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ula 1

奥地利大奖赛:博塔斯笑到最后,诺里斯在汉密尔顿受罚后首登台

shares
comments
奥地利大奖赛:博塔斯笑到最后,诺里斯在汉密尔顿受罚后首登台
By:
2020年7月5日 下午3:52

瓦尔特利·博塔斯在事故连连、安全车频出、刘易斯·汉密尔顿受罚的奥地利大奖赛中,从头领跑到底,在延迟开赛的2020赛季旗开得胜。

就在比赛开始前,国际汽联在得到新的视频证据后,裁定刘易斯·汉密尔顿在前一天排位赛中违反黄旗规则成立,罚他退后三位发车。

但是,博塔斯顺利地率先进入一号弯,没有给上升到第二位发车的马克斯·维斯塔潘任何。不过,荷兰人使用不同的轮胎策略,并且能够跟在梅赛德斯赛车之后2-3秒的范围内。

然而策略的较量还没有开始,维斯塔潘在第11圈突然失去了动力。在一阵调整没有管用之后,他驶回了维修区,但是红牛车队技师也无能为力,宣告了荷兰人连续第三次在红牛环取胜的希望落空。

红牛赛车因不明机械原因退赛之后,一场混乱的局面悄然开始。此时,汉密尔顿已经追到了第二。眼看一场梅赛德斯内战即将展开,车队在使用Racing Point车手兰斯·斯特罗尔退赛后,不断告诫自己的车手远离路肩,因为剧烈颠簸可能导致传感器失灵。

当德国车队为正在争夺胜利的博塔斯和汉密尔顿勉强接受指令而担心时,哈斯车手凯文·马格努森因刹车问题在一号弯的缓冲区停车导致安全车出动,给了他们喘息机会。

梅赛德斯顺利执行了双车同圈进站的换胎任务,但是当比赛重新开始后,他们又为赛车的传感器问而烦恼。显然,其他车队察觉到了机会。第50圈,当另一名哈斯车手罗曼·格罗斯让在4号弯停车,安全车又一次出动后,红牛的亚历山大·阿尔本进站换上软胎,准备在最后20圈里向胜利发起冲击。

虽然这次额外的进站让泰国人放弃了原本第三的位置,但是在争夺重新开始后很快超过Racing Point的塞尔吉奥·佩雷兹。然而,当他在最后白热化阶段向第二名的汉密尔顿发起攻击时,两车在4号弯发生碰撞。与去年巴西大奖赛上一样,红牛车手又一次成为受害者,打转后落到了队伍的最后。汉密尔顿被判定需要为这次撞车事故负责,被加时5秒。

最后6圈上演了疯狂的局面。查尔斯·莱克勒克一路超过两辆迈凯伦赛车以及佩雷兹后,得益于汉密尔顿的受罚,在法拉利赛车竞争力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取得了第二名。

与此同时,第二年参赛的诺里斯也在尾声阶段力压队友卡洛斯·塞恩斯和墨西哥对手,神奇地获得第三名,职业生涯第一次登上领奖台。

受罚后的汉密尔顿落到第四名,但是领先塞恩斯。西班牙人超过身背5秒罚单的佩雷兹后,名列第五。墨西哥人因在维修区超速而被罚,好在领先AlphaTauri的皮埃尔·加斯利6.5秒完赛,没有失去第六名。

一场乱战之后,加斯利和今年作为雷诺车手重返赛道的埃斯特班·奥康分列第七、八名。阿尔法·罗密欧的安东尼奥·吉奥维纳兹以第九名完赛,而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只为列第十。

第11位发车的维特尔,在起步后就上升到第十。但是SF1000竞争力的劣势,令他对身前的赛车无能为力。第一次安全车阶段结束后,德国人试图趁队友与塞恩斯交战的机会,从3号弯尝试超越。但是延迟刹车没有起到作用,而且为了避让迈凯伦赛车,在进入弯心时打转,直接掉到了倒数两名。只是多辆前十名的赛车退赛,让他幸运地挤入了积分区。

本赛季唯一的新人尼古拉斯·拉蒂菲,虽然大部分时间里都落后,一度落后大部队一整圈。但是加拿大人没有遭遇任何问题,奇迹般地以第11名完赛,落后维特尔7秒。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pins after making contact with Carlos Sainz Jr., McLaren MCL35 as Antonio Giovinazzi, Alfa Romeo Racing C39 passes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pins after making contact with Carlos Sainz Jr., McLaren MCL35 as Antonio Giovinazzi, Alfa Romeo Racing C39 passes

Photo by: Steven Tee / Motorsport Images

“生存大战”

赛季的第一场比赛里,多达9辆赛车没能完成比赛。除了维斯塔潘和连续三年在揭幕战遭遇噩梦的哈斯之外,明年将加盟迈凯伦的丹尼尔·里卡多因疑似冷却系统故障,在第18圈被现东家雷诺召回了维修区。

紧急着,尽管Racing Point车队试图帮助斯特罗尔远程修机械问题,但没有成功。加拿大人在第20圈驶回维修区。就是这次退赛,引发了梅赛德斯对传感器的担心,不断告诫自己的车手远离路肩。

第51圈,第二辆使用梅赛德斯引擎的赛车退出竞争。表现出色的乔治·拉塞尔在4号弯停下他的威廉姆斯赛车。

就在赛道刚刚清理完,安全车离开,博塔斯刚刚带领车阵重新开始比赛。靠后位置的莱科宁突然之间,右前轮从他的阿尔法·罗密欧赛车上脱落,导致他在最后一弯撞墙,然后停在了发车区直道的起点附近。安全车不得不立即重返赛道。

就在比赛结束前几圈,赛道上更多戏码上演。阿尔本在与汉密尔顿碰撞后不久,赛车出现了故障,不得不离开赛道退出比赛。而就在还剩4圈时,AlphaTauri的丹尼尔·科维亚特突然左后轮爆胎,成为最后一个退赛的车手。

Cla Driver Chassis Gap
1 Finland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2 Monaco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2.700
3 United Kingdom Lando Norris McLaren 5.491
4 United Kingdom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5.689
5 Spain Carlos Sainz Jr. McLaren 8.903
6 Mexico Sergio Perez Racing Point 15.092
7 France Pierre Gasly AlphaTauri 16.682
8 France Esteban Ocon Renault 17.456
9 Italy Antonio Giovinazzi Alfa Romeo 21.146
10 Germany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24.545
11 Canada Nicholas Latifi Williams 31.650
12 Russian Federation Daniil Kvyat AlphaTauri  
13 Thailand Alex Albon Red Bull  
  Finland Kimi Raikkonen Alfa Romeo  
  United Kingdom George Russell Williams  
  France Romain Grosjean Haas  
  Denmark Kevin Magnussen Haas  
  Canada Lance Stroll Racing Point  
  Australia Daniel Ricciardo Renault  
  Netherlands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新常态下的F1颁奖仪式将是什么样?

Previous article

新常态下的F1颁奖仪式将是什么样?

Next article

汉密尔顿:与阿尔本相撞是“倒霉”的比赛事件

汉密尔顿:与阿尔本相撞是“倒霉”的比赛事件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Event 奥地利大奖赛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