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大奖赛排位赛闹剧裁决解释

shares
comments
意大利大奖赛排位赛闹剧裁决解释
By:
2019年9月8日 上午9:32

查尔斯·莱科勒克在蒙扎为法拉利主场拿下杆位,但是意大利大奖赛排位赛最后的压车闹剧,让人很难相信是F1应有的样子。而且,没有人的发车位置因为事件受到调查而有任何更改……

排位赛Q3里,除了在三号弯撞墙的基米·莱科宁之外,九辆赛车在最后一个出场圈里,跑得比任何时候都慢,甚至根据莱科勒克的说法,有些赛车一度只有20公里/小时的速度。原因,都是因为赛道特性能够制造良好的尾流效应。据尼科·霍肯伯格所说,有0.5秒之多,是“可观的单圈时间”。

“我们都在某个时刻速度很慢,直到所有人都意识到没有时间在跑慢了,就一下子变得诡异,有点危险,”红牛车手亚历山大·阿尔本说,“你不想跑在最前面。我们在简报会上讨论过这件事情,我们知道这个局面还会到来。但老实说,我认为没人料到情况会那么糟糕。”

然而结果是,前后簇拥的九辆赛车中,只有卡洛斯·塞恩斯和莱科勒克得到了最后一圈的机会,其他七辆赛车在红灯亮起后才经过起点,而阿尔本和兰斯·斯特罗尔更是没能在这个阶段里做出有效的单圈时间。

这个场面已经不是今年第一次出现。在上海时,因为在出场圈堆积在一起,多名车手错过了最后一个计时圈的机会。显然F1车队非常清楚,气流效应可以带来的好处,因此都想法设法不让自己的车手第一个出站。

在巴库时,梅赛德斯动用了新的迷惑战术:让两辆赛车都先离开车房,但是在出口停下做发车练习,于是就落到了中间。最后,汉密尔顿和博塔斯利用尾流确保了第一排,而维特尔单兵作战,没有机会挑战。

赛事总监迈克尔·马西在赛前就在车手简报会上做出了警告,不要在没必要的情况下速度过慢,具体来说不要慢于安全车时段下的单圈时间,否则会面临赛会干事的调查。而此前F3排位赛因为类似的情况,直接以红旗中断,30名车手中17名因为不必要的慢速行驶而受罚。

Daniel Ricciardo, Renault F1 Team R.S.19, leads Nico Hulkenberg, Renault F1 Team R.S. 19,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Carlos Sainz Jr., McLaren MCL34,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Daniel Ricciardo, Renault F1 Team R.S.19, leads Nico Hulkenberg, Renault F1 Team R.S. 19,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Carlos Sainz Jr., McLaren MCL34,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Photo by: Simon Galloway / Sutton Images

三人被“训斥”

当F1闹剧上演后,就在全场意大利车迷为莱科勒克代表法拉利摘下杆位时,赛事信息板上打出:最后一个出场圈受到赛会干事调查。

很快,国际汽联发出了传唤车手的通知,按照顺序分别是:霍肯伯格(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在一号弯故意离开赛道)、霍肯伯格(没必要地慢速行驶)、斯特罗尔(没必要地慢速行驶)、塞恩斯(没必要地慢速行驶)、维特尔(离开赛道获得持续优势)。

出场圈一开始,就显得很乱,多辆赛车超过其他赛车后,又放慢速度。到了Curva Grande,所有九辆赛车咬在一起。

“我认为二号弯之后的情况不应该发生,有两辆赛车并排以20公里/小时的速度前进,我们根本没法超过去,”莱科勒克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认为大多数在后面的车手都想超过去,但是没有机会。这些情况在最后造成了很大的混乱,所以有些赛车没能开始那一圈。”

通过第一个计时段后,车队们就纷纷告诉各自的车手,必须快马加鞭,否则可能来不及开始计时圈,但是已经为时已晚。

根据赛会干事,三名被传唤的车手,都承认“不必要地慢速行驶”,是因为他们想为自己的排位圈“得到牵引力”,但也指出其他车手同样速度很慢。不过,赛会干事确认他们都在“赛车堆积中扮演了明显的角色”。

但是,霍肯伯格、斯特罗尔和塞恩斯都只是被“训斥”,而且都是本赛季个人的第一次。因此,对发车区的顺序没有带来影响。值得一提的是,裁决书中写下这么一句话:“赛会干事强烈建议国际汽联加速找到解决这一情况的办法。”

与此同时,雷诺车手也没有因为一号弯的事件受罚。他的解释是,他因为专注地观察后方赛车,来不及进弯,所有直接走了逃生路。赛会干事通过GPS数据和无线电通讯,证实了德国人的说法,因此没有做进一步处理。

决定书中写道:“赛会干事了解到他进弯时的速度与前一个快速圈时相同。他当时处于第三档位,而不是前一个出场圈使用的第二档。”

值得一提的是,决定书还有一句:“赛会干事留意到规则提到的是‘故意’离开赛道,而在这个案件里,我们无法断定该车手故意离开赛道。”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Photo by: Jerry Andre / Sutton Images

“疑点利益”助维特尔逃脱处罚

本场排位赛,维特尔只获得第四名,而且国际转播信号里,反复回放了他那个计时圈通过11号弯的画面。而最后的仲裁决定为“不做进一步处理”。

“赛会干事重看了多个摄像机的视角,有些显示车轮没有与标志着赛道边界的白线发生接触,但是其他角度的画面显示部分前‘轮’(从上方看)可能在白线的边界内。这产生了一个疑点,被认为足够给受到怀疑的车手‘疑点利益’(因为没有足够证据,只能相信对方的清白)。”

但是,第四的发车位置实在无法令维特尔感到高兴,尤其是对于没能利用到队友莱科勒克的尾流。

维特尔在他的第一个计时圈里,主动选择了不跟上前车,而是拉开明显的距离,不利用尾流在跑那一圈。结果,当莱科勒克占据第一位时,他比队友慢了0.150秒,而这个过程中他为队友制造了牵引。

虽然最后一个出场圈场面混乱不堪,但是维特尔还是对于法拉利车队没能执行此前的计划有些抱怨。

“我认为我们事先说过,我按照我们的计划行事,”维特尔在排位赛后说,“我认为排位赛最后时刻要做的事很清楚。我认为我们完全预见了会发生的事情,但是我们没有做我们原本应该做的事情,所以就是一团乱。而我在最后没能再跑一圈。”

莱科勒克在最后加速才赶上了时间。当被问到摩纳哥人是否使了阴招时,维特尔表示:”我觉得没有。我试着给出信号‘让开路’,因为很明显我应该再第二圈里处于第二的位置来获取牵引,因为第一圈是我在前面。“

”大家都慢了下来,查尔斯慢了下来,最后我没有冲线,也没得到号的尾流。所以不是好结果。”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leads Alex Albon, Red Bull RB15,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out of the pits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leads Alex Albon, Red Bull RB15,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out of the pits

Photo by: Mark Sutton / Sutton Images

Next article
意大利大奖赛排位赛:莱科勒克抢下第一,但压车”混乱“遭调查

Previous article

意大利大奖赛排位赛:莱科勒克抢下第一,但压车”混乱“遭调查

Next article

莱科宁因更换变速箱、引擎从维修区发车

莱科宁因更换变速箱、引擎从维修区发车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Event 意大利大奖赛
Sub-event QU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