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斯抗议Alpine赛车不安全获国际汽联支持,阿隆索丢掉奥斯汀第七名

费尔南多·阿隆索在受到哈斯的抗议之后,丢掉美国大奖赛第七名完赛的成绩,但是Alpine车队决定对仲裁决定上诉。

Fernando Alonso, Alpine A522

Andy Hone / Motorsport Images

在美洲赛道的比赛中,尽管阿隆索一度与阿斯顿·马丁的兰斯·斯特罗尔发生碰撞,但仍然以第七名完成比赛。但是赛后,哈斯针向赛会提出了抗议,认为西班牙人在撞车后带着松动并最终脱落的后视镜继续比赛是危险的举动。同时,哈斯也抗议塞尔吉奥·佩雷兹在第一圈与瓦尔特利·博塔斯相碰后,鼻翼短板脱落同样危险。

本赛季哈斯车手凯文·马格努森三次在比赛中因为鼻翼受损,被出示黑橙旗后不得不进站。因此哈斯认为阿隆索和佩雷兹带着受损赛车比赛是不安全的操作。

赛会干事在调查之后认同了哈斯对于阿隆索赛车的看法,并且开出了停10秒的罚单,相当于在比赛结束后加时30秒。这让他从第七名掉落到第15名。

哈斯车队经理皮特·克罗拉曾在比赛中两次联系赛事控制中心,报告阿隆索的情况并且被告知相关事件已经受到注意,但当时赛事控制中心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根据处罚决定书,“证据显示14号赛车 带着松动的后视镜行驶了很多圈,接着后视镜掉落后就没有了后视镜。”

国际汽联技术代表乔·鲍尔“认为松动的后视镜是危险的,它可能松掉并且击中其他车手导致受伤。因此这是不安全的。”并且,“鲍尔先生进一步称述一辆赛车需要两个后视镜。而他的观点——赛会干事以此作为专家观点——赛车在一个后视镜丢失的情况下行驶是危险的。”

“赛会干事深感担心,尽管哈斯两次致电赛事控制中心,但14号赛车没有被出示黑橙旗,也没有至少收到一通无线电通讯来纠正这种情况。”

Alpine车队辩解称,后视镜脱落不是车手或车队的责任,而是斯特罗尔“造成的相撞”导致的。并且,在阿隆索的后视镜掉落后,只有一个时刻他身后有赛车。同时,法国车队还以2019年日本大奖赛为例进行辩护,当时刘易斯·汉密尔顿和查尔斯·莱克勒克在后视镜脱落后,都被允许继续比赛。

但是赛会干事并不认同,而是强调“F1《竞赛规则》3.2条很清楚:一辆赛车必须在整场比赛中保持安全状态,而在本案中,14号赛车并没有。这是Alpine车队的责任。赛会干事不认为2019年铃鹿的事件是‘先例’。”

不过,赛会干事不同意哈斯对于佩雷兹的抗议,理由是红牛在比赛中已经向鲍尔递交了一张照片,其中显示了墨西哥人赛车的鼻翼短板丢失后仍然保持安全的状态。对此马格努森认为鉴于他此前的经历,墨西哥人没有受到警告是“扯淡”。

在阿隆索受罚之后,塞巴斯蒂安·维特尔递进到第七,马努格森和角田裕毅前进到第八和第九,而阿隆索的队友埃斯特班·奥康进入前十名并获得最后一分。

对于阿隆索在比赛结束后受到处罚,Alpine感到“失望”并且表示将提出抗议。法国车队在声明中表示“车队行事合理,认为由于费尔南多在比赛第22圈与兰斯·斯特罗尔发生事故后赛车结构仍然安全,右侧后视镜因斯特罗尔造成的事故损坏而与底盘分离 。”

“国际汽联有权在比赛期间,如果他们认为赛车不安全,可以对其出示黑橙旗。这次,他们对赛车进行了评估,决定不出示任何旗帜。此外,在比赛结束后,国际汽联技术代表认为这辆赛车是合法的。”

值得一提的是,赛会干事认定斯特罗尔在防守阿隆索时“行动过完”,因此需要对撞车事故负责,处罚加拿大人在墨西哥大奖赛里退后3位发车,并且在驾照上扣除2分。

Lance Stroll, Aston Martin

Lance Stroll, Aston Martin

Photo by: Zak Mauger / Motorsport Images

Be part of Motorsport community

Join the conversation
Previous article 美国大奖赛:维斯塔潘逆转汉密尔顿获胜,红牛第五次夺取制造商锦标
Next article 汉密尔顿批评F1不挽救W系列赛

Top Comments

目前还没有留言。您为什么不写一个呢?

Sign up for free

  • Get quick access to your favorite articles

  • Manage alerts on breaking news and favorite drivers

  • Make your voice heard with article commenting.

Motorsport prime

Discover premium content
订阅

版本

中文