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奖赛图集:16年过隙,唯情不逝

shares
comments
Slider
List

乔丹赛车特殊涂装

乔丹赛车特殊涂装
1/78

Photo by: Jordan Grand Prix

2004年9月底,F1中国大奖赛首次举行,被安排在赛季的倒数第三场。同年4月,巴林同样第一次举办大奖赛。这一年,乔丹车队与巴林王室合作,在其EJ14赛车引擎盖上上宣传人道主义精神。为了庆祝中国加入F1版图,这条“巴林讯息”就是“欢迎中国”。

阿隆索接受采访(2004)

阿隆索接受采访(2004)
2/78

Photo by: Brousseau Photo

那时的费尔南多在·阿隆索,职业生涯只赢过一场比赛,受到的关注度仍然有限。给了一把椅子,他就坐在维修区接受采访,一切都简单很多。

2005赛季收官车手集体照

2005赛季收官车手集体照
3/78

Photo by: XPB Images

2005年的中国大奖赛是赛季最后一场。那成了唯一一次车手们在上海拍摄赛季结束前的大合影。效力于丰田的拉尔夫·舒马赫,许久不见踪影,于是智能在他缺席的情况下完成合照。

莱科宁读报(2005)

莱科宁读报(2005)
4/78

Photo by: XPB Images

曾几何时,《红牛公报》(Red Bulletin)是围场里的必读物品,诙谐幽默八卦。红牛专门在赛道边搭建了编辑中心,用来制作和印刷,从周五到周日,一个周末三期,而且一早就在围场入口发放。就连“冰人”也爱不释手,可见其受欢迎程度。

马萨与索伯作别(2005)

马萨与索伯作别(2005)
5/78

Photo by: XPB Images

2005赛季结束时,菲利普·马萨完成了他的“租借”生涯,即将正式成为法拉利车手。与此同时,已经被宝马收购的索伯,也将告别舞台。

第91次“舒马赫跳”(2006)

第91次“舒马赫跳”(2006)
6/78

Photo by: Ferrari Media Center

在一场关键的争冠战役中,迈克尔·舒马赫击败了费尔南多·阿隆索,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以他标志性的跳跃动作,登上中国大奖赛的最高领奖台。中国车迷有幸见证了“车王”所有91场胜利中的最后一次。

维特尔与里卡多的初次邂逅(2006)

维特尔与里卡多的初次邂逅(2006)
7/78

Photo by: Thomas Lam

这可能是“资料记载”的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与丹尼尔·里卡多的第一次碰面。那个周末,19岁的维特尔作为宝马·索伯车手在周五练习里出场,而17岁的里卡多则参加作为垫场赛的亚洲宝马方程式。

感受V8引擎(2006)

感受V8引擎(2006)
8/78

Photo by: XPB Images

2006年是F1改用V8引擎的第一年。那个周末的发车区女郎,在周五第一节自由练习时率先感受了V8的声响,虽然它比V10已经稍有降低,但如果不戴耳塞持续90分钟,之后的一个星期恐怕就要与耳鸣为伴了。

汉密尔顿退赛(2007)

汉密尔顿退赛(2007)
9/78

Photo by: XPB Images

刘易斯·汉密尔顿在进站时不慎失控后退赛,成了世界冠军争夺的转折点。其实,只要他在上海以前三名完赛,就足以完成新秀夺冠的壮举。

摄影师到位(2007)

摄影师到位(2007)
10/78

Photo by: XPB Images

比赛的最后几圈,摄影师们已经在领奖台下到位。是正对领奖台,还是正对前三名停车区,讲的也是策略。

打电话的汉密尔顿(2007)

打电话的汉密尔顿(2007)
11/78

Photo by: XPB Images

初出茅庐的汉密尔顿,还是青涩的小伙,没有时尚的发型,没有炫酷的纹身。就这样坐在公共地方打电话,一打就是好久。电话那头是谁?你猜。

路人阿隆索(2008)

路人阿隆索(2008)
12/78

Photo by: XPB Images

汉密尔顿弥补了一年前的遗憾,在上海赢得了胜利,也为他第一次问鼎世界冠军拿下重要的积分。因为一年前的不快而回到雷诺的阿隆索,看着前队友以胜利者的姿态驶回前三名的停车区。

本田的梦想(2008)

本田的梦想(2008)
13/78

Photo by: XPB Images

那时的本田还没有做出退出F1的决定。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罗斯·布朗的团队已经开发出了一把可以在来年冲击世界冠军的利器——而且他们确实做到了。

红牛第一胜(2009)

红牛第一胜(2009)
14/78

Photo by: XPB Images

红牛车队的第一场F1胜利以及第一次1、2名完赛在2009年中国大奖赛上取得。这也是Brawn GP和简森·巴顿在赛季前七场比赛里唯一错过的胜利。从那天起,红牛正式成为了F1不可忽视的力量,直到今天。

意大利车手向地震受灾同胞传递爱意(2009)

意大利车手向地震受灾同胞传递爱意(2009)
15/78

Photo by: XPB Images

中国大奖赛第一次移至4月举行。4月6日,一场里氏5.8-5.9级地震袭击了意大利中部的Abruzzo地区,导致288人遇难,超过1000人受伤。围场里三位意大利车手雅诺·特鲁利、吉安卡洛·费斯切拉、维坦托尼奥·里尤兹在自己的赛车服上贴上“Abruzzo”名字的标牌表达支持。

中文日程表(2009)

中文日程表(2009)
16/78

Photo by: XPB Images

维修区工作人员在写字板上写下了排位赛当天的日程表,而且找到了更多的用处。

阿隆索非常规超车(2010)

阿隆索非常规超车(2010)
17/78

Photo by: XPB Images

中国大奖赛最有戏剧性的弯角,可能并不在常规的赛道上,而是维修区入口前的那个左弯。一场混乱的比赛中,天气的变化令多名车手在同一圈进站,而阿隆索出其不意地在这个左弯超过了新队友马萨。巴西人在无线电里向车队报告。但赛后,法拉利时任领队斯蒂法诺·多梅尼卡利表示那是正常的比赛事件。

伯尼的标识(2010)

伯尼的标识(2010)
18/78

Photo by: XPB Images

F1前掌门人伯尼·埃克莱斯顿从不穿制服,但会以他的方式来显示身份,最常见的就是在白衬衫领子上贴上F1标识的贴纸。但是4月的上海有些凉意,于是他穿了外套,而且恰好有个大写的英文字母“B"。

韦伯“主席”(2010)

韦伯“主席”(2010)
19/78

Photo by: XPB Images

马克·韦伯向来直言不讳,曾经担任过GPDA主席。周五第二节自由练习前,他向已故F1赛事总监兼安全代表查理·怀汀指出他在维修区里发现的问题。

边缘车队(2011)

边缘车队(2011)
20/78

Photo by: Thomas Lam

2010年加入F1的HRT始终是赛道上的边缘车队。里尤兹在第一节练习里停车之后,赛道边的两名常规摄影师对HRT赛车意兴阑珊,显然那里没有秘密可言。

舒马赫的包(2011)

舒马赫的包(2011)
21/78

Photo by: XPB Images

舒马赫的举手投足都彰显霸气。他对这款皮包情有独钟,而且喜欢夹在腰间。

法拉利车手比安奇(2011)

法拉利车手比安奇(2011)
22/78

Photo by: XPB Images

朱尔斯·比安奇作为法拉利F1车队的测试车手,第一次来到上海。

真正的“银箭”时刻(2012)

真正的“银箭”时刻(2012)
23/78

Photo by: XPB Images

尼科·罗斯伯格的个人首胜,也是1955年以后,梅赛德斯作为制造商车队获得的第一场大奖赛胜利。德国厂商的时任运动总监诺伯特·豪格,虽然与迈凯伦一起庆祝过很多胜利以及世界冠军,但仍无法抑制这一刻的激动。

马萨为小车迷签名(2012)

马萨为小车迷签名(2012)
24/78

Photo by: Thomas Lam

小时候曾经被阿亚顿·塞纳拒绝签名的经历,令马萨始终无法忘怀。因此,只要是小车迷,他都义无反顾地为他们签名。

遥远的生日祝福(2012)

遥远的生日祝福(2012)
25/78

Photo by: XPB Images

布鲁诺·塞纳、帕斯托·马尔多纳多和全体威廉姆斯车队成员,在中国大奖赛正赛开始前,提前一天向即将迎来70岁生日的车队创始人、领队弗兰克·威廉姆斯爵士送上生日祝福。

自行车宝贝(2012)

自行车宝贝(2012)
26/78

Photo by: Thomas Lam

从复杂、宽大的F1赛车,换成简易、小巧的自行车,也可以有别样的韵味。

信任的开始(2013)

信任的开始(2013)
27/78

Photo by: XPB Images

刚刚转投梅赛德斯的汉密尔顿,在发车区与自己新的比赛工程师皮特·伯宁顿最后交流。自那以来,俩人并肩战斗了7年,“伯诺”也成为这位英国车手最信赖的人之一。

马萨父子(2013)

马萨父子(2013)
28/78

Photo by: XPB Images

作为职业F1车手,最难的就是与家人相处的时间。不过,马萨经常带着儿子去比赛。就这样,围场里很多人看着菲利皮尼奥一点点长大。

郁闷的韦伯(2013)

郁闷的韦伯(2013)
29/78

Photo by: XPB Images

在来到上海之前,韦伯在马来西亚“Multi21”的风波中,被维特尔“偷”走了胜利。一口气还没有咽下,他又因为红牛车队在他进站安装轮胎时出错而无奈退赛。巧合的是,在他停车的发夹弯,红牛车队的御用摄影师之一Vlad Rys刚好在那里。

罗斯伯格踢球训练(2014)

罗斯伯格踢球训练(2014)
30/78

Photo by: Jack Ke

德国人爱踢球是肯定的。不过,其实踢球是不少F1车手常做的训练,而且通常在他们走进赛车之前,用作锻炼反应和热身。

劳达重返车轮上(2014)

劳达重返车轮上(2014)
31/78

Photo by: Thomas Lam

尼基·劳达回到了车轮上,不过是两个轮子的梅赛德斯智能电动自行车。

祝福比安奇(2015)

祝福比安奇(2015)
32/78

Photo by: Jack Ke

马诺车队成员在比赛前用各自手机拼出了“加油朱尔斯”(#ForzaJules),希望与病魔战斗的比安奇可以康复。

功夫少年(2015)

功夫少年(2015)
33/78

Photo by: Jack Ke

赛前的开幕仪式上,一群功夫少年为表演做好准备。F1大奖赛是文化交流的平台,也是向世界展示不同文化的窗口。

阿隆索“健康”(2016)

阿隆索“健康”(2016)
34/78

Photo by: Jack Ke

在墨尔本进行的赛季揭幕战上发生严重撞车之后,阿隆索遵照医生指示没有参加巴林的比赛。中国大奖赛的周四,西班牙人能否出赛成为焦点。而经过接受了医疗检查,他获准重回驾驶舱。

F1车手切磋兵乓球(2017)

F1车手切磋兵乓球(2017)
35/78

Photo by: Thomas Lam

周日巡游前,一张乒乓桌吸引了车手的注意,纷纷拿起球拍切磋技艺。乒乓球也是不少职业赛车手的日常训练项目,不少还是隐藏的高手。

里卡多签名(2017)

里卡多签名(2017)
36/78

Photo by: Jack Ke

里卡多的耍宝性格为他聚敛了很高的人气。不过,他真的在这本中文版《舒马赫自传:一个人的F1》上签了自己的大名?

莱科宁与小车迷(2018)

莱科宁与小车迷(2018)
37/78

Photo by: Glenn Dunbar / Motorsport Images

面对一个陌生小车迷的拥抱,“冰人”不禁笑开了怀。这可能就是做父亲的区别吧!

罗斯伯格边走边吃(2018)

罗斯伯格边走边吃(2018)
38/78

Photo by: Sutton Images

自打退役以后,罗斯伯格回到围场的身份基本是电视台嘉宾,这不连吃饭的时间也和做车手时不同了。不过好处是,不用再那么严格管理饮食了。

最幸运的少年(2019)

最幸运的少年(2019)
39/78

Photo by: Jack Ke

2019年中国大奖赛,F1庆祝历史上第1000场锦标赛比赛。发车区少年也穿上了具有特殊纪念意义的第1000战特别小赛车服。

托德“撒狗粮”(2019)

托德“撒狗粮”(2019)
40/78

Photo by: Jack Ke

F1第1000场庆祝开始前,当所有人在等待的时候,F1 CEO切斯·凯利与国际汽联主席让·托德闲聊,随后杨紫琼拍了拍自己伴侣的脸颊。

董荷斌(2005)

董荷斌(2005)
41/78

Photo by: BMW AG

中国面孔:22岁的华裔车手董荷斌,受到宝马·威廉姆斯邀请首次在大奖赛围场亮相。用现在的话来说,他明明可以靠脸吃饭。

董荷斌(2007)

董荷斌(2007)
42/78

Photo by: XPB Images

2007年中国大奖赛前,宝马·索伯宣布董荷斌将在剩余赛季里出任测试车手。

马青骅(2013)

马青骅(2013)
43/78

Photo by: XPB Images

中国面孔:上海出生的马青骅在赛前加入了卡特汉姆车队。

马青骅(2015)

马青骅(2015)
44/78

Photo by: XPB Images

在前一年已经有了4次FP1出场纪录后,出生在上海的马青骅在2013年中国大奖赛周五驾驶卡特汉姆赛车参加了FP1,成为历史上第一位在中国大奖赛周末驾驶F1赛车出场的本土车手。

周冠宇(2019)

周冠宇(2019)
45/78

Photo by: Jerry Andre / Motorsport Images

中国面孔:年初加入雷诺运动学院的周冠宇,与里卡多一起出席了雷诺的发布会。澳大利亚人向他的新中国朋友展示自己绝妙的头盔设计元素。

周冠宇(2019)

周冠宇(2019)
46/78

Photo by: Joe Portlock / Motorsport Images

在庆祝F1第1000战的里程碑周末里,周冠宇驾驶采用雷诺V8引擎的2012年F1赛车,在上海新天地的街道上进行表演,成为第一位在大奖赛期间在中国街道上驾驶F1赛车路演的本土车手。

周冠宇F1周末“首秀”

周冠宇F1周末“首秀”
47/78

Photo by: Motorsport.com

周日第1000场大奖赛开幕之前,周冠宇第一次在上汽国际赛车场驾驶F1赛车,把庆祝活动推向高潮。

“中国F1希望”(2019)

“中国F1希望”(2019)
48/78

Photo by: Motorsport.com

作为目前最接近成为F1车手的中国人,周冠宇向着他和中国的F1梦想继续迈进。

幕后耕耘(2019)

幕后耕耘(2019)
49/78

Photo by: Jack Ke

16届F1中国大奖赛的顺利、安全、成功举行,离不开这些医疗人员和赛道抢险员在幕后的辛勤付出。

赛道抢险员(2019)

赛道抢险员(2019)
50/78

Photo by: Jack Ke

赛道抢险员在整个周末承担着危险却极其重要的工作,是他们在日晒雨淋下的坚持,保证了赛事的圆满进行。

赛道抢险员(2009)

赛道抢险员(2009)
51/78

Photo by: XPB Images

赛道抢险员在整个周末承担着危险却极其重要的工作,是他们在日晒雨淋下的坚持,保证了赛事的圆满进行。

基努·李维斯(2007)

基努·李维斯(2007)
52/78

Photo by: XPB Images

那些年光临中国大奖赛的明星

李连杰(2008)

李连杰(2008)
53/78

Photo by: XPB Images

那些年光临中国大奖赛的明星

郭富城(2008)

郭富城(2008)
54/78

Photo by: Thomas Lam

那些年光临中国大奖赛的明星

范冰冰(2016)

范冰冰(2016)
55/78

Photo by: Thomas Lam

那些年光临中国大奖赛的明星

刘嘉玲(2018)

刘嘉玲(2018)
56/78

Photo by: Sutton Images

那些年光临中国大奖赛的明星

小李子·布莱妮(2006·平行世界)

小李子·布莱妮(2006·平行世界)
57/78

Photo by: BMW AG

那些年光临中国大奖赛的明星

车迷(2006)

车迷(2006)
58/78

Photo by: Thomas Lam

当然,中国大奖赛成为F1每年的重要赛事,以及F1在中国的稳定发展,离不开这些年来热情、可爱、创意迭出的车迷们!

车迷(2009)

车迷(2009)
59/78

Photo by: Thomas Lam

当年还没有智能手机,清一色的卡片机里,零星的专业相机。

车迷(2009)

车迷(2009)
60/78

Photo by: Thomas Lam

整场的倾盆大雨,车迷们坚持了下来。

车迷(2010)

车迷(2010)
61/78

Photo by: Thomas Lam

舒马赫回归,是“舒迷”的节日。

车迷(2011)

车迷(2011)
62/78

Photo by: Jack Ke

外国车迷举起“维特尔,嫁给我”的标语。(去年,维特尔终于结婚了)

车迷(2012)

车迷(2012)
63/78

Photo by: XPB Images

巴顿车迷挥起“大巴顿”旗帜,

车迷(2013)

车迷(2013)
64/78

Photo by: XPB Images

马尔多纳多的支持者带来了委内瑞拉国旗。

车迷(2013)

车迷(2013)
65/78

Photo by: XPB Images

有创意的车迷,把韦伯画成了机动战士。

车迷(2018)

车迷(2018)
66/78

Photo by: Glenn Dunbar / Motorsport Images

#TeamLH

车迷(2019)

车迷(2019)
67/78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莱科宁口中的“冰联军”(Ice Army)。

车迷(2019)

车迷(2019)
68/78

Photo by: Thomas Lam

维特尔的拥趸也不示弱。

维修区通道背景(2007)

维修区通道背景(2007)
69/78

Photo by: Thomas Lam

中国大奖赛的变迁,也在看台的变化中。最初,“莲花”看台边的副看台,正对着维修区通道。

维修区通道背景(2018)

维修区通道背景(2018)
70/78

Photo by: Thomas Lam

后来,出于安全原因,老旧的大直道副看台拆除。如今,正对维修区通道的后方,已经是住宅区。

天际线(2009)

天际线(2009)
71/78

Photo by: XPB Images

2004年的嘉定还是荒无人烟的地方。五年后,高楼已经拔地而起,为上海国际赛车场画除了天际线。如今的嘉定,已是上海西北部的闹市。

13号弯(2009)

13号弯(2009)
72/78

Photo by: Thomas Lam

为了宣传2010年上海世博会,海宝的形象出现在13号弯。

13号弯(2010)

13号弯(2010)
73/78

Photo by: Thomas Lam

2010年13号弯的主题换成了“中国制造”,以“中国制造”红色印章和英文的“MADE IN CHINA”。事实上,这是商务部推动下进行的一次面向全球的广告投放。

13号弯(2010)

13号弯(2010)
74/78

Photo by: XPB Images

当时的报道援引商务部对外贸易司相关人士的话称:“选择在F1赛场呈现'中国制造'看台广告,旨在将F1所代表的高端科技、一流速度和永无止境的进取精神融入'中国制造',展示'中国制造'不断进取的品质及中国企业在国际化和品牌之路上坚实前进的信心,也蕴含着中国广大产业工人勤劳坚韧、拼搏奋斗的精神。"

13号弯(2011)

13号弯(2011)
75/78

Photo by: Thomas Lam

从2011年起,更加注重对上海嘉定区的宣传。

13号弯(2014)

13号弯(2014)
76/78

Photo by: Thomas Lam

从2013年起,着力打造“汽车城”的安亭,成为重点介绍对象。事实上,改名后的上汽国际赛车场也属于汽车城的产业链。

围场·家

围场·家
77/78

Photo by: Евгений Сафронов

没有F1的日子,谁不怀念。对在F1工作的人来说,围场是另一个家,同样不舍的家。在这个特殊的时期,珍惜与家人一起的时间。

发车(2012)

发车(2012)
78/78

Photo by: Thomas Lam

待F1引擎声重新响起,上汽国际赛车场,不见不散。

By:
2020年4月18日 下午11:35

一场F1大奖赛表面上是车手、技术的速度竞赛,它的背后是一个数千人组成的社区的生态,加上数千万车迷的支持和当地组织者的协作,共同呈现了这场地球上最快的秀。

16年来,F1每度来到上海进行中国大奖赛,留下了无数的故事。在这个现实中赛车世界“暂停”的日子里,让我们通过这些凝固的图片,唤醒你记忆深处的“活跃分子”。有些是那么熟悉的场景,有些则鲜为人知。

Next article
16年:F1与中国相伴的日子

Previous article

16年:F1与中国相伴的日子

Next article

沃尔夫购买阿斯顿·马丁股份

沃尔夫购买阿斯顿·马丁股份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