗那的冬季测试,将是第一场比赛前让我进一步了解F1赛车的另一个机会。”

规则变化是否有帮助?

斯托尔将在F1经历近年来最大一次规则变化时加入比赛。对此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经验将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另一种观点则认为,这是一次重大的重新洗盘,过去的数据和认知的价值都会大不如前,因此新秀不会从一开始就处于劣势。

“我不认为,那既不会更容易,也不会更复杂。我认为这只是变得不同。显然那会是全新的方程式。如果你有经验,那总是有所帮助,这点毋庸置疑。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在这样的一年进入F1或许对我有所帮助。我不会说所有的人都会从零开始,而是起点(比现在)低一点。”

“如果明年我开始比赛时的规则同过去三年一样,那可能会让我比较难追上。但是我并不知道,我会尽可能准备好,迎接挑战。我不会去争取实现所有期望。”

更大的挑战可能是对车手身体上的,因为更高的过弯速度和相应产生的较高的G力,对所有人都更严苛。斯托尔需要更刻苦地进行身体训练。

“我不会说我是从零开始,因为即便是在F3,我们也会做身体训练。事实上,在那之前,年纪更小的时,我们就进行训练。但我认为2017年会更苦。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一切按照计划的那样,轮胎增加了抓地力、空气动力学效应实现,赛车会差不多快4-5秒,都会对身体提出很高的要求。”

“我正尽我所能地进行准备。这是一个全新的挑战,不仅是在技术上,也是身体上的。这将非常艰难,但我很期待。”

如之前所述,机会如今在斯托尔的手中。无限的预算能够帮助他进入F1,但是不会让他比新的队友具备任何优势。他必须在赛道上,在聚光灯下接受挑战。

“我还是我自己,自从开始赛车以来,我从未改变过。无论是F3,还是F1,这是一个新阶段。或许会有更多相机、更多人,但我把它当成另一个系列赛,只不过换了戴不同头盔的其他车手和其他车队来争夺比赛胜利。”

“不论F1还是F3,我都会百分百地付出。那是所有我能做的。我没法做得更多,整个职业生涯中我始终如此。我已经赢得了不同的锦标赛,这帮我走到了我今天。”

“如果没有赢得那些锦标赛,我不会有今天。但是现在那全都是往事,我只会展望未来。新挑战,新的一年,与一支令我激动的新车队共事,迄今为止我们相处得很融洽。我会试着享受这次旅程,因为这将是一生难得的机会。”

所以,看看斯托尔是否能让怀疑论者闭嘴,会非常有意思,而克莱尔·威廉姆斯对此相当有信心。

“每个人都知道,就历史来说,这支车队偏于保守,”克莱尔表示,“但是我认为引入新车手是一件好事,是我们需要的。这项运动需要新鲜血液,那会振奋人心。我们应当给予年轻车手展现才能的机会,证明这是他应得的。如果我不相信他能有所建树,就不会让他来驾驶赛车。”


翻译/马力欧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兰斯 斯特罗尔
车队 威廉姆斯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