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ula 1

意大利大奖赛FP3:博塔斯最快,里卡多遇故障

瓦尔特利·博塔斯在丹尼尔·里卡多停车引发红旗的意大利大奖赛第三节自由练习里领跑时间榜。

意大利大奖赛FP3:博塔斯最快,里卡多遇故障

排位赛前的最后一节练习里,博塔斯在第一轮单圈练习中用软胎跑出1分20.622秒,领先梅赛德斯队友刘易斯·汉密尔顿。而马克斯·维斯塔潘以中性胎做出1分20.456秒名列第三。

换上第二套轮胎后,芬兰人进一步提高到1分20.089秒。汉密尔顿因为在第一个之字弯出现失误而放弃,第二圈虽然有所进步,但是只做到1分20.439秒。

此时,迈凯伦的兰多·诺里斯以1分20.412秒上升到第二,尽管比博塔斯慢了0.2秒之多。同时,对打破车队领奖台荒众志成城的雷诺,由里卡多跑出1分20.419秒——仅仅相差诺里斯0.007秒,攀升到第三。

然而就在本阶段还剩下不到10分钟时,来到蒙扎刚刚换上新动力单元的澳大利亚人在接近Lesmo的第一个弯时突然失去了动力,不得不在路边停下赛车,赛会因此出示了红旗。法国车队初步认为故障由油泵造成。

清理雷诺赛车之后,赛道在还剩3分钟左右时重新开放,大量赛车抓紧时间做最后一次单圈冲刺练习。卡洛斯·塞恩斯做出1分20.318秒后超过队友,最终成为最接近博塔斯的车手。而汉密尔顿没有提高时间,仅仅排在第五位。

慢镜头回放显示,汉密尔顿在经过阿斯卡利弯后,遇到了6辆慢速行驶的赛车。在超过前两辆之后,在接近Parabolica弯时还有4辆,并且其中一辆正与另一辆并排。紧急之下,正在高速行驶的英国人不得不向右移动到草地的边缘才躲开。

维斯塔潘先前用中性胎做出的时间,最终成为他在本阶段里个人的最快圈,与队友亚历山大·阿尔本一起排在汉密尔顿之后。另一位雷诺车手埃斯特班·奥康则领先两位Racing Point车手,占据了前十名的最后三席。

法拉利两辆赛车再次同时无缘前十,不过查尔斯·莱克勒克只落后排名第十的塞尔吉奥·佩雷兹0.02秒,而周五速度惊人的AlphaTauri的皮埃尔·加斯利和丹尼尔·科维亚特紧随其后。而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落在使用法拉利客户引擎的哈斯车手罗曼·格罗斯让之后。

Cla Driver Chassis Laps Time Gap
1 Finland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14 1'20.089  
2 Spain Carlos Sainz Jr. McLaren 14 1'20.318 0.229
3 United Kingdom Lando Norris McLaren 15 1'20.412 0.323
4 Australia Daniel Ricciardo Renault 9 1'20.419 0.330
5 United Kingdom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11 1'20.439 0.350
6 Netherlands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15 1'20.456 0.367
7 Thailand Alex Albon Red Bull 15 1'20.563 0.474
8 France Esteban Ocon Renault 13 1'20.693 0.604
9 Canada Lance Stroll Racing Point 14 1'20.804 0.715
10 Mexico Sergio Perez Racing Point 13 1'20.897 0.808
11 Monaco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11 1'20.917 0.828
12 France Pierre Gasly AlphaTauri 14 1'20.936 0.847
13 Russian Federation Daniil Kvyat AlphaTauri 13 1'20.953 0.864
14 France Romain Grosjean Haas 14 1'21.205 1.116
15 Germany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13 1'21.263 1.174
16 Denmark Kevin Magnussen Haas 15 1'21.436 1.347
17 Finland Kimi Raikkonen Alfa Romeo 15 1'21.459 1.370
18 United Kingdom George Russell Williams 16 1'21.677 1.588
19 Canada Nicholas Latifi Williams 15 1'21.764 1.675
20 Italy Antonio Giovinazzi Alfa Romeo 15 1'22.090 2.001
 
shares
comments
沃尔夫:引擎模式禁令可能会成为梅赛德斯的优势

Previous article

沃尔夫:引擎模式禁令可能会成为梅赛德斯的优势

Next article

比诺托“自问”是否能带领法拉利走出困境

比诺托“自问”是否能带领法拉利走出困境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Event 意大利大奖赛
Sub-event FP3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